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682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原来,股金是不承诺投资回报的,是根据基金会的的经营情况进行分配的,经营得好,有赢余,才有回报;经营得不好,出现亏损,则需要承担相应的风险。而存款则不管经营得好坏,都有固定的利息收益。作为基金会,只是一个地方政府的金融部门,不属于国家的正式金融机构,更不许高息揽储吸储,只是一种民间的互助形式,这种互助形式决定了只能吸收会员入股,不能吸收存款,所以,基金会给大家的都是股金证。然而,这个股金证却和各个银行的存单印制的一模一样,基金会在最初的宣传上,有意避开了这一点,加上高利息的诱惑,从而使那么多人忽视了这个风险,对基金会趋之若鹜。不过话又说回来,除去搞金融的人,老百姓有几个知道其中差别的?

  这些人手里的存单其实就是股金证,这个事实从来就没有改变过。既然自己不是储户的身份,而是股东身份,那么,道理就很简单,自认倒霉,就像李春雪说得那样:好比投资做买卖一样,买卖赔了,就要承担风险,相比本金来说,那一点利息算什么?到头来还要感谢政府呢,好歹政府还保住了他们的本金,就是不保本金他们也没有脾气,打官司都赢不了,本来就是愿赌服输的事,谁让你开始盲目投资了?

  所以,人们由最初的愤怒,变成了顺服,最后变成了感激。焦大爷拿着自己“失而复得”的两万块本金几乎掉下眼泪,一个劲地跟里面的工作人员说着感谢的话。
  至此,这些期望着能有更高利息回报的人们,到头来不但没有拿到高利息,反而连最低的活期利息都没有拿到,基金会,给亢州的老百姓普及了一次金融的基本知识,只是学费太昂贵了,基金会兑付老百姓本金的工作,就持续了三年的时间,也就是说,最后一个把钱存进基金会的人,是三年以后才领到了本金。
  第一批现金很快就兑付完了,还有无数人在等着第二批、第三批的兑付。
  彭长宜总算稍稍松了一口气,这段时间以来,张怀以他年轻力壮为由,让他重点盯着北城基金会的清理整顿工作,而张怀自己,则以身体不好为由,盯着问题相对小很多的南城基金会,尽管这种分工只有他俩清楚,但是南城有事仍然要找彭长宜。彭长宜就跟一个救火队员一样,东奔西突,忙活在这两个基金会之间。
  北城,的确倾注了彭长宜太大的心血,他除去没有亲自带人上门催款外,几乎所有与之有关的事情都干了,抄家、起草还款协议、找刺儿头谈话,凡是难啃的骨头都留给了他,他天天嘴皮子磨的起皮,天天泡在北城基金会。没想到,令人头痛、一团乱麻般的北城基金会的清理整顿工作,居然走在了南城的前头,而且工作非常有起色。这里,的确有彭长宜的心血和汗水。
  北城不仅是他曾经工作的地方,也是他仕途的起点,他的确不想让北城这项工作瘫痪,况且目前丨党丨委书记缺位,林岩暂时主持工作,他当然希望林岩能借助这次事件,有一个好的表现,最好能顺利上位,所以,就尽心尽力地帮助林岩,解决基金会的问题。尽管他知道这个可能性几乎没有。因为在钟鸣义时代,林岩没有特殊贡献,是很难得到提拔的,他完全有可能以林岩资历浅为由,从而压制他。但也不能说林岩就没有出头之日的可能,毕竟江帆还是市长,还是有一席之地的,如果条件成熟,哪怕是等价交换也是能交换出位置的,关键是林岩先得苦练内功,带领北城平安度过眼前的危机。

