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671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市长,您在干嘛?”丁一半天听不到他说话,就奇怪地问了一句。
  江帆不假思索地说道:“想你。”
  听了江帆的话丁一愣住了,她没想到他上来就是这句话,而且没有任何铺垫和感情酝酿的过程,这次轮到丁一沉默了。
  这句大实话说出后,江帆自己也愣住了,他往上坐了坐,擦了擦刚才急出的汗,靠在床头上,尽可能让自己靠舒服,说道:“真的,的确是正在想你。我做了一个梦,梦见你打电话来了,但是我怎么也够不到电话,我往前伸一次胳膊,电话似乎往前移动一步,伸一次,它移一次,总是够不着,电话还一个劲的响,我着急了,就用力扑向电话,却不知从什么地方掉了下来,一下子就惊醒了,现在心还扑通扑通的跳,正在这时,果真有电话响了,又果真是你……”

  丁一听了他的梦,愁肠百转不是滋味,她的眼睛潮湿了,嘴唇微微颤抖,一时说不出话。
  “小鹿,你在听吗?”江帆嗓音有些低哑。
  她擦了一下自己的眼睛,长出了一口气,轻声说道:“嗯,是的。”
  江帆也长出了一口气,一时不知说什么好,就这样默默地倾听着电话那边她的气息声。

  两人都沉默了,还是江帆最后打破了沉默,他说道:“你怎么知道我没上班,在睡觉?”
  “呵呵。”丁一揉了揉鼻子,说道:“是科长告诉我的,他说让我下班后记着给你打个电话,说好像你身体不大好,回来休息了。我说现在就打,他说现在不行,估计你正在熟睡,就下班的时候打吧。就这样,我就打了。”
  江帆闭上了眼睛,赶紧心里弥漫起一股暖意,他点点头,说:“嗯,这么说现在是不是到了下班时间了?你在办公室吗?”江帆从枕边摸出手表,果然到了下午下班的时间了。
  “嗯,是的,就我一人。你是不是又感冒了?”
  “没有,就是突然感觉很累,脑袋不清醒,困,实在无法坚持了,就逃岗回来睡觉了。”
  “太好了,值得表扬,以后你多逃几次,我不怪罪你,嘻嘻。”
  “只要你给我交一百元罚款,我就逃。”
  “哈哈。”丁一笑了,说道:“真的?没问题,我这工资够你天天逃的了。”

  “哈哈,要是那样的话,你挣多少钱都得赔光了,就如同买了一支只赔不赚的垃圾股票。”
  “哈哈,那样就好了,保证这支股票是我的。”丁一这话说出后,又觉得有些不合适,赶紧补充一句,说道:“稀缺的垃圾股。”
  江帆的心一动,忽然不说话了,他的眼睛也开始有点潮湿,半天才低沉着嗓音说:“我真幸福。”
  “我也是。”
  江帆笑了,说道:“你被套牢了还幸福?”
  “嗯,幸福。”
  江帆一阵激动,他几乎要脱口而出说“小鹿,我爱你”,但眼下这句话就是诱骗儿童的糖果,他有些自惭形秽,急忙改口说道:“你这样说我感到很欣慰,真的……”
  “嗯,我懂。”
  “你一会干嘛?”
  “晚上要赶写脚本,就是党政部门大办实体经济的专题片。”

  江帆知道这事,锦安要召开有关党政部门大办实体经济汇报会,四个试点县市都要汇报。钟鸣义向来重视宣传,他特地指示广电局,要拿出一个专题片,以期能在汇报中给上级领导留下深刻印象。这项工作就安排给了广电局,没想到落到了丁一的头上。江帆想了想说:“那你就去忙大事吧,我们有时间再聊。”
  听了他这么说,丁一也只能说:“行,那我挂了。”
  江帆说:“挂吧。记着晚上吃点宵夜。”
  江帆不舍地挂了电话,其实他很想跟她见面,但是想到最近袁小姶在亢州活动比较频繁,况且她已经注意到了丁一,为了保护她,也要少见面,尽管袁小姶从来都没有来过自己住的宾馆,但是不得不防,因为自己住在这里不是什么太大的机密,对于她,只要用点心就能打听出来自己在哪儿住,还是少给她制造证据为好,只是,他们彼此都要忍受相思的折磨。
  挂了江帆的电话,丁一却写不下去,温庆轩今天就过问过脚本的事,但是她没有思路,想到这里,她给彭长宜打了一个电话,哪知彭长宜接通后第一句话就说:“跟市长联系着吗?”

  丁一笑了,说道:“刚挂了电话,他说正好睡醒。”
  “啊,醒了?他接下来干嘛?”
  “呵呵,我没问。”
  其实江帆走后,彭长宜对江帆是有些担心的,几次想问问江帆的身体情况,但又恐打扰了他休息,眼看快到了下班时间,市长这样走了,他们总得问问市长情况吧,何况彭长宜就真心惦记他,于是,他就想到了丁一,让丁一去问候,总比自己要强多了,即便吵到了江帆,他也不会怨丁一的,所以就给丁一打电话,嘱咐她在六点后给市长打电话。没有谁比恋人的关心更能打动人心的了,丁一接到“任务”后,不停地看着表,好不容易盼到了六点半,就像彭长宜说得那样,这个时候给他打电话应该睡得差不多了。果然,江帆已经醒了。

  彭长宜问:“市长没事吧?”
  丁一想了想说:“应该没有,除去有些疲倦外。”
  彭长宜说:“好,我马上给他打个电话问问。”说着就要挂电话,丁一急忙说道:
  “我还有事。”
  彭长宜一愣,就说:“什么事?”
  “局里把实体经济的专题片的脚本让给我写,我没什么思路,您也知道,这事硬憋是憋不出来的,有时间跟我座谈一下呗?”
  “哦,行。”
  “什么时候?”
  “你着急吗?”
  “比较着急。”

  “好,近期我安排,给你电话。”
  “行,一言为定。”
  两天后,彭长宜给丁一打电话,丁一没在单位,他又呼了丁一,当时丁一正在乡下采访,她不能跟彭长宜联系,等回到单位后,才知道彭长宜已经没有时间了,座谈只好再次往后拖。终于又过了一个两天,彭长宜给丁一打电话,说这会自己有时间,问她去哪儿座谈,丁一想了想说:“我听领导的,哪儿都行。”
  彭长宜笑了笑,说道:“这样,我让老顾去接你,先到我这里来,来了后再说。”
  丁一就说“好”,很快,老顾的车就到了,丁一给温庆轩打电话,想跟他说声,结果办公室没人接,她就放下电话出来了,正好老顾的车也停在了院里。
  到了彭长宜的办公室,他却没在,秘书温阳过来,给她倒了一杯纯水后说彭市长去江市长办公室了,让她等会儿。丁一就坐了下来,过了一会,彭长宜桌上的电话响了,丁一没有给他接,一会,彭长宜就过来了,说道:“怎么不接电话?”
  丁一看着他说:“领导的电话哪能随便接。”
  彭长宜笑了,说道:“是我在江市长屋里打的,让你过去。”
  丁一听了就要站起来,彭长宜又说道:“别去了,我出来的时候正好去了人。我让温阳把小会议室开开,在这里太不踏实了。”
  等丁一跟彭长宜来到政府的小会议室时,彭长宜接了一个电话出去了,一会,他和江帆一起进来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