《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177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此时的两个土人也醒了过来,嘴里不住的用当地的土话说着“卧槽”,看来在危急时刻,“卧槽”这个动词是全世界通用的呀,真正的不分国籍,不分种族。
  我又抬头看了一眼老九,他面无表情。
  李皮庆渐渐停止了抽泣,两个土人说了几句“卧槽”之后也不再说话,他们的心比较大,应该是睡着了,大厨在我身后也静悄悄的像死了一般,气氛突然变的有些诡异.
  沉默有的时候比争吵要可怕,六个人各怀心事的或躺或坐着,一时间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该给谁说。
  足足有两个小时,除了海水拍打船体的声音,我什么都没有听到,我多想大厨能哎呀呀一声,多想老九能在说句嫩妈,哪怕李皮庆哭几声都好,可是什么都没有,就这么可怕的安静着。
  安静最终是被渔船柴油机启动的声音打破的,此时天已经大亮,舱室里也微微进来一些光,紧接着上层甲板传来了起锚机的声音,我们此时处在锚机的正下方,锚机液压管道里的液压油像只被液压柱塞泵强bao着的发情母猫,发出来“呲呲”的让人毛骨悚然的声音,紧接着锚链传来挣紧了的“蹦蹦”声。
  “哎呀呀,他们起锚要走了!他们要把我们拉到哪里去啊!”大厨再也控制不住情绪,大声喊了出来。
  “嫩妈,肯定是把我们拉沉船那里喂鱼呀。”老九笑眯眯的看着大厨,戏谑道。
  “哎呀呀,老九,我就说不能来,你非让我来,我就知道跟你出来早晚得死外面,你不是牛逼吗!有本事你不让他起锚啊!你不是牛逼吗?有本事你让船别跑啊!”大厨已经有些疯癫了,居然敢当着老九的面骂他。
  “嫩妈老刘,你小子长能耐了呀!”老九费力的站起身子,手拉起锁住自己的缆绳,朝大厨走去。
  “哎呀呀,你干什么,你别过来!”大厨被这一幕惊呆了,不停的往后躲着,可是他被绳子系在了液压油箱上,活动范围还没瑞加娜的丨乳丨房大。
  “哎呀呀,九哥我错了,我不对!”大厨见老九越走越近,知道自己这次可能躲不过了,只能拼命的求饶。
  “九哥,你别这样,刘叔他刚才只是一时冲动!”我赶紧替大厨求情,别还没喂鱼呢,就先被自己人打死了。
  老九瞪着眼睛,一句话不说,身子紧紧弓着,地上的缆绳是是满满的一盘,足足有好几百斤重,老九移动的很吃力,手脖子都有些发紫了。
  “嫩妈你给我跪下!”老九终于走到大厨眼前,冲大厨喊道。
  “哎呀呀!”大厨身子一阵哆嗦,“噗通”跪倒在地上。

  “我草嫩妈!”老九稍微调整了一下呼吸,又往后退了一点,抬起脚猛的踹向大厨头部!
  “九哥,别!”我痛苦的闭上眼睛,想着这脚下去基本上头骨就算是碎了。
  “哎呀呀,我操”大厨的一声惊呼后,紧接着一声清脆的断裂声,然后老九被自己巨大的冲击反弹力重重的拽到在地上。
  “呲!”忽然一股剧烈的水流声,我猛的睁开眼,哈哈!老九真是牛逼,他一脚踹断了大厨头顶上的锚机的液压油管,液压油从断裂口处不停的往外喷出,柱塞泵的吸入口丧失了吸入真空,液压油根本吸不进去,起锚机的声音开始变的异常,油压一泻千里。
  “嫩妈老刘,我牛不牛逼?”老九做起来,怒瞪着大厨。

