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683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陈乐说:“丢倒是没丢,我刚去那边转了转,相中一块场地,准备腾出来搞训练用,前面那个小操场太小了。您的眼睛可真是够毒的,我刚称了体重,就长了五斤,就被您看出来了。”
  “那也是不运动闹的,如果运动五斤也长不了。”
  陈乐说:“最近拘留所来了这么多人,还不够操心的哪,哪有时间运动啊?”
  彭长宜说:“你们局不是给市政府打报告了,要把两个所分离开,到那时你就轻松了。”

  陈乐说:“说实在的,我真愿意分离出去,太操心了,您看看去,最近都人满为患了,各个号子是人挤人,再来人都没地方塞了,进来的全都是跟基金会有关联的人,我们正常收容的的人都没地方搁了。”陈乐突然想起什么,就又说道:“沈革出去了,他在这里可是一点屈都没受。”
  “呵呵。”彭长宜笑了笑没说话。那天不久,沈革就被卫生局的领导保了出来,当然,是在归还第一期贷款后出来的。陈乐知道沈革跟彭长宜的关系,肯定不会委屈了他。
  他们说着话,就上了看守所的三层办公小楼。来到陈乐办公室,彭长宜说:“我还是第一次来这个地方呢。”
  陈乐说:“我领您去参观参观?”

  彭长宜说:“算了,高墙电网的,在小号里一呆,看了我心堵。”
  陈乐边给彭长宜沏水边说:“其实,我每天都会对着他们这些人发一会的呆。”
  “为什么?”彭长宜问道。
  陈乐把水放在彭长宜面前,说道:“这是我媳妇让我这样做的。她说,你多看看那些失去自由的人,就会少犯错误甚至不犯错误。”
  彭长宜很赞赏陈乐媳妇的说法,就说:“对,是这样,什么都是身外之物,细想想,没有什么能比自由更让人感到幸福的了。”
  陈乐坐在彭长宜对面,说道:“昨天海关的人来提审二猴着。”

  “哦?”彭长宜一愣。
  “我想可能是因为贾东方的事。牢头还没跟我汇报是什么事。”
  彭长宜知道,在看守所,在押人员流动性大,一些在监室时间较长的人员就容易形成帮派,欺负新入监的人员和外地人等“弱势群体”,而这些人受到欺负后又不敢向民警反映,怕招致更大的报复,从而使牢头狱霸有了滋生的土壤。有的管教民警对管理有依赖思想,把一些在监室中有“影响力”的在押人犯当“拐棍”使用,利用这些人管理监室事物,这样就出现了在押人员管理在押人员的现象,也就形成了“牢头”。有的时候,“牢头”产生的负面作用远远大于正面作用,但是,“牢头狱霸”现象,自从有了监狱那天起,就没有消失过,这种现象古今中外概莫能外。也是狱警重点打击的对象。如果利用好了,往往起到民警起不到的作用。所以,彭长宜完全相信陈乐的话,二猴的朋友参与了追杀彭长宜的事,这个情况上次陈乐已经跟他说过了,只是他告诉陈乐,不要再参与此事了,因为涉及到了王圆。目前彭长宜还不能断定王圆跟贾东方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厉害关系,所以他跟任何人都不能暴露王圆。想到这里他就说:

  “那事你就别操心了,我自有主张。”彭长宜转移了话题,说道:“拘留所如果分离出去,你可能不会再兼着拘留所的所长了。”
  陈乐说:“我巴不得呢,太操心了。”
  “呵呵,也可能让你去拘留所,也可能把你留下,你愿意去哪头?”
  “哪儿都行,去哪儿我都能对付,这个您就不要舍脸去给我说情,用不着。”
  彭长宜笑笑,说道:“好,我不操心了,到哪儿都是干,一样。”
  陈乐说:“如果让我继续留在看守所,我准备对看守所进行一次改革。”
  “现在看守所的硬件设施差,很多都是五六十年代的通风和电控设备,再有重刑犯和一般犯混押,管理民警年龄偏大,想上一批有专长的年轻一点的民警。”

  彭长宜说:“主意倒是好主意,等过了这段再说吧。”
  彭长宜站起来,透过窗户看了看,看守所后面就是驻亢州的武警支队,负责看守所的警戒任务。他说:“小乐,你这里真的不错,是另一个世界。”
  陈乐也站起来,说道:“是啊,这里是一个没有自由的世界。对了,市长,任小亮被关在哪儿了?”
  彭长宜听他提起任小亮,突然想起一个问题,他就坐下来,郑重其事地说:“小乐,有一件事,我憋了好长时间了,一直没得机会问你,你必须跟我说实话。”
  陈乐脸红了,好像已经意识到他问的问题,就点点头,说:“您问吧。”

  “举报任小亮的事是你干的吗?”
  陈乐镇静了一下,给彭长宜的杯子里蓄满了水,又给自己的杯里倒满了水,说道:“您为什么想起问这个了?”
  “不是想起,是一直在脑子里放着,总想问你,总是没有合适的时间问你。”
  陈乐看了他一眼,低头喝了一口水,说道:“他是罪有应得,这样的人渣,怎么能进市领导班子,无论是谁举报,都举报的正确。”
  彭长宜说:“小乐,他是怎样一个人我十分清楚,我只是想问你,这事是不是你干的?”
  陈乐想了想说道:“按说,我的一切都是您给的,没有什么好跟您隐瞒的,但这件事不只是涉及到我一个人,还有另外一个人,所以,您也别问了,问我也不会说。”
  彭长宜继续问道:“谁?是小圆吗?”
  陈乐愣住了,他没有想到彭长宜会这么单刀直入,他镇静了一下就说道:“您别难为我了,无论这个人是谁,对您都是无害的,相反还是希望你好的人。”

  彭长宜点点头,他不再问了,而是说道:“我就说吗?你当时远在省城学习,而且你们还都是全封闭的学习,怎么这么凑巧写的举报信?又怎么这么凑巧赶在考察之前?肯定有人给你通风报信了。”
  陈乐笑了,给彭长宜把杯子端起来,递到他手上,请他喝水,说道:“您是不是认为只有我知道任小亮和洋妞同丨居丨的事,所以就想到我了?”
  “当然了,那是一般人都会有的正常思维,别人不知道,只有你我知道。”
  “您错了,知道的不只我们,还有别人。”
  “哦?”彭长宜警觉起来,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说道:“明白了。”但他想了想又说:“既然那个人也知道这事,他完全可以自己举报啊,为什么让你来做这事?这不是多了一个知情人吗?”
  “嗯,当时我也是这么说的,但是,他要求我实名举报。”
  “什么??你是实名举报的?”

  “是的。”陈乐平静地答道。
  彭长宜倒吸了一口凉气,说道:“你,你傻呀?”
  “我不傻,我是以一个包片民警的身份举报的,是经过深思熟虑后才这样做的。他说得对,如果不用实名,根本扳不倒他。再说了,不用实名,这种信到了纪委那里根本就没人受理,连看都不看,直接扔进废纸篓,我想,事实确凿,实名怕什么,又都是我亲眼所见。再有,他说,对于实名举报人,纪委会有保护措施的。所以,我就干了。”
  “为什么这么干?”

  陈乐想了想,说道:“我说了您也可能认为我幼稚,我不想有人挡您的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