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680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什么都不能说,兴许那帮人早就对师小青的电话进行了监听。他没有表态,其实不表态就是最好的表态,没办法,无论是师小青还是任小亮,在选择游戏的那天,就应该接受了游戏规则。他明白师小青话的意思,所有的事都是她做的,与别人没有关系,细想,还就是和别人没有关系。不错,他钟鸣义的确介绍了几笔贷款,包括老家的、雅娟嫂子酒厂的。领导干部也是人,也有三亲六故,但领导干部介绍的贷款只是介绍,基金会按照银行的操作,套下来一整套的具体操作规程,贷款户申请贷款后,基金会就要对申请者进行考察,这套考察程序很规范,也很严格,考察合格就放给他,不合格就不放,既然你放了,就说明考察合格,那纯属金融领域里的技术活儿,这和介绍贷款的人没有任何关系,即便是领导干部介绍的,但考察的是你,最终放与不放,完全在你基金会。领导只是碍于情面打个招呼,是不会留下任何只言片语的,连傻子都知道这个道理。

  师小青一听钟鸣义挂了电话,就明白了钟鸣义的态度了。她就茫然了,知道此时没人能救自己了。于是,她主动走进了清偿组办公的地点,这几天,清偿组已经没人在跟她联系了,更没人向她问询贷款情况,这就说明,所有的问题他们都摸清了,底码摸清后,接下来就要追究责任了。
  “师小青被双规了。”这个消息,迅速传遍了亢州城,就如同她当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以农工办副主任的身份兼任北城基金会主任时一样,人们同样用震惊的口气传递着这一消息。
  有人就说:她主动交代问题总比被动交代问题好。还有人说她这个举动非常聪明,保护了她背后的人。
  对于普通老百姓,当知道这一消息后,他们多少放下一点心,既然这么大动作,政府承诺分期兑付是有谱的。
  彭长宜这天很晚才回家,意外看见侄子彭松和李春雪在家里,他以为他们摘定好了结婚日期,来请他们的,心里就没好气,心想,你也太不懂事了,眼下基金会这种情况,你作为基金会的工作人员,怎么能在这个当口结婚?
  彭松和李春雪见彭长宜进屋,赶紧站起和他打招呼。
  沈芳说道:“春雪找你有事,我问也不跟我说,说是工作上的事。”
  彭长宜看着李春雪,说道:“什么事?”
  李春雪看了看里间书房,就说:“我想单独跟叔儿说。”
  彭长宜见李春雪吞吞吐吐的样子,就说:“过来吧。”说着,带头走进里间的书房。彭长宜坐下,等李春雪关上了身后的房门,说道:“什么事?”
  李春雪这才有点慌张地说道:“叔儿,师姐被双规了。”
  “她会不会被判刑?”
  彭长宜皱了一下眉,说道:“这是你关心的事吗?”
  李春雪说:“叔儿,您不知道,师姐走的时候,给了我一个档案袋,里面有一个笔记本和一沓单据,还有一盒录音带。”
  “哦?是什么内容?”彭长宜警觉起来,这才知道自己冤枉了李春雪。
  “我没敢看。”李春雪说道。
  “她怎么说的?”
  “她说,如果她在监狱发生意外,就把这个档案袋交给你,她还说你是最正直的领导。”
  彭长宜说:“现在她还没有发生意外,你怎么就说出来了?”
  “叔儿是家里人,而且师姐还说这些东西最终要交给你,所以才跟叔儿说,我昨晚为这事想了一夜。”

