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681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沈革被送进学习班,最着急的就是沈芳,一天,彭长宜筋疲力尽地回到家,刚要去洗澡,沈芳就说道:
  “先跟你说个事,想想办法,别让小哥在里面呆着受罪了,那个女人已经怀孕七八个月了,而且反应很厉害,没人伺候她,家里又不让她登门,万一出点事怎么办?人命关天,你这堂堂大市长,怎么也不能让人家把你小舅子送进拘留所学习呀?”
  尽管彭长宜很反感沈芳这种口气,但是她说沈革第二任妻子怀孕的事倒是引起了彭长宜的注意,因为这个女人是小三转正的,沈芳妈妈觉得是她拆散了沈革原本好好的家,而且沈家还损失了一套房子,这也就是不让他们进家门而在外租房子的原因,不但有伤风化,而且还让沈家破财,沈芳妈妈一直对这个女人耿耿于怀。所以彭长宜想了想说:“这个口子我还是真开不了,要不这样吧……”于是,他就给沈芳出了一个主意。

  第二天,卫生局局长办公室里,走来一个拎着大包小包的孕妇,孕妇声称自己是沈革妻子,临盆在即,如果局长不想办法赎人,她的孩子就准备在局长办公室或者他的家里出生。局长没办法,只好给彭长宜打电话,彭长宜的电话都是秘书温阳接的,说彭市长在开会,没有时间接电话,最后没办法,局长亲自找到彭长宜,进来就给彭长宜作揖,说道:“彭市长啊,我求你了,你赶快让你家弟妹把人领走,这两条人命的事,我可是担待不起。”

  彭长宜说:“你说的话我听不明白,什么两条人命?”
  卫生局局长明知道彭长宜在打哑谜,但还是不得不说道:“我知道,医药公司的事让他一人担着是有点不公,但是没办法,谁让他是法人啊,这样,我们局里出面,把这笔贷款保下来,你赶快让弟妹把人领走吧,我求求你了!”
  彭长宜说:“我这样跟你说吧,你弟妹也没见过沈革这个媳妇,这个媳妇沈家直到现在都不认,根本就不让进家门,这个情况你该知道啊,所以我家属也不好管这事。是老太太不让管,她在亢州只有沈革一个人,如今沈革进了学习班,只能找你了,我听说,她还有高血压,医生开始跟本不让她怀孩子,可是这个女人很痴情,非要给沈革生下一个属于他们俩的爱情结晶不可,你说,如今还有这样痴情的女子,这样的女子不多见了……”

  局长见彭长宜不往正题上说,而是顾左右而言他,又是抱拳又是作揖地说道:“彭市长,我检讨,我检讨,您让她回去吧,求求您了,真出了事我可担待不起啊,别看他家现在不认,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就你老岳母我也惹不起呀,那个马列主义老太太,非得把我吃了不可,我可是惹不起她呀!下来的事我即刻着手解决,即刻解决,行不行?”
  彭长宜一听,认真地说:“怎么是我让她回去?她去也不是我让她去的?姑爷不掺和老丈母娘家的事,越搀和越说不清。再说,我管着这块工作,不好出面的。”
  局长哭丧着脸说:“我看见她双脚和双腿都是浮肿的,我害怕了,老弟,我不跟你叫市长了,我真的害怕,让你家弟妹把她领回去,我马上就想办法,其实我已经跟两个银行打过招呼了,准备从银行贷款,你知道,现在银行也有坐山观虎斗,把门槛抬得老高,我准备把医疗器械公司地皮抵出去,这样就能解决一部分贷款。然后再由各个医院想想办法,实在不行我们职工集资。老弟,你知道,我不敢去市医院找你老岳母,他们的情况我知道一些,所以我才来找你,就当你帮我忙行不行?”

  彭长宜嘬了半天牙花子,说道:“你老兄给我出了个难题呀,我试试吧。”说着,就给沈芳打了电话,他说道:“小芳,小革媳妇去卫生局要人去了,你劝劝她,把她领回来……”
  他的话没说完,沈芳就跟机关枪一样“哒哒哒”地冲彭长宜开射,她大声嚷嚷道:“我不管,本来就不是小革一个人的事,凭什么炒了豆儿大家吃!小革跟我说了,每一笔资金去向他都有一本帐,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我不管,我妈也不让管,她愿意闹就闹,把孩子生在卫生局才好呢,这样连名字都有了,就叫沈卫生。”
  彭长宜故意厉声说道:“好了,别说混话了,你又不了解情况,人家局长现在就在我这,他们正在想办法,再说他是法人,有些责任就该他负。你赶紧打个车把小革媳妇接回来。”
  “我可以接回来,但是我把他送哪儿去,老太太不接受她,总不能接到咱们家来生孩子吧?要不我也把她送到学习班,让她去陪着小革算了。”
  彭长宜皱着眉头,说:“越说越不像话,快去吧,别说别的了。”说完,挂了电话,他长出了一口气,说道:“您老兄都听到了吧,我也是难做。好了,快回去想办法吧。”
  卫生局局长赶忙给彭长宜作揖,说道:“我回去就开班子会,想办法,彭市长放心,我肯定妥善处理这事。”
  在追讨工作告一段落后,基金会开始按日期兑付老百姓的存款。这天,那个焦大爷的存单号正好在被兑付范围之内,他一大早就去基金会门口排队等候。这时,就听取到钱的人在前面嚷嚷:“怎么不给我利息,我的利息呢?”
  工作人员让他去看门口的公告,焦大爷也凑到跟前看通告,看完通告又看看手里的存单,这才发现,原来他们手里的存单写着的是“股金证”。存款日期写的是“入股日期”。与此同时,排队等着兑付现金的人都发现了这个问题。由于和银行是一模一样的存单,今天才注意到写的是“股金证”。
  因为是股金,所以就和存款有着本质的区别。
  有人冲着里面嚷道:“你们这是诈骗!为什么当初不和我们讲明?”
  “对,就是诈骗,一定的你们把我们的钱挥霍了,堵不上窟窿,让我们给你们填坑。”
  这时,从里面出来一名工作人员,他说:“大家请看,这些宣传牌子从基金会成立那天起就在墙上挂着了,现在仍然在这里挂着。”
  这下,轮到大家沉默了,有人说:“哎,别计较那利息了,能保本就不错了。”

  “就是呀,要是按他们的说法,能给咱们本金就不错了,如今年头,你是算计不过政府的,政府怎么说怎么是。”
  轮到焦大爷了,他走到柜台前,问工作人员,说:“姑娘,这股金跟存款到底有什么不同。”
  这时,李春雪走过来,说道:“存款是您把钱存到银行,是保本保息的,股金是您入股,既然您入股了,您就是股东了,那么就要风险共担,好比咱们共同做买卖,有赔有赚,赔了,就要共同承担,也不能光让基金会一方承担,您说对吧。”
  “可是你们当初宣传存款的时候不是这样说的?”焦大爷说道。

  李春雪说:“你放心,我们开始也是这么宣传的。您看这些展牌从一开始就在这里挂着的。”
  这时,从里面走出两名清偿组的人,他们不停地给大家解释着股金和存款的区别。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