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655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4-16 22:04:42
  (正文)
  相对而言,日军千方百计欲保全的莫过于“赤城”号了,这艘第一航空舰队的旗舰可以说是日本海军航空兵的象征。虽然仅仅中了一颗丨炸丨弹,但随后产生的一系列诱爆彻底毁掉了这艘航母。南云和草鹿离开后不久,11时30分,舰长青木大佐就下令所有伤员和航空兵撤离。5分钟后,机库中的鱼雷和丨炸丨弹舱发生剧烈爆炸,导致火势更加猛烈。青木及参谋们之前被大火逼出舰桥已经退到了飞行甲板前部,此时又不得不转移到前锚机甲板。

  12时03分,“赤城”号突然向右舷转动,这一莫名其妙的转圈救了藤田的命。浮在水面许久的藤田发现有一根巨大的烟柱在逐渐接近,最后变成了一艘航空母舰,他认出那正是“赤城”号。当起火的航母离他大约2公里时,藤田开始奋力朝它和护航的驱逐舰游去。“野分”号上的一挺25毫米口径机枪瞄准了他,藤田立即打手势示意是自己人。“野分”号副舰长青木广一少佐和领航主任金井敏郎大尉都是他“海兵”的同学,认出了在水面上挣扎的藤田并将他拉上了驱逐舰。藤田换上今井拿来的干净军服后吃了点东西,体力严重透支使他坐在甲板上就睡着了。

  13时38分,绝望的青木下令将天皇御相转移到“野分”号上。毫无疑问,它依然紧贴在某一位不知名军官的胸膛上。13时45分,青木向山本和南云报告“赤城”号火势依然很猛。15时45分,机库里再次发生了一次诱爆,前机库隔板被彻底炸穿,熊熊大火开始朝前段和中段甲板蔓延。到19时15分,一切希望都成了泡影。轮机长丹保中佐冒着烟雾和烈火冲上甲板向青木报告,“航母靠自身动力航行已无任何指望”。青木当即下令轮机舱内的人员统统撤出来,这一决定明显太晚了。派出的传令兵一去不返,轮机人员全被封死在下面。经请示南云批准后,青木下令幸存者撤离,所有人员在两小时内撤离完毕。包括青木在内的约500人挤上了“岚”号,另有200人上了“野分”号。

  青木从驱逐舰上致电南云,请求批准将“赤城”号击沉。“大和”号上的山本和宇垣截听到这份电报后异常震惊。主力舰队正在快速东进寻敌夜战,此时放弃“赤城”号为时尚早。22点25分山本电令南云,“暂缓处置‘赤城’号”。这一命令隐含着对青木的不信任,于是他独自一人返回航母,回到尚未被大火波及的抛锚甲板,把自己绑在起锚绞盘上等死。
  夜色无情吞噬了太平洋,山本和宇垣在焦急中等待着近藤与敌接触的消息。直到午夜,前方再无新消息传来,日本人欲通过夜战挽回败局的希望越来越渺茫。23时30分,离日出只有4个小时了。宇垣推断说,“在黎明之前与敌人进行水面夜战没有太大前途”,并提出警告,“不要让参加夜战的部队走得太远,否则黎明之后局势更加难以控制”。
  一众参谋在海图上比划了一番之后揭示了另一事实:肯定将在黎明之后才能抵达中途岛执行炮击任务的栗田舰队,势必在第二天上午暴露在美军航空兵的打击之下。5日0时20分,山本下令致电栗田:取消炮击中途岛计划,以最快速度返航向主力舰队靠拢。司令部内乱作一团,无人想到要将这一命令传达给执行同样任务的“伊-168”号潜艇。
  渡边随即提出了一个新见解:让主力舰队的战列舰于5日在光天化日之下冲向中途岛,利用威力强大的舰炮对该岛实施轰击。渡边把计划提交给首席参谋,黑岛立即表示赞同。两人激动地把这一计划向山本和宇垣做了汇报。听完渡边的解释后,山本和颜悦色地告诉这位他最亲近的参谋:“你肯定在海军参谋学院学习过。综观海军历史,用海军舰艇攻击地面部队是极端愚蠢的。”渡边尴尬地低下了头:“是的,长官,我知道。”

