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684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站了起来,叉着腰,来回走了两步说道:“小乐,他挡不了我,谁也挡不了我!你、你这样做太冒险、太不值得了!”
  “对于我来说,非常值得。”陈乐认真地说道。
  “可是,万一你要是遇到打击报复,我心里怎么受啊!”
  “没有您,哪有我。”
  “小乐,你知道,我不能保证永远都呆在亢州啊,万一我走了,你怎么办?”

  “嘿嘿,您放心,您就是走了,他也完蛋了。钟鸣义要是报复我,我也能告倒他。”
  彭长宜又说:“你能,我知道你能,但是,你不能这样,要考虑全局。”
  陈乐说:“说不定,钟鸣义不用我告,自个就会滚蛋了呢。”
  “小乐,不管怎么说,就这一次,答应我,就这一次,永远都不能有第二次。”彭长宜严肃地说道。
  陈乐点点头,说:“我答应您。”
  从那一刻起,彭长宜感觉到王圆心机很深,他在暗处窥视贾东方包括任小亮已经很长时间了,他就是在获取证据,获取对自己有利的证据,而且为了自己的目的,有些不择手段。整倒任小亮,等于关闭了贾东方的钱袋子,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贾东方又攀上了更大的权力。贾东方这次倒霉,十有八九和王圆有关。那么,王圆和贾东方到底发生了什么?彭长宜百思不得其解。
  师小青果然像张怀估计的那样,把一切责任都揽在了自己头上,甚至属于任小亮的责任她也揽了过来。彭长宜感到,钟鸣义对任小亮还是抱有一定希望的,或许,他认为还能像上次那样,让任小亮化险为夷?
  无疑,在任小亮和师小青这两个人中间,钟鸣义最想保的人还是任小亮,师小青无论如何注定是替罪羊的身份了,不管她怎样为自己辩护,在基金会这个问题上,有些责任她的推脱不掉的。
  然而,无论钟鸣义如何想保住任小亮,几天后,还是传来消息,任小亮有重大受贿嫌疑,交由地方检察机关审理。听到这个消息后,有人松了一口气,有人担心,因为交由地方审理,在某种程度上有很大的操控性,但是,无论有人多么的想保他,最后,任小亮终究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紧接着,师小青也因犯有严重渎职罪、受贿罪被提起公诉,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但是师小青由于精神受到严重刺激,被保外就医。另一名基金会副主任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王学成被记大过,调出北城区,到市民政局成为一名普通的工作人员。

  南城基金会由于操作比较规范,几乎没有违规行为,而且所以贷款都有抵押,几乎没有造成什么损失,所以,南城基金会没有一人因此受到责任追究。
  不久,贾东方以也走私丨毒丨品罪、走私普通货物罪,挟持人质、拒捕、受贿等多罪并罚,被依法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据说地方在审理任小亮的东方受贿案也是一波三折,先是证据不足,被免于起诉,后又有人抛出了贾东方行贿任小亮时的录音,以及给俄罗斯洋妞买房的交易经过和诸多的文字材料,但终因证人不到庭而迟迟宣判不了,后来,一名律师以秋月委托人的身份,向法庭作证,最后,任小亮供认不讳。
  有一件事令任小亮周围的人都感到了震惊,那就是在宣判前,在清缴没收任小亮的财产中才发现,任小亮和妻子梁晓慧早就离婚了,而且所有的财产都在梁晓慧名下,任小亮自己早就是光棍一条、穷光蛋一个了。
  也可能是任小亮有先见之明,预料到了自己的结局,提前转移了财产,也可能是妻子梁晓慧因为俄罗斯女人的事无法释怀,跟任小亮打了离婚,但是,他们仍然生活在一起,外人,谁也没有发现他们有离婚的迹象。
  清理整顿基金会终于告一段落,但是追缴贷款的工作并没有因有人被判刑而停止过,追款工作依然在进行,依然不断有人被送进拘留所的学习班。
  与甚嚣尘上的基金会整顿风波和由此引出的一系列风波相比,有一处风景,却让人赏心悦目,气定神闲,那就是邹子介的玉米试验田。

  金秋十月,硕果飘香,邹子介的试验田也到了收获的季节,棵棵挺拔的秸秆,都挺立着一个个的苞米,仰望着蓝天,向天空展示着最骄人的身姿。秋天的美,胜过各个季节,它美在一种明澈,一种高远,一种饱满和殷实,就连空气里都是庄稼成熟的味道。农谚有句话,到了秋天,百草都结籽。想必这是一个到处都有收获的季节。
  今天,邹子介的试验田来了许多育种界的专家,对邹子介申报的三个品种进行评议,丁一得知消息后,带着摄像记者,来到了邹子介的玉米试验田采访。
  丁一有幸见到了邹子介的老师炎午胥,一位个子不高,身材健壮,头发花白的老者,说他老者,是因为他的头发白了,但是如单从他的面相判断,他也就是五十出头的年纪。丁一从这位老师口里得知,他今年已经快七十岁了。
  邹子介在旁边说道:“搞育种的人,都会比实际年龄年轻一些,因为我们常年劳动,心无旁骛,纷扰也少,内心也平静,所以人就年轻。”
  丁一笑着问他:“那你多大了,别跟我说你五十了。”
  老师和旁边的人都笑了。
  邹子介说:“我呀,其实跟江市长差不多,好像我们俩年一年二的,不是我比他一岁,就是他比我大一岁。”
  旁边的那个摄像员趁丁一不注意的时候说道:“他的老师显年轻,他还真不显年轻,江市长长得可比他年轻多了。”
  丁一笑了,其实她也这么认为,但是她不能这样说就是了。丁一跟着这位老师的后面,有意聊着邹子介的事,老师说:“我这个学生没别的,就是勤奋,他今年一下子申报三个品种,去年申报了三个,全部过审,今年又是三个,拿着国家项目资金的人也敌不过他。”
  “那您看他今年这三个品种能过审吗?”

  老专家表现出了一贯的严谨性,说道:“最后还要专家组评议,才能有结论,不过我看问题不大,表现很出色,你看这个,穗大,粒重,超出我们的想象。”说着,老专家伸出长满老茧的手,“噌噌”两下,就把一个大玉米穗剥开,拿出卡尺丈量,说道:“你看这个,亩产量已经连续三年达到全国之最,老百姓非常欢迎这样的品种,你看,现在已经完成成熟了,可秸秆通身碧绿,就连下边最早长出的叶子也是绿的,而且秸秆壮实,气根发达,抗倒伏。他的种子有好多没经过国家审核,就有老百姓来要,他不敢给,他们就去偷。呵呵,这个品种明年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大面积推广了。你看,像不像电影里打的炮弹?”

  旁边的人都笑了,有人说道:“子介,你这个品种就叫炮弹一号吧?”
  邹子介老实地说道:“别说,我当兵的时候就是在炮兵连,对炮弹还真是有感情,要是让这样起名就行,”
  有人说:“你也是专家组成员,让不让这样命名你还不知道?”
  丁一问道:“给玉米品种命名还有要求吗?”
  邹子介说:“当然有了。”
  “有什么要求?”

  “这个,你问老师吧。”邹子介憨厚地笑笑,看着老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