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687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雅娟仍然盯着天花板看,说道:“有的时候,我们女孩子就是一条鱼,那些男人才是钓手。”

  丁一说:“你说得我心都一颤一颤的。”丁一说得是实话,雅娟的话,字字砸在她的心上,的确是一颤一颤的。
  “所以,你别理他。”
  “我理谁呀,我到现在都不用那个本了,更不知道是谁,谈不上理不理的。”丁一坚定信念,无论到什么时候,都不能说出江帆的名字,绝不能让别人抓住他的把柄。
  雅娟说:“我是不想让你走我的老路。”

  “雅娟姐,你是不是对他失望了?”
  听到这里,雅娟闭上了眼睛,不再说话,但是分明眼角里流出了泪水。
  在审理任小亮案件中,除去雅娟搬出了小洋楼,不见有别人因此受到牵连,后来没过多长时间,雅娟住过的小洋楼被拍卖,被一个神秘的人买走,这个神秘人就是朱国庆。
  一天,丁一发现总是有一个人给雅娟打电话,但是雅娟总是挂了。丁一以为是钟鸣义,就说道:“你这样挂断他的电话很不礼貌,万一她要是有重要事呢?”
  雅娟笑了,说道:“放心,我不会接他的电话了,再说这也不是他,是他的走狗!”
  丁一笑了,说道:“他的走狗?”

  “是的,他的身边总是不缺乏走狗。”
  “呵呵,你这么恨他?连他的走狗都恨?”
  雅娟扬了一下头,说:“我现在不以物喜不以己悲,无爱无恨。”
  很快,丁一就知道这个“走狗”是谁了,朱国庆。雅娟不断地挂电话,过了一会,朱国庆就来到了电视台,以请雅娟帮忙主持节目为由,找到了雅娟办公室,是李立领着他来的。

  丁一和朱国庆打了招呼后,便给他拿纸杯倒了一杯水,然后就出去了。
  她来到传达室看报纸,刚坐下一会,就看见朱国庆阴着脸出来了,大概连十分钟都没有。丁一回到了办公室,正看见雅娟对着镜子梳头。她那一头卷发很漂亮,洒脱地披在肩上,嘴里还哼着小曲,很惬意的样子。丁一就看见雅娟的桌子上,放着一串钥匙,这个钥匙丁一认识,是雅娟小洋楼的钥匙,有一天雅娟喝醉了在歌厅唱歌,丁一陪她回家,就是用这钥匙开的门。
  丁一笑了,心说难怪雅娟这么高兴,原来她又可以搬进小洋楼了,就说道:“你什么时候回去?”
  雅娟说:“回哪儿?”
  “你住的小洋楼啊?”
  “你什么意思?”雅娟漫不经心地说道。
  丁一说:“你看,钥匙都在这儿?”

  雅娟回头,就看见了丁一手里的钥匙,她两步走过来,夺过钥匙,马上就给朱国庆打通了电话,说道:“朱市长,你把钥匙拿走,如果不拿走的话也可以,我马上交到纪检会,你看着办。”说完,“啪”地挂了电话。跟丁一说道:“我上楼,他一会要是来了,你把钥匙给他。”
  丁一傻了,说道:“我怎么能给他?我怎么能……”
  雅娟冷笑了一下,说道:“无所谓了,你看着办,愿意怎么说就怎么说。”说完,长长的卷发一甩,出门回宿舍去了。
  丁一有点手足无措,过了一会,果真朱国庆敲了一下门就进来了。
  丁一赶忙站起,还没容她说话,朱国庆就阴着脸说道:“小邢呢?”
  “她去卫生间了,刚出去,您坐这儿等会她吧。”
  这时,朱国庆就看见了桌上的钥匙,他勉强笑了一下,说道:“我钥匙丢你们这儿了。”说着,就直奔桌上的钥匙,抓了起来,自嘲地说道:“就是这个,哎,事一多,就丢三落四的。”
  丁一笑笑,说道:“我们事不多都丢三落四的,何况您是领导,日理万机。”
  朱国庆看了她一眼,笑了一下说道:“那好,你忙你的,再见。”
  丁一说:“您不等她了?”
  朱国庆已经拉开了门,没有说话,只是冲她摆摆手。
  丁一赶忙跟出去,送他到了楼门口,就见朱国庆连头都没回,就走出了大门。
  雅娟再也没有住进那个小楼,几天后,在外面租了一套房子,本来温庆轩说再给她腾一间宿舍,雅娟觉着毕竟在单位住不方便,便租了一个中直单位的房子。不久以后,雅娟跟局里请了长假,回到北京,跟嫂子做生意去了。
  她走的时候,?没有跟丁一见面,只给丁一留下一封信,信里说道:“我走了,相信我,没有带走亢州任何东西,只带走了满身伤痛,随便捏我身上任何一个地方,那种疼痛都是直透肺腑。我跟单位请了长假,什么时候回来还没定,小丁,别学我,那是一种没有尊严的爱情,是海市蜃楼,是不能结果的美丽谎花……匆忙中别过。再见,邢雅娟。”
  日期:2017-04-27 18: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