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686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呵呵,怎么是你呀?”刚才还神伤的她,此刻脸上立刻荡漾起笑意。

  “不能是我吗?你终于把手机开开了。”
  “呵呵,有事可以呼我呀。”
  “我呼你,你再打回来,说不定我方便不方便,所以,恳请你以后开机,我们也做到无障碍沟通好吗?”
  “呵呵,好。”丁一笑了。

  “你在哪儿?”江帆问。
  “我在邹子介的试验田里,他今天有三个玉米品种送审,今天来了许多评审专家。对了,邹子介的老师让我替他向市长表示感谢。”
  “哦?感谢我什么?”
  “他说你帮助了他学生,他的学生也享受财政直拨了。”
  “呵呵。”江帆笑了。

  “你来吗?”
  “我干嘛去?”
  “这里来了许多专家,邹子介还想让你出面呢?”
  “嗯,他不叫我,我就装不知道吧,我最近很累,不想应酬。”

  “哦,那行吧——”丁一语气里有了失望。
  江帆又说:“刚才是雅娟找你着?”
  丁一感到他跟彭长宜一样,关心的不是雅娟,而是钟鸣义,就说道:“她从小洋楼搬了出来,要住进我的宿舍,让我回去给她开门,可是我回不去。”
  “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江帆说:“嗯,知道一点,有时间面谈吧。”
  “好,你就为这事?”丁一突然问道。

  江帆愣了一下,说道:“当然不是,好几天没有你的消息,所以……”
  “哦——”丁一幽幽地回了一声。
  “好了,你去忙吧。有机会再聊。”
  江帆说完就挂了电话。
  丁一有些茫然,合上电话后,就放进了包里。她总觉得江帆应该来看看这些专家。但是听他的口气似乎没有太大的积极性,她想起刚才自己还怂恿邹子介给他打电话,心里就不免觉得有些冒失。也可能她不懂政治,不懂官场。
  不过后来的事实验证,她的建议是对的。

  邹子介没有给江帆打电话,丁一也就没再提这事。邹子介在一家普通的饭店宴请了这些专家们。当邹子介雇来的面包车拉着这些专家们到了饭店后,正要点菜的时候,江帆和彭长宜意外地出现在这个饭店大厅,丁一眼尖,首先看见他们进来了,她赶忙捅了捅旁边的邹子介。
  邹子介抬起头的时候,江帆和彭长宜早就走到了他的跟前,邹子介慌忙站起,说道:“江、江市长,你们也在这里就餐?”
  彭长宜说:“市长听说你今天有贵客,特地赶来了。”
  邹子介正纳闷呢,江帆说:“怎么,不欢迎?也就是多放两双筷子的事,你不会这么小气吧?”
  邹子介立刻心花怒放,他咧着嘴,说道:“没、没有,我上午还想叫市长来着呢,怕您没有时间,太好了,来,我介绍一下。”他说着,他就把江帆和彭长宜一一介绍给大家,又挨个把专家们介绍给了他们俩。
  江帆和彭长宜挨个和众位专家握手,最后坐在炎午胥老师身边,说道:“我是意外得知,我们亢州来了这么多重量级的专家,这不但是邹子介的幸事,也是我们的幸事。我们和子介是朋友,很不错的朋友,我们今天也是以朋友的身份来跟各位专家认识一下,欢迎各位专家老师常来。”
  邹子介老实地说道:“您是听谁说的?”
  江帆笑了,说道:“谁说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些老师们远道而来,你怎么也应该告诉我一声,咱们是朋友啊!”

  邹子介腼腆地笑了,连忙说:“是,是。”
  江帆又说:“这样,子介,为了表示我的心意,今天这饭我请,算我私人宴请众位专家老师们,你说行不?”
  邹子介说:“这,合适吗?”
  江帆说:“合适,算是罚你吧。”
  旁边的炎午胥老师一听,就说道:“子介,你有这么好的领导,幸事啊!”
  江帆说:“哪里呀,我们对他关心得不够,做得也不够,还请老师您多海涵。”

  炎午胥说道:“哪里哪里,刚才我还让咱们的记者给市长您捎个话,感谢您的支持呢?”
  丁一笑着点点头。
  丁一看见在江帆和大家说话的当口,彭长宜拿着菜谱再跟饭店老板说话,似乎彭长宜说让老板把看家菜都上来的话。丁一有些感动,感动江帆能来,而且还宴请专家们,这样,邹子介就能省下一笔钱。
  下午,专家们在邹子介的家里搞评议,由于雅娟还在等她,她就提前告退,无论如何,今天也出不来结果,试验田里只是评审过程中的一部分。
  等丁一坐着出租车赶到高尔夫的时候,雅娟非常狼狈,坐在一大堆大包小包东西中间,有气无力地看着她。丁一笑了,说道:“怎么跟黄河难民一样?”

  雅娟说:“黄河有这么富裕的难民吗?”
  “呵呵,你得说有这么漂亮的难民吗?”
  丁一故意说道:“你搬出来了?”
  “不搬不行,法院给封了。”
  尽管丁一已经知道,但还是装出吃惊的样子,说道:“封了?”
  “别嚷,以后再跟你说。”
  丁一就不便多问,拎起大包小包的东西往车上搬。
  当天晚上,雅娟和丁一挤在一张床上,丁一担心江帆来电话,就悄悄拨了电话线,关掉手机和呼机。丁一说:“明天,我跟办公室给你去要床。”

  雅娟瞪着天花板说:“暂时先不要,过两天再说吧。”
  丁一说:“干嘛?我才不喜欢天天跟你挤在一起呢?”
  “是啊,我也不喜欢,我也该想想我的长久之计了。”雅娟的表情深沉凝重。
  丁一看着她,就见她的眼睛里滚出了泪珠。她轻声说道:“你伤心了?”

  雅娟含着眼泪,“嗯”一声。她说:“我算看中了,男人,尤其是当官的男人,靠不住,出一点事都怕沾上,躲得远远的,唯恐头上的官帽子掉了,爱那顶帽子,胜过爱一切,全然没了往日的柔情蜜意……”
  “你、是在说他吗?”丁一小心地问道。
  雅娟没有直接回答,只是说:“我在说所有的当官的男人。丁一,听我的,千万不要和这些男人扯上关系,最后受伤的是自己。”
  丁一笑了,说道:“男人分好多种,你说得男人是哪一种?”

  “你知道我说的是哪一种。”
  丁一立刻就不说话了,她知道雅娟和钟鸣义的故事,但一个是好朋友,一个是市委书记,所以她是不能随便评论的,而且,他们的关系是那么敏感,唯恐自己触动了雅娟的心事。
  “小丁,你后来知道往你笔记本上写字的那个人是谁了吗?”
  丁一一愣,赶忙说:“不知道,你知道了?”
  雅娟说:“凭我的直觉,这个人一定是个有妇之夫。”

  丁一心一跳,说道:“何以见得?”
  “如果不是个有妇之夫,他就可以公开大胆地追求你,就因为他是个有妇之夫,他才以这样一种方式向你表达情感,来试探你,如果你也心有灵犀的话,你会主动上钩,你要是没有心有灵犀的话,就不会搭理他,他也就不会对你有什么奢望了。”
  丁一的心放了下来,说道:“什么上钩不上钩呀,你以为这是在钓鱼?”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