  彭长宜断定师小青的东西肯定和基金会有关,也肯定跟任小亮、钟鸣义有关,但他没有说出来,而是严肃地说道:“春雪,那是师小青的隐私,她相信你才交给你保管,你不该把这事告诉别人,更不该告诉我,她是说发生意外才能说,现在她什么意外都没发生你就说了,这不好。你听我的,我不知道有这回事,你也没跟我说过,知道吗?”
  李春雪紧张地点点头。
  “你要妥善保管好这些东西,把它藏在只有你知道的地方,对任何人就是彭松也不能说,懂吗?”
  李春雪说:“我没跟他说。”
  “那就好,不要跟他说,也许,师小青不会有意外,那这些东西你将来还能归还给她。”
  “她还能出来吗?”
  “能,怎么会不能。”彭长宜在给李春雪保管这些东西的信心。
  “那就好。”李春雪说道。
  李春雪和侄子走后,彭长宜有点睡不着觉,沈芳问春雪都跟他说什么了?彭长宜说不该打听的你别打听。
  这段时间的清偿组追款力度很大,不仅每天在电视台和报纸公布各个单位、企业和个人的还款进度,还对欠账不还的人公开发出通告,超过通告日期的即刻起诉。
  原来清偿组还上门催收,后来都不上门催收了,直接以这种形式起诉。那些日子,市法院和北城区法庭,几乎天天都在开庭,同时,公检法司联合办案,加大了执行力度,法院一旦宣判,立刻强制执行,抄家、封账号,把这些人追的飞颠烂跑,全然没有了往日挥金如土的大款气势,个个都跟丧家犬一样,东躲西藏,躲避清偿组的追缴。但是一旦让清偿组的人摸着,不管三七二十一,先送进拘留所的学习班,一天还不上贷款,一天就别想出去,自由被限制。一旦被起诉,就不是“学习”这么简单的事了,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许多当初从基金会轻易贷出款的人,没有干成什么事,耍钱斗殴挥霍了,就是抄家都没有什么可抄的,对于这部分人,就采取拘留的手段,逼迫其家属凑钱还贷,尽管手段过激,但至少收到了显著效果。
  由于公检法司联合执法,后期执行力度大,很快就有贷款归还,还有一些查抄的物品被拍卖。
  这天,亢州拍卖行举办了基金会专场拍卖会,许多人都闻讯赶来,有人就想买到自己合适的地皮,也有人想买到自己合适的房子,无论是抱着什么目的来的,有一个共同的心态,就是捡便宜外加看热闹。
  这次拍卖会是北城举办的专场拍卖会,拍卖的东西五花八门,大到商铺、房屋、土地,小到农机具、家用电器,就连电饭锅、高压锅都有,还有摩托车、汽车、手扶拖拉机,居然还有婴儿车,可谓应有尽有,无疑,这都是法院判决后强力执行的结果,说通俗一点,就是抄家抄来的。
  位于古街中段的拍卖行,从来都没有这么热闹过,围了里三圈外三圈的人,连门窗都挤破了。在那个年月,由于清理整顿基金会,许多公司都倒闭了,生意很萧条,但是亢州拍卖行的生意是最火的,几乎每个周日都有拍卖会,后来拍卖会因为场地太小,市委书记亲自批准在开发区另建了一个高标准的拍卖行,基金会的倒闭,居然带火了拍卖行的生意。
  在这之前,很多人都找到彭长宜,或者从别的渠道打探消息,希望能在拍卖会上拿到自己中意的门脸房,只有一个人,置之度外。亢州这场声势浩大的清理整顿基金会和他没有丝毫关系,就连红红火火的拍卖会也引不起他的兴趣,这个人就是王圆。

  曾经有几次,彭长宜觉得两处繁华地带的商铺很值得买下来,怎奈自己早就捉襟见肘,他就想让王圆拍下来,这几个钱在王圆身上还是不成问题的,没想到一打电话他就是在外地,跟他说了以后,王圆只是笑笑,说道:“我对这些不敢兴趣,有大的地皮时,彭叔儿想着通知我。”
  彭长宜放下电话就在想,大的地皮指什么?难道他看上了东方公司那块地皮?但是那块地皮不在亢州的拍卖范围。
  王圆在干嘛?自从贾东方落网后,彭长宜有段时间不见王圆了。
  基金会在第一阶段追缴的主要的就是私人和私企的贷款,下一步就要追缴那些公办企业的贷款,这块难度比较大,像沈芳弟弟沈革的公司,注册登记的国有,法人却是沈革,医药卫生属于国家公益事业单位,你还不能封门,更不能强制执行,只好把沈革送进学习班,让他单位领导赶紧筹款“赎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