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679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名副主任本来就是任小亮调进来的,任小亮此刻都是自身难保,更别说保他了,于是,三天后,他还上了借款,因为还有其它严重违规问题,被清偿组控制,送进了拘留所,等待处理。
  还有一名贷款户,找到他时,他倒是没说什么,按照还款计划凑齐了本金,当跟他要利息的时候,他说:“利息我早就给了。”工作人员问你给谁了,他说“我给签字的人了。”工作人员问:“你有什么凭证?”他说:“我有录音。”于是,向清偿组提供了录音证据。
  录音里显示的是和师小青的对话,里面记录了这名贷款户给她回扣的对话过程。彭长宜和张怀商量,张怀说:“他这属于行贿,还要追究他本人责任呢?”
  于是,这名贷款户被送到拘留所学习,直到家人把利息一同归还,才被暂时放出来,但是鉴于他行贿的事实,限制他活动范围,随时听候处理。

  王学成担任基金会副主任的时间不长,但是问题不少,不但有几笔借款不还,同样违规签字,造成很严重的损失,并且违规在基金会报了大量的发票,其中有一张是去桑拿洗浴的发票,数额超出了合理价格,当清偿组让他说明情况的时候,他居然傲慢地说:“你们去问钟书记,钟书记知道。”
  当钟鸣义接到清偿组的电话时,居然破口大骂,“这种无聊的问题你们还居然跟我核对!你们如果不知道怎么处理就给我滚回来,我换人!”说完,“啪”地撂下了电话。
  给钟鸣义打电话的是检察院检查科的副科长,他惹怒了书记,自然不会对王学成有好态度,当下就请示了张怀,把气焰嚣张的王学成送进了拘留所,让他交代自己的问题。
  基金会两个副主任被控制起来了,师小青惶惶不可终日,整天提心吊胆。
  随着追缴力度的加大,有些问题***,师小青就受不了了,这天,钟鸣义接到了师小青的电话,电话刚一接通,师小青就哭出了声:“钟书记,怎么办呀?任书记不在,我快顶不住了,夜里都睡不着觉,这么一大摊子事都搁在我头上了,我快崩溃了……”
  钟鸣义听了这话很不高兴,心想,当初你是千方百计地想当这个基金会的主任,放着好好的机关工作不干,而是四处托人,最后把周林托了出来,钟鸣义跟周林那可是莫逆之交,钟鸣义能有今天,也是全凭当年周林的父亲的帮助,才进了县委的,所以对于这一点,当年的穷小子钟鸣义很是感恩的,周林父亲去世时,钟鸣义也和周林一样披麻戴孝的守灵,另外他对周林在亢州的落选也是耿耿于怀的,所以到了亢州后,对亢州干部的认识是带着周林的眼光的,自然行事风格就有些跟周林相近。师小青跟周林的关系,钟鸣义也是一清二楚的,眼下出了事,谁都能躲开,唯有你师小青是躲不开的,没办法,游戏规则就是这样,当你第一天接触到这件事的时候,游戏规则就这样定了的。女人就是女人,有利益沾的时候,欢欣鼓舞,遇到危机了就手足无措。所以,钟鸣义对师小青的无助今天并没有表现出怜香惜玉的样子,而是非常严肃地说道:

  “小青,任书记不在还有政府呢,你慌什么呀?天不是没塌下来吗?现在正处在清算阶段,问题还没有最后出来,你有什么顶不住的,好好顶着,协助清偿组做好工作。基金会不是你一个人基金会,我问了,其它县市的基金会情况都一样,沉住气,有问题再说。”
  师小青抽泣了一下说道:“是,我听钟书记的,有您在背后给我撑腰,我就不怕了。”
  挂了师小青的电话,钟鸣义在屋里来回走着。这段时间里,他也是焦头烂额,四处告急。先是贾东方被通缉,后是落网,尽管贾东方跟他没有多大的关系,但是任小亮肯定和东方公司有着说不清的关系,前段时间的俄罗斯女人的事已经露出端倪,如果不是钟鸣义四处帮他托关系抹和这事,恐怕任小亮的位置就保不住了,钟鸣义也是害怕拔出萝卜带出泥,毕竟自己和任小亮有着说不清的关系。某种程度上说,保住了任小亮,也是保住了他自己。因为任小亮的问题如果深究的话,难免会扯出雅娟和小洋楼,尽管小洋楼已经是雅娟的名义,但有些事终究是经不住推敲的。没想到这个任小亮天生就是个倒霉蛋,躲过了初一,没能躲过十五。贾东方落网了,专案组传讯任小亮后,任小亮再也没有回来,他们是异地办案,钟鸣义都无从打听消息。

  任小亮的妻子梁晓慧总是给钟鸣义打电话,要他帮忙打听任小亮到底关在哪儿有什么问题?说是协助调查,怎么好几天都没有音信?钟鸣义也正在托人四处打听,谁知正在这个当口,基金会又出事了,上级一个文件,基金会全部取缔。别说是摁下葫芦起来瓢,眼前这个葫芦还没摁下呢,这边瓢就起来了,不够他忙活的了。任小亮同样跟基金会有着许多说不清的关系,但不管怎么样,大不了就是领导责任的问题,不会有比这更大的问题。真正大麻烦是这些基金会的钱有相当一部分贷款是放给了那些兴办经济实体的党政部门,这些部门的经济实体刚刚起步,正处于爬坡阶段,都处在创办初期,根本不可能产生效益,这个时候催贷,肯定会影响大办实体经济的速度和数量,钟鸣义感到似乎自己钻进了自己设的套中了,但是哪儿错了,他却摘不清。

  钟鸣义没有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往前拱了,因为事情的发展不是他所能掌控的了。
  师小青的问题在清偿组刚一介入就显现了出来,张怀就想把她控制起来,江帆说“还是在等等吧,有些问题还需要她的配合。”随着调查的深入,师小青的问题就成了秃子头顶上的虱子明摆的了,就是不对她采取措施,她自己都快崩溃了,整天六神无主,所谓的配合,也就一句空话了,清偿组也不用她配合了,柳泉和蒋晓芬的配合,起到了积极的作用。她每天照样来清偿组上班,但是,已经没有人跟她搭讪,更没有人向她了解情况,她成了多余的人。

  师小青见大势已去,最后给钟鸣义打了一个电话,说道:“钟书记,小青自知有罪,我受不了,我去了,您放心,所有的事情都是小青做的,与任何人都没有关系。”
  钟鸣义听了她这话觉得很晦气,说道:“什么罪?你神志不清吗?胡乱说什么?你要干嘛去?”
  师小青流着泪说道:“我想去自首。”说完,就等着钟鸣义表态。
  钟鸣义听了师小青这句话后,他没有说话,而是默默挂了电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