  “牛逼,牛逼,哎呀呀,牛逼。”老刘吓的已经快跟小朱一样了,眼珠子瞪的溜圆,不停的喘着粗气。
  甲板上传来一群人的大喊声,应该是在讨论怎么锚起了一半起不来了?上面检查之后没啥异常,才想起来油箱跟液压泵还在底下,赶紧冲了进来。
  老九已经重新回到了一开始的位置,安静的像个处子,而一帮子渔民冲进来的时候,眼前的景象是大厨的手拴在液压油箱上,正拿脚踹着破了一半的液压管,大厨意思很简单,多踹几下把管子彻底损坏,他们修也修不好了。
  “哇啦啦啦啦啦!”这帮渔民像愤怒的小鸟一般冲了过来,大厨无奈的抬头看了一下远方,很冷静的抱头跪下,继而遭受了猛烈的暴打,老九已经耗费了太大的体力,尝试了好几次想上前帮忙都没能站起来。
  好在他们的目的并不是打死大厨,几个人商量了一下,解开大厨的绳子,把他绑到了老九的旁边,然后堵住正在往外流淌着的液压油。
  渔船大管轮紧跟着冲了进来,他检查了一下油箱的破损情况,用扳手拆掉断裂的油管,提着去机舱维修,为了防止我们再次对油箱做出破坏,舱室里留了两个人盯着我们。
  “嫩妈老刘,又让你多活俩小时。”老九看着系在自己身边的大厨,嘲笑道。

  中国有句俗话,有钱能使鬼推磨,我一直没能深刻的理解这句话,毕业跑船之后我没有赚过什么大钱,但也算是自给自足,到了某些穷破国家还能换点国内有钱都吃不到的新鲜海鲜,所以我对有钱能干什么并没有什么太大的感觉。
  但其实说白了,我是对钱与权的转化没有什么深刻的认识。
  小朱父亲在接到瑞加娜电话的一个小时的时间里搞定了猛古去抬北,抬北去新几内亚,新几内亚去所罗门的机票,他又在台北联系了一个与所罗门政界高层有往来的朋友,两人一同坐飞机来到巴布亚新几内亚,两人转机又来到所罗门的霍尼亚拉机场,接机的是所罗门霍尼亚拉直辖市类似于市委副书记的哥们。
  小朱的爹大笔一挥,提出拿200万美金资助给霍尼亚拉,要求他现在提供80-100人的丨警丨察,两艘巡逻艇,寻找这个电话的地址。
  所罗门全国海陆空只有800名士兵啊!你张嘴就要80个,你这是想把我大所罗门国国力掏空啊!200万美金也能为霍尼亚拉的GDP长几个点了,当局当机立断,调给了小朱爹所罗门十分之一的兵力。
  据瑞加娜当时回忆说,小朱的父亲在电话里说的最后一句话是,待在那里,我一会就到。瑞加娜跟酋长的二三奶正吃着早餐的时候,被一群全副武装的人包围了。
  “你知道吗?他真的好酷。”瑞加娜见到我跟老九时的第一句话居然是送给老朱的。
  油管坏的并不是很彻底,加之渔船上的大管轮技术也不错,不到一个小时愣是给油管修好了,装上之后又开始重新加油放气,慢慢的起锚机又重新工作了起来。
  “砰砰砰”锚链慢慢的挣紧的声音,“哗哗哗”锚链水冲击到海面的声音,还有“呲呲呲”液压油流动的声音,这三种声音单拿出任何一种,都可以称的上是世界上最难听的声音,此刻却交织在一起混合成了我们死亡的悲伤前奏曲。
  锚顺利的起来了,而柴油机也投入了工作,虽然在船头,但还是能听到活塞与缸套“突突突”的摩擦声,整个船身剧烈的抖动着,船头压着浪花的声音也随之传了过来。

  “九哥,他们开航了!”我一阵心惊,这里到沉船那里也就2个小时的航程,这也就意味着我们就两个小时的命了。
  “嫩妈这狗日的船长,居然面都不敢露了,嫩妈我做鬼也不能放过他,这狗日的!”老九使劲挣扎着,试图挣开拴住手的绳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