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满小宝随笔--------占卜师的诡事经历!》
第2节

作者: 萨满占卜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把脸贴了过去,爷爷浑浊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的面孔准确的来说是盯着我那双与
  常人并不相同的眼睛,眼睛里突然迸发出一种回光返照的光彩来。
  “八年没见了,咳咳,果然变了,是‘阴阳锁魂瞳’,看来黑瞎子的批命没有错,
  我陈家或许还有得救啊。”
  他突然剧烈的咳嗽了起来,我忙起身帮他拍后背。
  爷爷说过,我天生重瞳,一只眼睛中有两个瞳孔,上下相连,就像是一
  个“8”字,但是一般人看不出来,历史上王莽、黄巢、项羽都有这种异相,我刚出世
  的时候曾请十里八乡最有名的黑瞎子批过命,他说我命格出奇,不是尘世中人,走阴
  阳,踏生门,生死不知,阴阳济合,最好不要和诡异的事情太过亲近,否则必惹灾祸。
  日期:2017-09-13 21:35:24
  黑瞎子的批命一向很准确,所说的事情十有八九都会应验,而且从不轻易给别人算
  命,那次还是因为爷爷的面子,他给我测完命后回去没多久就去世了。爷爷本身就是萨
  满弟子出身,常与灵异之事挂钩,我父亲很担忧我的安危,就由爷爷做决定送到外地读

  书,这样一去就是八年,这是八年中我第一次回到老家。
  “它来了,我陈家就注定不得安静,‘黄纸人,千里寻,换命契,一线牵’,咳
  咳,凭什么祖宗犯下的错误要让我们这些后辈们承担,我黄半仙就不信这个邪。嘿嘿,
  阴阳锁魂瞳,我陈氏一脉未必会输的那么惨。”

  爷爷突然惨笑起来,从他的嘴角溢出来一条鲜红的血迹,染红了胸口一大片,他哆
  哆嗦嗦的从怀里掏出来一张折叠的黄色纸张,手上的鲜血将那折纸染上了一条凄厉的红
  色。
  我看着爷爷手中展开的那张黄色的纸,一股冷意从尾椎骨爬满全身,身上的汗毛都
  竖起来了。
  那是一张呆板的黄色纸人。
  我一共收到过六张黄纸人,有五个是家里发生怪事当天,另外一个被楼上小媳妇儿

  捡走,他是第7个,而现在爷爷收到了第八张黄纸人,也就是说他是第八个被换命的
  人?
  日期:2017-09-14 12:48:04
  第2章
  爷爷突然间像是回光返照一般,把所有人都招进来了,他挣扎着要起来,众人不敢
  违逆他,就被他带到了祖宗祠堂那里,在祠堂后间,一口巨大的黑色棺材停在那里。
  爷爷已经八十三岁了,算得上是喜丧,农村人有先给自己准备棺材的习俗,而爷爷

  却似乎早就知道自己会死,所以早早就准备了棺材,在这祠堂后面一放就是三年。
  老爷子站在杉木板材的棺材前,被人搀扶着,粗糙的大手抚摸着那棺材,就像是在
  抚摸着自己的情人一般。然后他从怀里掏出一把银色的小刀,在干枯的中指上划出一个
  小口子,用鲜血在大黑色棺材上画了个奇怪的图案。
  那把银色小刀我认识,是爷爷为缘主办事时候所用的法器,而这时候我才发现,在
  那暗色的棺材上有着不少相同的红色刻痕,就像是某种恐怖的血咒一般,我的心里多出
  了一丝不安。
  然后他就让人把棺材打开,几个叔叔伯伯们一起合力,抬开来沉重的棺材板,所有
  人都呆住了。
  日期:2017-09-14 12:52:57
  就在那黑漆漆的棺材内,一只老得像是快要死的黄鼠狼正趴在那里,一双黑漆漆的
  眼珠子看着老爷子,神情似乎都带着悲伤。
  “老伙计,你也要随我去了吗?黄泉路上也好有个伴啊。”
  爷爷开口,声音嘶哑。

