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满小宝随笔--------占卜师的诡事经历!》
第18节

作者: 萨满占卜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其实,这件事并不难,只要你告诉我这个鼻烟壶,你是从谁的手中拿到的?”
  “我还以为是什么难事?这个条件非常简单。七姑,你说是吧。”听到条件,四叔
  变得轻松,转头问向了老太太。
  “这……”老太太却在这个问题上迟疑了,看了看我,有些气力不足,道:“大
  仙,你能不能换个条件,我可以给你钱,十万,二十万……”
  我果断的摇了摇头,表情严肃,说道:“这是黄大仙的条件,不可改变的。”
  “可是……”老太太看见我直接拒绝,没有丝毫商量的意思,张了张嘴,却没说出
  话来。
  我也没有催促,站在那里等着,能够盗出这件东西的人肯定不是普通人,应该有什

  么忌讳,估计在卖出的时候就有过要求。
  “七姑,你还犹豫什么。现在黄大仙都已经答应帮忙了,只要你说出是从谁手里得
  到的这个鼻烟壶,一切问题都解决了。”眼见事情就能得到解决却卡在了这里,四叔在
  一旁着急了起来,连声劝说着。
  “可是我买这件东西的时候,答应了那人,不可说出他来。”老太太有些不好意思
  的看了看我,搓着手,能看出她内心的纠结。
  “七姑,到底是小薇的命重要,还是你答应的事情重要。”四叔都有些着急了。
  这时,我也发出了声音,“只要告诉我店铺在哪里就行。”
  “七姑啊,你怎么这样糊涂啊。黄大仙可是好不容易才答应你的,你在不说,小薇
  恐怕真的没救了。”
  四叔的话,成为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老太太无疑更加看重小薇,踟蹰犹豫

  个半天,终于告诉我店铺的详细地点。
  “七奶奶,你老放心,我准备好东西,就会去找你,过两天我一定到。”
  再三保证,好不容易送走了老太太,回来跟四叔说了一声,我要出去一天。
  四叔一听,就知道了我的意思,看到我这样着急,明白事情对我肯定非常重要,开
  车送我去。
  考虑到我答应人家的时间有些紧迫,我也就没有拒绝四叔,坐上车,一直开到城镇
  的批发市场,这是老太太告诉我的地址。拒绝了四叔陪同一起去的要求,主要是我害怕

  四叔跟着,恐怕会沾上什么不好的脏东西,我一个人走了进去。
  作为县城中,最大的批发市场,人来人往,很是繁荣。
  我却不由得佩服起店家的大胆,恐怕没人会想得到一个出售各种阴器的黑市,就隐
  藏在这样繁华的地方。
  根据老太太提供的地址,七绕八拐,我最后走进了一个偏僻的胡同,此时差不多十
  点多,太阳高悬,是一天最繁忙的时间,可是这条胡同中,却连一个人影都没有。
  别说人影,连一个鬼影都没有。
  胡同最里面,有一间门帘并不大的店铺,我走到门口停了下来。
  这是一间不大的古董店,两扇大门,红漆都已掉落,有些斑驳陆离,门框也不光
  滑,看来很少有人出入这里。
  不是闹市,又开在这样一个偏僻角落的古董店,客人不是很多,却能存在不短的时
  间,这本身就能说明一些问题,这间店铺并不简单。
  我来的时候,赶着中午头到的,本应该是一天中最热闹的时候,可狭窄的胡同没有
  一个人影,站在门口外,不知从那里吹来一阵风,我感到了有些后背发寒。
  还没进去,我就感到阴气森森,看来贩卖那种东西的地方,并不是一个好地方。
  一挑布帘,我低头走了进去,这是一个面积二三十平方米,并不大的铺子,一眼就
  能够看得清四周。
  再抬头,往里面一望,墙上贴着一对对联。
  上首:平民达宦终升官(棺);下首乞丐富翁均发财(材)。
  横批:世界大同。

  里屋间还有一间店铺,虽然同样挂着布帘,看不见具体的情况,却不难判断里面的
  是间棺材铺。
  外间古董店,内含棺材铺,难怪站在门口,头顶太阳火辣辣的,我却感觉阴气十
  足,这地方确实古怪。
  天底下恐怕也就这家是如此做生意的,换个地方,根本不会有人光顾。
  真是丧气,莫非还真有人在购买了古董之后,连带着把棺材都要选好?
  中国人一向讲究讨吉利,最是忌讳这种棺材铺、寿衣店之类的地方,谁家没有白事
  的事情会来这种地方?
  当然,店主人这种路数明显不能以常理论之,现在我开始相信,那个明显是从王孙
  贵族棺椁中盗出来的鼻烟壶,真的是出自于这里。
  “咳咳,咳咳……”
  猛地耳边响起一阵剧烈的咳嗽,感觉像是要连肺都要咳出来,我走进这间古董店,
  环顾了一圈,并不大的面积,却没有注意到有人。
  循声望去,我看见终于看到了一个活人。
  一个满脸褶皱的老头坐在那里,身体相当的瘦弱,往里面一待,正好陷在了摇椅里

  面,加上四周柜台挡住了视线,如果不是他出声的话,还真难看见。
  “啪啪!”
  抽了几口,烟锅在椅子上敲了敲,抖了抖烟灰,与烟袋缠在了一起,插在了身上。
  只是匆匆一眼,我就不由挑了下眉毛,老头手中的烟袋可是好东西,乌木的杆,翡
  翠的嘴,烟杆透明,这东西价值不菲,应该是老东西,而且上面也有阴气盘旋,显然也
  是从棺椁中盗出来的阴器。
  收起了烟袋,老头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此刻才看清,这个老头只有一米五左右,痩
  如麻杆,满脸周围老年斑堆积,看上去年岁不小了,动作却很稳重,看不出该有的老
  态。
  “这位,看上了什么,跟我老头子我说说。”

  抬起头,那老头招呼着,声音却极为难听,像是有人拿着塑料泡沫从玻璃上擦过,
  显得非常刺耳。
  “这老头可不是一般的人,这种身形明显是练过缩骨功一类的硬功导致身材萎缩,
  他手指关节粗大,脸上却有层煞气,根据笔记上说的,只有盗坟掘墓的旁门盗墓人,才

  会长期沾染尸骨,留下这么重的痕迹”
  我看到那老头的第一眼,心中便是一动,大概判断出这个老头的身份。
  这样正好与前面全都吻合,如果不是长期挖坟掘墓的盗墓贼,又如何可能得到这些
  棺椁中埋葬的新出土的阴器。

  这趟来的不虚此行,只要问出鼻烟壶的来历,是从哪个古代皇族贵胄大墓中盗出来
  的,看看在他手里有没有一起出土的阴器,可能那件天地灵宝就在其中,不过,一切的
  前提就是他不隐瞒。
  暗中不动声色,我从怀里掏出了那个鼻烟壶,道:“老人家,你还认得这件东西
  吗?”
  我一直关注着老头,当掏出鼻烟壶的时候,老头虽然脸上看不出任何变化,但眼睛
  微动,可见这件东西,对他来说,也是牵涉不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