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710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等周滔将几个领导的酒都送到后,再给杨秀峰端过来,杨秀峰也就站起来了,却不敢伸手去接,怕泼得两人的手都是酒,脸上的笑堆着,等周滔将酒放在身前后,连说了两三个谢谢。
  更有绝活的是,等陈丹辉和黄国友两人端起酒杯敬周诚时,陈丹辉和黄国友都能够做到让自己杯里的酒与周诚杯里的酒融合在一起,却有没有撒出来。杨秀峰觉得自己做什么事都够用心细心的了,但与这两位领导相比起来,真还是相差很远,自己要学的东西当真不少啊。杨秀峰做不到这一点,也就不去勉强,要想不将酒撒出来,也就做一个讨巧的动作,先低头去在酒杯沿吸一口,将杯里的酒吸出一些来后,再端起来自然不会洒了。

  陈丹辉和黄国友也都看着杨秀峰这般做,见他吸一口后,脸视乎因喝酒而出现苦样来,也不知道杨秀峰是不是真的不能够多喝。对这个省里委派过来的年轻人,都还在处于一种观望的状态,对他的所知也就知道他在柳市开发区里因为引进了华兴天下集团而得势出名,在工作上是不是真有几招绝招,那都还是怀疑的。省里的那些人,有几个不是形而上的逻辑习性?作为南方市的掌控者,他们知道基层和省里之间有多大的差距。

  但不管怎么样,省里既然将他点了过来,也就不能够轻视了。
  吃过犯,彼此之间也就有了更多的印象,杨秀峰对自己两位上司的热情也有所体会到了。除了对周诚这位省组织部主要领导的尊重之意,也是想省里表达了他们的善意,对省里安排杨秀峰过来表示接受和热情,也对杨秀峰自己各自都发出了邀请的信号。这样的信号不直接,但却是能够让他体会得到的。
  再上车,周诚还是将杨秀峰叫到他车上,这也是周诚到南方市来的主要任务。再者,此时杨秀峰要是坐进黄国友的车里,陈丹辉心里绝对不会好受的,怕这一路上两人交谈,也就让杨秀峰有了比较明确的选择,先入为主的第一印象是很难改变的。黄国友要是在常委会里多出一票来,今后市里就会更加复杂。甚至有可能会影响到陈丹辉在市里的掌控和主导,省里会不会帮他陈丹辉,显然更乐意在旁边看好戏的。

  到车里,两人喝酒不多但杨秀峰的脸色似乎酒意较浓的,红彤彤地,两眼间也有些难睁开的迷离。自然是杨秀峰装着的,看到陈丹辉和黄国友、周滔等人在喝酒上的绝技,杨秀峰自然知道就算放开了酒量来拼,也不一定会胜过他们,语气这样,还不如装着酒力浅薄,两杯就到一定程度了。周诚说,“醉了吧。”“部长,还真是醉了呢。”杨秀峰此时已经换了一副表情,但从脸上能够看到那种无奈,“太热情了。”

  “是啊,太热情。”周诚也苦笑一下,“小心、谨慎。总不会有错的。”
  “是。”杨秀峰在周诚面前也不作态,“我不做渔翁,但也不会给他们牵着走。自己做好自己的事情,做好自己认准的工作就是了。”
  “还有一点,不能急躁啊。时间是很紧,老板给的任务又重,但欲速则不达这也是古人总结出来的。”“谢谢部长。”“其实,主要还是要靠你自己的努力了,省里能够帮多少,主要还是等你在这边站稳了,工作开展起来,才会有借力之处,对不对?”
  说了几句,周诚有些困乏,也就眯着眼小睡了。
  第二天将周诚送离南方市市里,此时,陈丹辉和黄国友两人都没有出现,就杨秀峰和周滔两人作为市里的主要领导。看着周诚的车绝尘而去,杨秀峰的心情顿时郁结起来。昨晚在宾馆里睡,倒是没有什么大的感觉。虽说一个人,却是受到了不少的短信,各种的内容都有。
  然而此时看着周诚离开,那远去的车尾就如同将他遗弃在这里,陡然间,一股背井离乡的凄然浮涌出来。周滔也不多说话,见杨秀峰看着周诚的车没有转身的意思,也就站着不动。一起过来的还有市政府的另一位领导何磊,何磊是市政府秘书长,正处级,作为市政府的大管家,杨秀峰也是他的领导。早早就在杨秀峰宾馆房间外等着,一直陪着杨秀峰等人吃早餐,之后将周诚送走。
  杨秀峰新到南方市来,昨天到了后开会、晚餐、再陪领导放松下,这些活动之后,也就没有什么时间来处理一些事情。比如杨秀峰的住处、生活与办公室等,都是要何磊来进行安排妥当的,这也是他的职责。杨秀峰也是市委常委成员,不是在市政府这边怎么样,今后对何磊的进步也是能够说上话的。当然,何磊有黄国友这个大市长顶着,但市长的用心也是在要对新任常务副市长示好,将他手里这一票拉在自己手里。这些表态示好的事情,也就要由何磊这个大管家来落实的。何磊也不会有多复杂的心态,主要是将老板的意图表露出来,对杨秀峰这个新领导,没有觉得有多突出的地方。虽说名气不小,可在柳市那边到底怎么回事,谁知道内情?当今要将谁推到高位去,不都是这样进行宣传的?

  年轻而至高位,往往都很自傲,何磊倒是做了些心理上的准备。
  周滔见杨秀峰似乎很依恋不舍的样子,也看得出周诚对杨秀峰确实不错,说,“周部长很关心下面的干部,对人就如其名极为诚恳,品行高洁,当真是让人仰慕不已啊。”“周部长。”杨秀峰说着看着周滔,周滔自然听出杨秀峰话里的另一层意思来,说,“省委周部长就是我一生的楷模啊。”周滔这样说自然是夸大了,但在杨秀峰面前也不好说其他的话。“杨市长在经济建设方面的天份和成就,也是誉满天下了,让人敬佩和仰慕啊。”

  “周部长说远了,那不是我呢。”杨秀峰说,何磊接过话,说,“杨市长谦虚呢,如今在柳省里,关于您的报道收集起来完全可以结成集子装成一本书了。”何磊说的,不是杨秀峰而是对柳市开发区及相关的一些报道,此时都算在杨秀峰头上,那也只是表示他对领导的关注和心意。
  “传闻果真不可信呀。”杨秀峰笑着说,对两所说不认可但也不多辩白。
  返回市里,杨秀峰对南方市也就有更多一些的认知。整个市区呈狭长的布局,单南方市市区所辖人口并不多,也就二三十万人。成东西走向,街道两边都是一些山脉,和柳市那边不同的是,这些山都是丘陵,山体连绵不绝地伸延,一山接一山。市街就落在两山相夹的谷地,谷地或宽或窄不定,宽处有横几公里而狭处则有一两千米。南方市的发展,不能够往山坡上扩张,近些年来,也都是往东西两端延伸。从南往北,山体之外倒是有平缓之地,但就目前而言,都不会采取推山开发,这样做的建设成本太高了,是市里所不能够承受的。从市区郊外往市中心走,在路上要走半个小时才会到市政府。如今的办公地还在市政府的旧址,而新的市政府办公大楼正在修建中,由己断断续续地修了三年,可因为资金问题总是停一段修一段的,至于何时能够使用,连黄国友都心中没有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