  那棺材内的老黄(shu)狼实在是太老了,驼着背,爪子和牙齿早已经失去了锋
  利,连皮毛都变得苍白,它看着爷爷,像是听懂了他的话,发出了‘吱吱’的叫声。
  “这是我孙子,天生的阴阳锁魂瞳,看来,我们黄、陈两家的命就落到他的身上
  了。”
  爷爷把我推了过来。
  那老黄(简称了)看着我,就像是上下打量了我一下,发出了‘吱’的一声。
  “你同意了,也好,就死马当活马医吧,它来了,我们黄、陈两家的灾劫也来了。”
  爷爷叹息了一声,那老黄又再次叫了一声,它的声音一点也不清脆,和爷爷一样苍老。
  日期:2017-09-14 13:59:52

  黑暗中突然窸窸窣窣的一阵动静,不知道从哪里钻出来上百只黄鼠狼,将我们团团
  围住,我的那些叔叔婶婶们发出一阵惊呼,我也吓呆了,我从来不知道在家里的祖宗祠
  堂内有这么多的老黄,这简直进了黄皮子窝了。
  我感觉那些老黄都在看着我,然后那棺材里的老黄皮子再次发出一声叫唤,棺材内
  出现了指甲挠门的声音,我们就看到一只银白色的美丽生灵轻快的跳到了棺材顶上,那
  东西只有常人拇指大小,浑身银色毛发,漂亮的无以复加,但谁都能够看出,那就是一
  个黄鼠狼,东北叫黄皮子、黄大仙。
  一只银色的黄鼠狼。
  “小宝,伸出手。”

  爷爷沉声开口,我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看棺材上的那个银白色黄皮子,最终还是伸
  出了手。
  “给我拿一杯茶来。”
  爷爷表情变得郑重了起来,躬身开口道。
  “有请,祖师爷。”
  那只银色精灵歪着眼睛看了我一下,然后在最老的那只黄皮子的催促下,任由爷爷
  取了一滴血,那血滴入水即化,爷爷又用小刀划破我的中指,取出一滴心头血同样放在

  茶杯里,又取了我一缕头发烧成灰烬,搅拌在水里。
  他从怀中拿出一张画着奇怪符文的同心符,同样烧成灰烬,拌在水里,让我喝下
  去。
  日期:2017-09-14 14:42:44
  看着爷爷的表情,我一咬牙,咕嘟咕嘟的仰头将那不干不净的茶水喝个干净,然后我
  只觉得大脑浑浑噩噩,四周传来父亲和叔叔伯伯的焦急声音,我的耳边传来了爷爷剧烈
  喘气的低沉声音。

  “爷爷以后不能再陪你了,去老屋,以德服人匾额后面有东西留给你。”
  随后我就发了一场大烧,一连烧了三天,最高的时候三十九度八,那个时候已经吃
  药打针全部无效了,第三天却突然恢复了正常的体温,我当即起了身,去了老屋,取下
  了‘以德服人’匾额后的东西。
  那是一个破旧的黄铜铃铛,一封信以及一本泛黄的厚厚的笔记,开篇只有8个字,
  萨满弟子,黄仙之术。
  尾款字为‘黄老狼’。
  ……
  爷爷最终还是死了,就在我昏迷的当天,和那个老黄皮子一起死的。
  遵从了他的遗愿,就在当天,他和那个老黄皮子一起入棺,葬在了一起,就在已经
  去世二十年的奶奶棺材的旁边,不管生前如何,死后终究只是一块土丘。
  爷爷死的那日我还在发烧浑浑噩噩中,三天之后才清醒过来,我听说在爷爷和那老
  黄皮子下葬的当天,满山遍野的跑满了黄皮子,就连十里八乡的村里的最凶悍的狗都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