  山本接着说:“你的作战计划违备了海军最基本的准则。现在进行这样的作战为时已晚。本次作战已接近尾声。在下棋时,过多的拼杀将导致满盘皆输,最后输得一干二净。”
  宇垣显然没有山本那么克制,他大声地训斥两人的主意简直是“老妇之见”:“这完全是个没有经过大脑的愚蠢计划。你们应该明白,用舰队的火炮去进攻陆地上的堡垒是多么荒唐。眼下敌人不仅舰载机实力依然雄厚,还有相当强大的陆基航空兵力,使用着岛上完好无损的机场。即使是威力强大的战列舰,也可能在发动有效炮击之前就被敌人的航空兵和潜艇部队击败。”
  可能以前老不得宠压抑惯了,终于逮住机会发言的宇垣一时间来了精神:“如果情况允许,等角田第二机动部队到达后,我们还能发动一次攻势。即便最终不能发动攻势只好认输的话,我们还没有输掉整个战争。虽然本次战斗损失了4艘航空母舰,但我们依然将有8艘。在今后的战斗中,我们还是大有希望的。”他接着以尖刻的语气告诉黑岛和渡边,“一盘棋败局已定,还一再逞强硬拼,只有毫无头脑的笨蛋才会作出这样的计划。”

  “大老婆”宇垣终于发威,一向颇受宠幸的黑岛和渡边被训得哑口无言,只好躲到一边反省去了。渡边明显觉得山本司令官认为局势已无可挽回,现在最明智的选择就是退却。他匆忙起草了一份关于中止战斗、安排会合地点的电文,在措词上居然避免了“撤退”一词。山本随即予以批准。5日2时55分,山本向参战各部下达了联合舰队第161号命令:
  一、撤销占领中途岛作战计划。
  二、主力部队负责集合近藤、南云部队(缺“飞龙”号及护航舰只),于6月7日上午在北纬33度、东经170度位置加油。
  三、潜艇警戒部队、“飞龙”号及护航舰只、“日进”号、“日新丸”号油轮也应驶向上述位置。
  四、登陆船队向西行驶,完全脱离中途岛美军陆基飞机的攻击范围。
  渡边的电文中并未提及对“赤城”号的处置。作战室里,山本召集参谋人员认真研究了这一问题。是同意青木的意见将之击沉,还是冒再打一仗的风险冲进作战区域把它拖走?对此黑岛据理力争说,如果将“赤城”号轻易放弃,美国人会把它“拖到旧金山去展览”。话到痛处的黑岛再次痛哭失声,哽咽着说:“我们怎么能用天皇陛下的鱼雷,来击沉天皇陛下的战舰啊?!”一众参谋个个泪流满面,连气都喘不上来。在这个无比漫长的夜晚,联合舰队精英参谋们的情绪已到了崩溃的边缘。

  对参谋长宇垣来说,“赤城”号的悲剧命运是他一生最大的遗憾,他也忍不住落下了眼泪。但最后他意识到,“感情归感情,理智是理智”,现在不应该再让其它军舰冒不必要的危险去护卫它,将之击沉总比落在敌人手中要好。宇垣不敢随便发言,但他相信山本司令官一定能作出理智的判断和决定。
  渡边认为,“司令官的心里肯定在哭,但他的眼里没有泪水”,现在只有他才能作出最后的决定。沉吟良久,山本终于开了腔,语调缓慢而沉重:“我曾经担任过‘赤城”号的舰长,但是现在,我必须下令将它击沉,对此我心中万分遗憾。下令让驱逐舰向‘赤城’号发射鱼雷。”
  讲求实际的宇垣明显赞成山本的作法,他后来在日记中如此写道:“决不能把感情与理智混为一谈。”但不是所有人都接受他的观点,不知道是谁—这人显然不敢直接面对山本—哪壶不开提哪壶地质问参谋长:“我们如何就此次失败向天皇陛下谢罪?!”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