  但是在这样一个非常时期,市委不给北城派新书记来,也是引发了人们许多猜测。有人认为这是考验林岩的时候,也有人认为是任小亮的问题还没有最终的答案,这个时候就免了他有点不通人情,也有人认为是亢州党政一把手在暗暗较劲,更有人戏说,这是钟鸣义在变相“吸储”,看谁最终送的礼多,谁就是北城未来的书记。
  彭长宜倒是认为一个市委书记,就是再自私也不会拿政治开玩笑的,况且北城是亢州政治、经济和文化的中心,地理位置重要,眼下顾不过来考虑人事问题倒是真的。尽管基金会不是钟鸣义眼前唯一的工作内容,但是由此牵扯出许多事情,不得不让他心烦,还有任小亮,被带走后一直没有个说法,所以北城的书记当然不能那么快就易主。
  作为林岩,眼下的处境也很尴尬,干好了无功,干不好有过,平安解决基金会危机,是唯一的选择。干的再好未必就是自己上位,说不定给谁干了呢,但是干不好或者出了事,有可能就会被追究责任,所以对于林岩来说也是如履薄冰,小心翼翼,不敢有丝毫的懈怠。不求有功,但求平安无事,是他眼下最大的心愿。至于上位问题,他连想都不敢想。
  彭长宜不知江帆是不是私下教练过林岩,因为最近总是和林岩接触,差不多天天见面,就少不了说些私房话,彭长宜也把自己的意思跟林岩说了,林岩非常认可他的观点,林岩说:“我还记得我刚给市长当秘书时,他对我说得话,他说,我们都需要成长。所以,无论结局如何,我都会任劳任怨,因为这是一个过程,成长的过程。”
  那一刻,彭长宜觉得林岩身上有着江帆的理想色彩。也可能是他长期跟着部长的原因,他觉得自己行事风格和部长很接近,直接、实用。所以,他永远成不了理想主义者,但是他非常敬仰有着理想色彩的人,在和林岩一起战斗的日子,他觉得林岩是一个不错的苗子,是和江帆一样有着理想色彩的人。
  这天,由新成立不久的亢州反贪局和基金会清偿组的主要成员,参与了审问师小青的活动。
  新任检察院反贪局副局长吴海鸥,也是一名女同志,原来是检察院检察科长长,长得非常漂亮,是检察院出了名的院花,她曾经和师小青、姚静、还有古卓,被人们称为亢州城的四朵金花,因为漂亮,所以引人注目。
  钟鸣义来到亢州后,一改樊文良时的工作风格,大胆启用了多位女性干部,使她们走上主要领导岗位,吴海鸥就是其中的一位。尽管检察院是垂直领导,但是地方对其仍然有组织权利,她的出位,就像当年的师小青一样,同样引发过人们许多的猜测。吴海鸥专门受理师小青的案子,这天,一大早,她就带着两名检察官,赶到看守所,对师小青进行第一次的审讯。

  清偿组有关人员也到场了,但却是在另一间屋子旁听,并不参与审问。
  张怀对钟鸣义这么高调的审问师小青很是有看法,他认为敢这么高调行事,就说明钟鸣义什么都不会沾上,只是苦了待罪小羔羊了。
  其实,从师小青自首那天起,彭长宜就是这么认为的,只是他不便于和张怀交流这些看法而已。
  早期,亢州看守所和拘留所都在一起,中间只隔着一条水泥路,水泥路的左边就是拘留所,右边则是看守所。根据犯罪性质,师小青被羁押在看守所里。
  彭长宜本不想来旁听,但是张怀非让他来,还说让他验证自己的预言是否准确。当漂亮的反贪局女副局长身着崭新笔挺的制服,神色庄严地和另外两名检察官走进审讯室的时候,彭长宜就出来了,对于这样一个毫无悬念的审讯,他也没有多大兴趣。

  在院里,正好看见从拘留所那边走过来三四个,其中打头的是所长陈乐。陈乐一见彭长宜,脸上马上就笑开了花,紧走几步,握着彭长宜的手说:“我还想,今天会不会在这里看见您,您果然来了。”
  彭长宜说:“你可是胖了,这可不行,在省队练的本领是不是丢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