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707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心里自然也明白,自己要不是有柳市开发区里的努力和成绩,蒋国吉在三年前也不会将自己吸纳进去,那时候,蒋国吉肯定只是在观望。但这三年来的工作,让他看出了杨秀峰对工作的那种心性和工作的能力。对于在这样的人,果断地压一压担子,好好地磨练磨练,才会更好地更扎实地成长起来。要走进蒋国吉等人的核心阵营里,必然要到副部级后才有可能。
  不会以为自己就没有机会的。
  谈话既是例行公事也是一种勉励,对南方市的情况也会做一些介绍的。杨秀峰在上次蒋国吉谈话之后,在工作中也在收集着南方市那边的情况。虽说很笼统,但也给自己一些思路和想法。

  到南方市去,排开蒋国吉的工作意图之外,单纯从工作上看,对自己也是有利有弊的。首先,柳省的经济建设都在向前大步迈进,省里对南方市就地不动已经到了一种忍耐的极限了,这样的形势下确实是很有利的,就算在南方市得罪某些人,省里也会因为要经济业绩而维护自己的。自己在改变上也必然有一种气势,在南方市里其他诸多的领导,也知道自己到南方市的原因,他们对自己就会有些忌惮,怕省里真的就无法容忍。造成的后果,自然是他们吃亏。其次,随着全省的经济形势好转,在南方市里不少的根本和群众,也都有很大触动的,对南方市的不作为或没有能力进行作为,心里是有看法的。这种向上求进的思潮,引导好了,也就将是今后最有力的支持者。如此看来,在南方市不是没有基础,而是没有找准切入问题的角度。再次,但对自己的前途而言,到南方市去虽说前途难测,更需要自己扎扎实实地干几年,才有可能见到效益,到时候就会有一想不到的大收获。

  不利的一面也不少,省里到底有多大的决心,此时还是看不到的。省里与南方市那边的各方势力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蒋国吉要想破局,但实际情况汇报会如他所愿,事实上未必就会如此的。或许,只是蒋国吉和省委那边私下的意思,就算在常委会里过了这个提议,但真正执行起来却是另一回事了。要不,只要将南方市的格局打破,就不会有这样难办了。再说,在工作上,南方市的思想意识还比较保守与守旧,就连基础的百姓也都缺少经济的意识。要推动经济,不单单是方法方式问题,更主要的缺陷是在人们的观念。而对杨秀峰说来,到南方市去要是成功了,固然是好。但要是在南方市里与诸方争斗中失利,就有可能会落到另一种境地里去。当然这种情况对蒋国吉而言不会有多少损失的,但对杨秀峰而言,将是难以承受的结果。要是在柳市开发区那边,就不可能有这样的情况和危险性。

  只是,杨秀峰是在没有选择的可能。
  南方市最特殊的一点,杨秀峰实现已经摸清楚了,这是徐燕萍跟他交待的。省里的领导和其他人也都没有说及这个问题,他们或许不好说透或许真不知道有这样的事情。这一点,也让杨秀峰头很大,不知道要怎么样来解开这个节———就是已经已经退下来的原省委书记张浩之,如今在京城里虽不任职,但却挂着一个虚衔的职,他的弟弟的女婿是南方市的市委书记;而南方市市长却是退居二线但还有着较大影响力的省人大副主任黄征军的侄子,市委书记和市长有这样硬扎的关系,而在南方市里又彼此掐着架,当真会让人很挠头的。

  蒋国吉要是直接对张浩之或黄征军发难,也都能够将他们镇住的,只是,两人都已经退出了职位,再要发难也就不好,至少传出去会让很多人病垢的。杨秀峰也是到了省里后,给省里找谈话类,从接到徐燕萍的邮件,得知这些最隐秘的东西。
  或许,在省里或在南方市,这些也都不是什么隐秘,才使得南方市迟迟没有动作,省里还有如此好的忍耐力。
  杨秀峰见到这一资料后,心里当真有如黄连一般地苦了。只是,事情已经到这一步,只有见招拆招。
  省里对杨秀峰的赴任很重视,指令来周诚目前在省委组织部里很有话语权的副部长亲自护送。对于常务副市长这样的职位说来,副部长护送不算是很高的待遇,但周诚在本标准里和常务副部长没有什么区别,也就是将杨秀峰赴任的事情在低调的同时,也很重视了。省里让杨秀峰到南方市去,是为了抓经济建设,而不是为了打仗,所以省里的支持也就不会太张扬,这一点,蒋国吉也明着跟杨秀峰交待过。只是,在经济建设工作中,要是遇到什么阻力,尽管跟省里反应,省里会做出相应的支持,保证他能够将经济建设工作做好。其他的承诺,蒋国吉也不会明着给他,杨秀峰知道,到南方市去要说不打仗,怎么可能做好自己的工作?

  在组织部门前见到周诚之前,杨秀峰还在想着,张浩之还有多少影响力?对南方市或省里会干预到哪种程度?而黄征军这位老领导,就在省里,对今后自己任常务副市长的选举都还有着不小的影响力吧。
  但目前,这两尊大神到底是南方市哪些人借着他们的气势,还是省里对两人的猜测所致,导致省里对南方市的一再退让和容忍,又或是两位大神真的不甘寂寞,借着后辈还要对具体的施政指手划脚,将他们的意思贯彻到南方市去?这些问题,估计就算问蒋国吉,他也不会都弄清楚吧,即使他心里明白,也不会对自己说什么吧。
  周诚从办公室里走出来,秘书兼资利用就跟在他身后,夹着包。杨秀峰迎上后,说,“周部长,谢谢您啊,要辛苦您跑一趟了。”“应该的,是我们组织部的工作嘛。再说,为你老弟就多走几趟,心里都喜欢。你的进步,就是我们工作的成绩嘛。”周诚虽说想要显得更热情些,但有下面的人跟在身后,还是无法像平时见面那般放得开。杨秀峰与周诚身后的年轻人握了手,表示了下之后,也就不在停留。三人往下面走去,车就停在大院里。

  等三人下到底楼后,车边的司机也就为他们打开了车门。年轻人带着包坐进前排,杨秀峰站在门边,做一个请的姿态。周诚说,“先上先上,今天你才是正主啊。”杨秀峰哪肯?知道到南方市之后,下车时肯定车旁会有人的,总部能够让周诚先下车而自己再慢慢地下来。和领导的关系、以及尊重领导,在细节上就极为重要。他不想一到南方市就留下一个坏印象来。特别是一些较为闭塞的地方,对官场里的规矩就更显得重要,这也是一些守旧思潮在维系着他们的所谓尊严,而极力宣扬这一套的。

  因为在这一套价值观里,他们的权益得到了最大的扩大和保障,也使得所有外围的人都存着心思来进行钻营。有了钻营之心,那种利益链条才会维系并壮大起来。之前,杨秀峰最初接触滕兆海时,当时的那种情景杨秀峰自然有着深刻的理解。不论是当初的他,还是李光洁等人,也都是那种价值观的忠实信徒和执行者。在南方市,这种价值观的市场自然会更加浓厚的。
  是非得失、褒贬荣辱不是以各种绩效来进行比较,看一个人是不是好,是看他能不能在一些细节上的做法是不是按照体制里的潜在习气相吻合。做得好,就看着合意,否则,就将人划在另一种等次,有机会就满嘴地贬斥喷粪,务求让她们看不顺眼的人遗臭万年才甘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