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174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在老九的嘴里,小朱是一个不得志的画家,李皮庆是为生计奔波的颓废男人,他们两人远离大草原,只为到美丽的大海完成自己的梦想,没想到却误入贼船,被船长迫害,李皮庆奋起逃离苦海,而我们现在需要做的是想办法去救还困在地狱里的小朱。
  老九的表情跟语气像极了传销组织讲课的老师,时而眉头紧锁,时而如释重负,何北邯单式的英语在他嘴里如出谷的黄莺般娓娓动听。
  瑞加娜的表情则由一开始的好奇慢慢的变为惊恐,当听到渔船船长的罪行时转而非常愤怒。
  除了我,其他人都腆着脸,像看傻逼一样的看着老九跟瑞加娜,想着这俩人是不是脑子有病,在这么危及的时刻怎么还演上话剧了。
  瑞加娜听到最后的时候怒火完全被点燃了,胸前两个大皮球也好像被气的大了一些,不停的上下起伏着,她平复了一下心情,把老九说的一切告诉了酋长。
  大厨跟李皮庆已经崩溃了,你们在搞什么啊,英语说完说土语,能不能考虑一下我们的感受?!
  除了杀鱼别的都没杀过的酋长对这件事更多的还是害怕,一点都没有插鸡毛甩长矛的霸气,我看了一眼老九,他似乎也对酋长的态度有些失望。
  好在酋长还是有正义感的,他对瑞加娜说,不管我们需要什么,他都会尽一切可能的帮助我们。
  得到这个答复,我跟老九才略微有点安心,有这帮子土人帮助,我们最起码在数量上还是占据优势的。
  “嫩妈老李,船上人对船长是什么态度?”老九忽然看向李皮庆。
  “水头,船上人都是来干活的,除了大副跟机舱的一个大管轮,其他人都被船长打怕了,但是我能看出来,心里头都对船长不满,但是大家好像都有什么把柄在船长手里,谁也不敢说什么。”李皮庆有些无奈的说道。
  “嫩妈,船长大副二鬼,他们有三个主力人员。”老九嘴里默默念叨着,似乎在分析双方的战斗力。
  “唉!”老九看了一眼四处寻觅黄金的废物大厨,还有躺在草垛上虚弱的李皮庆,深深的叹了口气,我方人员基本上都是老弱病残的,怎么跟渔船那帮子地狱恶魔斗呀!
  “九哥,怎么办呀,渔船上20多口子人呢,我们几个根本就不是对手呀!”我把老九心里顾虑说了出来。
  “嫩妈老二,那些渔民跟水手你放心就好了,他们巴不得我们把船长干死呢,你忘了上次我在渔船上我打那个老东西了,别人都是站着看着,他们心里压抑的太久了,就是缺一个揭竿而起的人,我现在担心的是大副跟二鬼,他俩应该是船长的亲戚,嫩妈二鬼我们没见过,大副那个小子应该有几下子。”老九点了支烟,缓缓的对我说道。
  对方三个主力军,随便拿出一个来基本上都是完爆我跟大厨,李皮庆胆子估计比大厨都小,也就是说我们三个加起来都不一定能打过大副,老九跟船长单挑基本上占不到上风,瑞加娜去了只有被**的份,我们只有把希望寄托在酋长身上了。
  “哎呀呀,你们该不会是想着要去渔船上吧?这不是去找死吗?”大厨总算是明白了刚才一帮子人说的是什么了,他也才想到自己是被金子诱惑到这里送死来了。

  “瑞加娜,告诉酋长,我们需要他们提供几个人。”老九没空搭理大厨,此时他也知道我们只有从酋长这里得到帮助了。
  然后我们悲催的知道这个部落了一共19个人,其中4个中年妇女是酋长的妻子,还有一个酋长的老妹儿,9个酋长未成年的孩子,两个老太太是上任酋长的二三老婆,还好酋长有两个弟弟才让我暗暗有些欣慰,我默算了一下我们还是有胜算的,我方杂七杂八的加起来也有6个人了,基本上在人数上是两倍于对方了。
  直到见到酋长两个弟弟,我才又重新的悲伤起来,瘦的皮包骨头的,一看就是长时间的营养不良,这哪里是骁勇善战的土著大军啊,这战斗力估计都没有大厨的一半,我看了一眼老九,他也是一脸的土灰色。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呀!老九知道时间不等人,耽误一天可能2872轮就不在这里抛锚了,老九部署了两套方案,一套强攻,一套智取。
  首先是强攻方案,熟悉渔船结构的李皮庆告诉我们,船长大副以及大管轮房间恰好在同一层甲板上,也就是说我们不管先攻谁,另外都会在第一时间过来援助。
  老九沉思了一会,做出如下部署:所有人分乘两条小船在渔船船尾登陆,借着渔船的避碰球爬上去,李皮庆在最短的时间内将所有人引到船长那层,并指明三人的房间,酋长的两个弟弟负责对付大副,船长当然属于老九,我跟李皮庆要生擒大管,当然不能少了大厨,万一惊动了船上的其他人,还得靠他的周山话翻译呢。
  “哎呀呀,我不去。”大厨听完强攻部署后第一个反对。
  “nine,我跟你们一起去,你们需要我为你们翻译。”瑞加娜站了出来,大厨在我心中的地位已经微乎其微了。

  “你不能去,那里太危险了。”老九柔情似水的说道。
  “可是,你们跟他两个怎么交流呀?”瑞加娜指了一下像竹竿一般矗立着的两个土人。
  老九的智慧果然不是盖的,让瑞加娜教了他几句简单的所罗门土话:我操!打他,快跑。
  “哎呀呀,不管怎么样,我都不去。”大厨甩甩胳膊,倔强的像只猴子。
  “嫩妈老刘,你别瞎搀和了,我本来也不把你当第一梯队的,你只是一个辅助的,你只负责给别人翻译。”老九无情的说道。
  “哎呀呀,我不去,你们最起码一人发一个,要么俩人打一个,我这边翻译,一个人面对着好几十个,万一他们把我打了咋办?”大厨的头耷拉着,像条**障碍的生*器。

  “九哥,我也觉着这个事情说不好,万一他们反抗怎么办?那可是20多人啊,咱们打不过的。”我想了一下后说道。
  “嫩妈,那只有第二套方案了,智取。”老九看着我们这群扶不上墙的烂泥,无奈的说道。
  智取方案还是我们分两个小艇划到渔船上,从避碰球爬上去,按照李皮庆的说法,渔船上淡水有限,除了船长别人都是一月才能一洗,而船长貌似有洁癖,每天晚上10点睡觉都会洗澡,我们6个人只需要晚上9点左右登上渔船,然后潜伏在澡堂里面,在船长进入的一瞬间,把他爆掉,然后利用船长要挟大副跟大管轮,把小朱救出来。
  “哎呀呀,这个方案听起来不错,但是我们回来后我要换金子。”大厨把自己最实际的问题又说了出来。
  老九为了安抚大厨同时满足一下自己寻宝的好奇心,又通过瑞加娜咨询了一下金子的问题,酋长很热情的告诉我们,他们现在的仓库里全是华夏人的手套肥皂等生活用品,金子早就被换光了。
  “嫩妈老刘,我跟这个土人的头头商量好了,等咱回来给你弄个金疙瘩。”老九欺负大厨不懂英语。
  “哎呀呀,那咱赶紧去吧,我早看那个渔船上的船长不顺眼了,早就该揍他一顿了!”大厨听到金疙瘩,整个人兴奋的都要飞起来了。
  “九哥,那我们接到小朱之后再怎么办?”我忽然想到了这个问题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