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677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人们从各个地方涌来,把北城大院挤得水泄不通。不知是谁高呼一声:“任小亮你出来,东方公司坑了我们,基金会又吸干了我们最后一点血汗钱,还让人活不?还是***的天下不?”
  他的话立刻得到了许多人的响应。不知是谁说了一句:“任小亮自己恐怕都要进班房了,他给不了你解释了!”
  于是,人们七嘴八舌开来。那个带头闯进区政府大院的小伙子说:“前几天张市长刚刚做了讲话,再三保证基金会是政府的,不会倒闭的,怎么过了十几天就变了,基金会就被封了呢?现在这政府还让人信不让人信?”
  他的疑虑,也是大家想不通的,人们挤在大院里,议论纷纷,一片嘈杂声。
  此时的林岩可是焦头烂额,任小亮被贾东方走私案专案组传去问话,到现在都没有回来,贾东方公司被查封,老百姓哄抢,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件事还没抹和平,另一件事又发生了,就在这个节骨眼上,又开始清理整顿基金会,对于基金会,他什么情况都不掌握,任小亮根本就不让他过问基金会的事。

  昨天接到江帆的电话后,考虑到第二天群众控制不住激烈的情绪,有可能出现群体事件,林岩一夜都没睡,连夜召开丨党丨委会等有关各个会议,在区财务科和司法科以及两个办公室的配合下,将基金会的账目按照市里的规定,转移到了指定地点,封存后等待市里来人再进行清算。
  大院里,人们越聚越多,机关大会议室里,正在召开着全体机关干部会议。张怀和彭长宜到会。会上,传达了上级清理整顿基金会的有关各个文件,布置了专项工作,在上次基础上,组织了两个有司法、派出所、法庭参与的清欠小组,从今天下午开展工作。稳定,是第一大事,林岩强调,每个机关干部,都责任和义务向群众做解释工作,要向群众讲明这是国务院的决定,不是地方政府的决定,另外保证不让老百姓的钱打水漂。

  会议结束后,张怀和彭长宜从后门走了,他们俩要赶往南城,那里也有这样一个会议等着他们。彭长宜坐进车里,把林岩叫了过来,说道:“林主任,你的担子很重,但硬扛也得扛,你们全体成员应该亮个相,表个态,把咱们刚才的决议跟大伙讲明,防止出现群体事件,再有,他们也有知情权。”
  林岩点点头,说:“我也是这么想的。一会我们就跟群众对话。”
  送走了市领导,林岩重新把全体丨党丨委成员叫进丨党丨委会议室,说道:“我来北城时间短,而且基层工作经验不足,任书记不在家,市委让我主持这段的工作,说真的,赶上这么大的事,我心里的确没底,不过有你们的辅佐我有信心度过眼前的危机。省地市三级政府都有文件精神,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老百姓受损失,这一点非常明确,今天下午,刘书记和田主任带领的清欠小组要正式开始工作,说实在的,我心里的确没底,但是有一点我有信心,欠账还钱,天经地义!我们的工作是正义之举,我们有司法部门的配合,要善于运用法律武器解决问题。刚才市领导们也都说了,在这次清理整顿基金会当中,发现什么问题,解决什么问题,发现贪污腐败挪用公款的问题,是谁处理谁,绝不姑息!现在,大院里,站着那么多手拿存单儿没有地方支付的老百姓,他们的钱,完全是平时省吃俭用积攒下来的钱,是养老的钱,防病的钱!是他们的活命钱,外面,很可能有我们的亲人,我们要为这些人去工作,去把他们的钱追讨回来。现在,我提议,全体班子成员,都跟我出去,去向他们说明情况,表明我们的态度,我们可能会挨骂,也可能会遭到群众的石块,但是我们必须去!如果有谁不去也可以,我将视为自动解除领导职务,然后上报市委市政府。”

  他有些激动地看着大家,又说道:“没有谁打退堂鼓,好,那我们出去。”
  于是,林岩带领丨党丨委全体成员,来到二楼的阳台,阳台位置不大,十几名领导班子成员站在这里很挤,但是没有人离开,因为他们知道,如果有人离开,将视为自动辞职。
  院里的老百姓一见他们以这样一个领导集体的形式出现在他们的面前,都慢慢的安静下来,等待着他们表态。
  林岩说道:“乡亲们,我是北城区政府林岩,清理整顿基金会是国务院、省委省政府的决定,作为地方政府,只有贯彻执行的份儿,没有改变的权力,请大家放心,你们手里的存单不会变成废纸,大家都看见了吧,我们这十多个人,是班子全体成员,我们集体跟大家保证,清偿组将基金会的账目清查完后,就会逐步开始兑付,请你们相信我,相信我们这十多个人,相信政府。”
  那个小伙子又说:“我们就是相信了政府,前几天才没有把钱取出来,今天等着用钱了,却取不出来了,你让我们大家怎么相信你们?”
  “就是,东方公司该我们的钱还没有说法,现在又摊上了这事,我们活不下去了……”说话的人哭了起来。

  林岩说:“东方公司的问题一定会解决的,基金会的问题也会解决的,但是要容功夫,要给司法部门和政府部门解决问题的时间,大家放宽心,我林岩代表北城丨党丨委政府向大家表态,这两个问题一定要解决,你们存进基金会的钱一定会兑付,请你们放心!现在,快中午了,请大家散去吧。”
  不知有谁说了一句“我们再也不相信你们了,我们去市委找钟鸣义去,前两天他还许偌说基金会不会倒闭,现在怎么倒闭了?”
  林岩一听急了,他说:“我告诉你们,你们找他也没用,到头来解决问题还得是我们这些人,你们手里的纸条还得由我们这些人把它变为钱,请你们相信我们,相信我林岩。”
  “凭什么相信你,过两天你到别处当官去了,我们还追着赶着跟你要钱去吗?”
  林岩笑了,他说:“我到别处当官也有可能,因为我不能左右我的工作岗位,说不定组织明天就会把我调走,但是你们知道,谁来了也要解决这件事情,这是大事,是你们的大事,也是当官的大事,当官的要是解决不好这件事,他是不会在这里把官当下去的,你们完全能把他轰走。”
  林岩看人群没有松动的迹象,就继续说道:“好了,请给我们时间,不瞒你们说,接到指示后,我们一夜都没有合眼,一直在开会研究这个问题,解决不好这个问题,我们就会集体被免职的,我的压力比你们还大呀,现在,我情愿是你们中间拿着纸条的那个人,也不愿是此时的区主任,我这样说你们理解了吧?”
  刘忠说道:“大家散去吧,我们下午就开始清欠贷款了,你们中间有谁的亲属该基金会的钱,就回去做做他的工作,让他赶紧筹款,把钱还上,你们这样围在政府院里,我们也没法正常开展工作,影响车辆进入,好了,大家散去吧,散去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