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678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院里的人一看也快中午了,那些接孩子的、做饭的就开始散去了,毕竟,就是在这里站到天黑,钱也是兑付不了。老百姓再次显示出了温顺的一面,那是一种在强大政策面前,束手无措般的温顺,是逆来顺受般的温顺,尽管有人高呼“我们下午继续来这里闹”,但是,大部分人还是散去了,那个焦大爷,早就被家人送进了医院……
  林岩暂时松了一口气。

  南城的基金会情况也是如此,基金会门前聚集了好多人,南城区办公楼的院里,也是挤满了讨要存款的人们。和北城的形势一样,老百姓非常清楚,再怎么闹,基金会的钱是一时半会支不出来的,没办法,只好回家等待。
  基金会是涉及到千家万户的大事,一时之间是解决不了的,最初几天,彭长宜几乎放下了手里的本职工作,天天在为这事奔忙。
  张怀再次表现出了人老奸猾的一面,有事两头推,一是往上推,一是往下压,弄得钟鸣义直冲张怀吼,“我说你们俩能不能分担点,别屁大点事都征求我的意见,该做主就做主。”
  张怀私下对彭长宜说:“这哪是咱们能做主的事,咱们做主还老百姓的钱,还得了吗?他们都从基金会得了好处,出了问题了,却让你我来替他抹和。”

  每当这个时候,彭长宜就不好说什么的,他反正坚定了自己的方向,说道:“我不管,我只听您的,您说让我怎么办就怎么办。”
  张怀白了他一眼,说道:“我什么都做不了主,就应该谁拉的屎让谁擦,告诉你长宜,你别听我的,还是直接去听钟鸣义的吧,过两天我请病假。”
  彭长宜笑了,说道:“您可千万别,您请了病假我怎么办?”
  张怀看着彭长宜说道:“没有我,你也知道怎么办,对于你的能力我还是十分清楚的,我不是扔你,我是生有些人的气,平时自己的手没少往基金会里伸,遇到事了,却把咱们推到前头,你说有这么干的吗?”
  彭长宜笑了,说道:“这很正常,谁让咱们是伙计,伙计就得听领导的话。”
  张怀说道:“别看出来,你这个人还是挺讲政治的?”

  彭长宜说:“事,总是要有人去干的,您明天请病假,能请到什么时候,我看基金会的问题不是一两天就能解决掉的,您回来还得接着干,您是主管财务的领导,您这个差事没人替,如果我要是请病假兴许有人替我,我看您不行,所以啊,您还是消消气,凑合着干吧,您就动动嘴就行,凡是跑腿受累的事,您吩咐一声,我去,还不行吗?”
  彭长宜一席话,说得张怀心服口服,他笑着说道:“小彭啊,还别说,你说得的确是那么回事,冲你这话,我也不请病假了,行,有你配合,没有问题。”
  随着清偿组的逐步深入调查核算,亢州两个基金会的情况逐步浮出水面。尽管还没有最后做出结论,但是从已经暴露出的问题来看,还是足以让人们震惊的。
  用一团乱麻形容基金会的账目是再恰当不过的了,不说别的,就从不断发出的通报中来看,几乎所有贷到款的单位和个人,没有一笔到期主动归还贷款的,成立最初还有结算利息的,后来几乎没有什么利息结算的账目显示。在基金会的不良贷款中,政府借款和政府担保的乡镇企业借款占大部分;政府普九及农民提留款负担也有相当一部分比例,还有一大部分个体、私人企业、以及党政部门兴办的企业贷款,真正纯农户贷款的比例很小很小。

  北城基金会的情况更糟糕,呆账坏账比高的惊人,早就资不抵债了,全靠着政府的信用才不断有人存款进来,这才维持了基金会最基本的生存,只要没有存款或者发生挤兑现象,基金会的问题马上就会显现出来。在清理整顿的大政策之下,基金会窘境立显,根本无力支付存款,必须要靠政府的输血才能还清老百姓的钱,按照北城去年财政收入的情况看,就是一分不花,十年都填不满基金会这个大窟窿。

  钟鸣义时刻在关注着基金会清理整顿工作的进展情况,他在会上说道:“我们要拿出专项资金,专门解决基金会的问题,从基金会的情况来看,属于资产质量不良的,只要我们将质量差的资产剥离出来,然后由政府注入资金并入信用社,就可以彻底解决问题。在积极争取上级部门资金的同时,按以前的部署不变,大家各司其职,共同应对当前的难题。”
  没有人说话,这已经成为这段时间以来人们的共识,他说什么就是什么,没有反驳,因为人们已经习惯了钟鸣义的一言堂。
  江帆说道:“我看还是先追款吧,加大追款力度,不行公检法司一起上。”
  钟鸣义这次没有反驳江帆,他也觉得江帆说得有道理,有些后悔刚才自己说的话了,这不是容易给别人造成口实吗?
  他挥起拳头说道:“江市长说得对,我们就是要办几个不给钱的企业,加大追款力度,该抄家就抄家,该判刑就判刑,跑了和尚跑不了庙,不够判刑的就办学习班,让他们筹款,不行的话就先往拘留所送一批!”

  说道这里,钟鸣义使劲的拍了一下桌子。
  于是,钟鸣义一声令下,在第一轮催款不见效后,第二轮催款就直接把这些人起诉到了法庭,多管齐下,很快就收到了效果。法院执行庭加大了执行力度,拍卖房子拍卖地,甚至拍卖厂房和设备,一时间,整个亢州鸡鸣狗跳,乌烟瘴气。
  随着追讨工作的深入进行,基金会的一些管理问题也暴露无遗,那些收了回扣的,私自挪用公款打白条的,也都一一被处理。
  比如北城基金会那个副主任,出了车祸却从基金会拿钱赔偿,并且是白条顶账,当工作组把他“请”来让他说明这笔钱的用处时,他直言不讳说是自己借的。工作组的人问他借钱为什么不还时,他理直气壮地说:“我这还是清白的呢,好歹基金会的账上还有我的亲笔借条,还有好多钱都没影儿,那又怎么说?”
  当时正赶上彭长宜在场,他厉声说道:“是谁的问题我们就追究谁,你的问题就是你的问题,和别人没有关系,如果你有确凿的证据,可以向上反映,但是这似乎不能和你的问题相抵消。”
  日期:2017-04-27 06: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