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满小宝随笔--------占卜师的诡事经历!》
第7节

作者: 萨满占卜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会感觉错误的,当时我就给吓毛了,鸡皮疙瘩起了一身。
  再往右回头,还是什么人影都没有,另外一只耳朵边上却突然传来一阵轻微的小女
  孩的笑声。
  我被吓的脸色发白,赶忙擦屁股穿裤子,却发现卫生纸却擦出了一屁股血,我彻底
  给炸毛了,吓的就往回走,边走边想。
  “该死的,坏事了。”我暗骂道,整个人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我发现事情没那么

  简单,我可能判断有误,那女婴怨气太重,很有可能已经离体了,刚才我们埋葬的藏尸
  洋娃娃怨气那么快就消散了,很有可能只是个障眼法,这个地方没那么简单,我怀疑刚
  才寄居在布娃娃里的东西出来了。
  “我的亲爷爷,你那笔记里说的看来也不全部是对的,什么时候失误不好偏偏这个
  时候失误,我可是被你给害死了。”

  我此时此刻只感觉是欲哭无泪,想打个电话给孙一鸣这个身上有煞气的丨警丨察,却发
  现手机信号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断掉了。这时候,我突然感觉后脊背发寒,一身的汗毛全
  立起来了,因为突然间我又感觉有什么东西搭在了我的右肩膀上。
  我根本不敢回头,这一瞬间的恐惧和害怕外人是难以想象的,那种窒息死死的扼住
  了我的喉咙,就在我感觉再也不能呼吸了,血液全部都灌入脑袋,眼球都凸起,另外一
  个肩膀也被一只手掌搭上的时候,突然间胸口莫名的一热,‘大仙’那嘤嘤的声音响
  起。
  一道光影闪过,大仙已经稳稳落到我的身前,突然张开了嘴巴,仰头一吸,那小小
  的身体在这一刻竟然给我一种要吞天噬地的感觉一般。
  日期:2017-09-19 20:06:13
  周围的空气似乎都加速流动,这一刻,我就听到隐隐一声凄厉的尖叫,好像是什么东
  西跑掉了,那种致命的阴寒之气突然如风卷残云般消失了。
  我不敢再做停留,召唤回‘大仙’,赶忙大步离开,向着庙里走去。
  到了庙里,我发现孙一鸣竟然昏倒在庙门前,‘大仙’从我的肩膀上跳下来,浑身
  的毛发竖立起来,冲着他龇牙咧嘴。
  “不好,刚才那东西跑到他身上了。”
  我忙从身上找到事先准备好的艾草汁液涂抹在眼皮上,再定睛一看,果然发现,在

  孙一鸣的身上隐隐有一种乌黑之气,已经和他本身的命格缠绕在一起,想分都分不开。
  “怎么可能?这才过去多久,怨气竟然已经渗透的如此之深?”
  我百思不得其解,但还是用特制的鼻烟壶熏了熏孙一鸣的鼻子,这里面的是寺庙里
  供奉了三年的老檀香碾成粉尘又添加了黑驴蹄子磨成的粉屑,能够驱邪探阳,孙一鸣很
  快就醒转过来。
  我问他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孙一鸣说自己也不知道。
  听了他的描述,我心里已经有了答案,但还是有些问题解释不清楚,就皱起了眉
  头,问道:“不对啊,你们都接触过那藏尸洋娃娃,女属阴,男属阳,你又是成年男
  子,还是丨警丨察,身上带着煞气,按理说对这种怨气很深的脏东西的抵抗能力更强,无论
  是从风险还是好处上来说,那鬼婴无论如何也不会选择你作为附体的……”
  我看了他一眼,“除非你身上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我看到孙一鸣脸上有些阴沉,这涉及到他的隐私,但现在也不是计较的时候,他也
  就开口说了实话,缓缓道:“我是农历七月十五号出生的,而且还是个遗腹子。”
  日期:2017-09-19 20:07:09
  农历七月十五这天是中元节,佛教叫做“盂兰盆节”,民间则称之为“鬼节”。
  “原来是这样,你中元节出生,这一天鬼门大开,阴气本来就比其他人重,你又是
  遗腹子,身上自然带着阴阳不分之气,也就是我们所说的脚踏阴阳的人,确实是最好的
  怨气载体。”我说着,心中一动,眼光撇向孙一鸣的腹部,“你的腹部有没有异样的感
  觉?”
  孙一鸣皱着眉,摸了下腹部,回道:“好像有股气。”
  我脸色变得有些难看,沉声道:“这就糟糕了,居然跑到腹部去了,我原本以为它

  借上你身,现在看来,恐怕是把你当做阴阳载体,要借你之体,产下鬼子了。”
  ‘大仙’趴在我的肩头,看着孙一鸣,眼睛渐渐泛起绿幽幽的光,同时身上的毛发
  都炸起。
  “怨气还阳,人生鬼子,这是阴阳道中的大忌,百年不遇,诞生出来的必定是为祸
  苍生的厄源,没想到这种罕见的事情都能被我遇到。”
  孙一鸣被我一番话吓得脸色苍白,浑身的汗毛都竖立起来了,他虽然是个丨警丨察,但
  还是个年轻人,今天经历的事情已经改变了他的人生观,现在一听说鬼婴附体,自己这
  个大男人还要生下鬼胎,吓得腿都有点发软,就问我怎么办?
  我这个时候把手掌放在他的肚子上,清晰的感应着其中的怨气,果然听到有什么东
  西在他的肚子里跳动的声音。
  日期:2017-09-19 20:07:43
  孙一鸣当时吓的都差点哭出来了,我突然却再次皱起了眉头,疑惑道。
  “不对啊,如果真是个鬼胎,以那鬼婴是死状之惨,怨念之气之深,应该早就将你

  开膛破肚,直接吸干你的阳气,让你死于非命了,又怎么会像现在这样如此安静,看脉
  搏跳动,竟然还有种渐渐融合,趋于平稳的趋势?”
  我深深看了他一眼,问道:“你身上是不是有什么东西?”
  孙一鸣想了一下,从怀里拽出了一块其貌不扬的椭圆形黄色玉石,“是这件吗?这

  是我母亲留给我的,一直带在身边。”
  “暖阳石?”
  我眼睛一亮,接过来一看,只觉得一股阳气从指尖渗透出来,这是爷爷笔记中记载
  的辟邪奇石之一。
  顿时,我看他的目光都不一样了,“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还深藏不露,不说这块玉石
  的辟邪作用,就本身的成色而言价值也不下数十万。”
  “你好好收起来吧,这东西很宝贵,看来你母亲出身不一般啊。”我看着他说道。
  我正要再次说话,突然就听到远处寺庙中突然传出来一声极其凄厉的呼喊。

  “杀人啦……”
  我和孙一鸣两人吓了一跳,赶紧跑过去。
  日期:2017-09-19 20:08:49
  第6章
  我们赶到的时候,寺庙里已经乱成了一团,所有人都惊慌失措的四下乱窜,刚才还
  昏迷的黄柔满身是血,手拿着一把明晃晃的菜刀正疯狂的四下追杀着人。
  她抓住一个人,猛地剁头,手提刀落,刀光一闪,那被砍的人发出一声凄厉的叫

  喊,仰头喷血,就倒了下去。
  寺庙里已经倒下去三个人了,其中一个就是刚才陪她出去方便的那个男人,另外是
  一男一女,那男的还在地面上痛苦挣扎,那女的眼看已经不行了,脖子再往外嗤嗤的冒
  血,头几乎都被剁下来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