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就是驯服或者被驯服》
第42节

作者: 结婚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林浅整个人都懵了,她自己都嫌弃死了自己,他竟然不嫌弃她,是真话吗?
  可是像他这样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男人,也没必要说假话吧。

  “又发呆?”
  林浅眨眨眼睛,无比认真地说:“顾城骁,你现在说得再好听,哄得我再开心,我也给不了你。”
  顾城骁哭笑不得,憋着笑委屈地说:“来日方长,我还不至于这么猴急。”
  来日方长,林浅怎么越听越觉得他意有所指呢?!
  虽然那种事的经历就那么一次,但是,林浅脑子里可是再清楚不过了,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么,她在寝室里跟室友们说的黄段子,足以配上“老司机”的称号。
  现在有了那么一次半梦半醒的经历,以她的性格,可能就直接吹上天了。

  她抬起腿就往他大腿上一放,眼泪未干,娇笑先扬,“那你要不要说说为什么刚才一回来就对我发火?”
  提到这,顾城骁脸上又起了怒意,三分宠七分责,“你还好意思问,丨警丨察都问到我这里来了,你怎么又打人?”
  林浅叹气道:“现在她人失踪了我也很担心,可是当时真的是她先挑事,我忍无可忍才打了她一个耳光。”
  “你都不知道她说话有多难听,说我是首富包养的小情儿,是汪洋的后妈,说我是小三勾引楚墨枫拆散了楚墨枫和南音,说我跟首富在学校车震有伤风化,我当时听到的比我现在跟你说的要难听一百倍,你说我气不气?我本来脾气就不好,她再给我到处喷粪,我不打她对得起自己吗?”
  “……”顾城骁竟然无语反驳。
  林浅继续絮絮说道:“当时边上都是人,张燕当众辱骂我,我打了她,她赖在地上不肯起来,旁边的人都跟着她一起骂我,骂我不要脸,骂我仗势欺人,最后还是楚墨枫出来帮我解了围。”
  “再后来就是你看到的事了,我解释你也不听,发脾气甩脸子生着气就走了。”
  “早上接到丨警丨察的电话让我去学校调查,很多跟张燕有接触的同学都被喊去调查了,我不是打了张燕么,张燕就是被我打了之后失联的,所以我成了最大嫌疑人。”
  “我被怀疑,那我得找人证自证清白不是,那天是你载我回家的,那我只好留下你电话了,丨警丨察问我你是我什么人我都没好意思说,班主任在旁边,还有一群八卦女也在,我哪敢说啊,丨警丨察就觉得我更加可疑了。”
  顾城骁忽然插话问道:“那你跟小枫到底有没有事?”
  “当然没有了。”
  “我谅你也不敢,那以前呢?”
  “以前也没有啊,我哪知道他怎么突然就对我改观了,他一直嫌弃得我不要不要的,他喜欢我,怪我喽?”
  有时候,她那贱兮兮的表情,顾城骁真的很讨厌,他伸手捏起了她的嘴巴,一下一下捏着把玩着,他恨恨地说:“不怪你,怪你的大姨妈。”

  “这是哪跟哪?你直接说你很想跟我大干一场得了,咱夫妻之间用不着这么含蓄。”
  “……能不能要点脸?你是女孩……”
  “错,”林浅突然掰开他的手,打断他的话,“我是女人!”
  “……”顾城骁白了她一眼,“女流氓还差不多,腿往哪儿放啊?”
  林浅不好意思地笑笑,毕竟跟他也不是很熟的,她悠悠地把腿挪下去,翻个身背对着他,“睡觉了,再不睡天都该亮了。”

  顾城骁恨得牙痒痒,好不容易压下去的那股火又在身体里乱蹿了,他压过去,咬住她的耳朵,恨恨地说:“我迟早被你折磨死。”
  林浅乐不可支,语带笑意地说:“啊?你是指滴蜡还是抽鞭?放心好了,我没那嗜好。”
  “……”
  “关灯了,睡觉了。”
  林浅把台灯一关,屋里瞬间变得黑暗,顾城骁安安耽耽地躺了三秒钟,又凑过来问:“大姨妈多久走?”
  他的声音很低很低,又很好听,似大提琴低沉的暗吟,幽幽地撩拨着她的耳膜,她一笑,故意说:“你猜?”

  又是你猜,顾城骁想掐死她!
  夜深了,林浅背靠着男人的臂膀安然入睡,踏踏实实地睡熟了。
  顾城骁也闭着眼睛,原来把话说开是这么的轻松,以后他不需要回避那件事,以后,他跟小丫头就是真正的夫妻。
  不过,至于为什么这件事会阴错阳差地落到他头上,为什么这么巧小丫头会被送进他的房间,他一定会追查个水落石出。
  第48章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翌日清晨,太阳升起来之后雾气渐渐散去,阳光明媚,秋高气爽。
  温暖的阳光斜斜地照进房间,调皮地撩着睡在床上的美人儿的睫毛。
  林浅就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醒来的,房间里除了满室的阳光,还有清幽的桂花香,以及床头柜上那一杯冒着热气的白开水。
  热气在阳光的照拂下显得格外缥缈,妖娆着上升,林浅不用猜也能想到是谁给她准备的。

  不管两人是怎么相遇的,也不管两人是怎么成为夫妻的,可顾城骁对她真是好到没话说。
  其实林浅自小就是一个敏感的小孩,可以从大妈的一个眼神中看出大妈的不痛快。
  她缺乏爱,缺乏自信,缺乏家庭的温暖,她从来没想过谈恋爱结婚这种事,更没有想过她也会有自己的家庭。
  顾城骁就像天神一样突然降临到她的身边,给了她一个家,给了她无限关怀,也给了她一份踏踏实实的依靠,她心满意足。
  早起下楼,林浅拿着空杯子从楼梯上走下来。

  “少爷呢?”她问小玲。
  小玲指了指外面,“少爷在晨跑。”
  “哦,我出去找他。”
  “诶诶,少奶奶,少爷说了,您必须得吃早餐,他还特意让厨房煮了姜枣红糖水。”
  “……”林浅顿时炸红了脸,“他这都知道?”
  小玲笑笑说:“当然是我们告诉少爷的喽,还有阿胶汤和阿胶糕,厨房都在做。”
  “……”
  “少奶奶,我在城邸做了这么久,从没见过他对除了工作以外的哪件事这么上心过,更别说对哪个女人了。”小玲偷偷告诉她,“我跟你说啊少奶奶,我们家少爷以前没谈过恋爱。”
  “真的?”林浅一脸的诧异,顾城骁都快三十了好吗,就他这种条件,说他有后宫佳丽三千都不为过,竟然没谈过对象?!
  “老爷夫人让他相亲他也不见,大家都以为他性取向特殊,直到遇到少奶奶您。”
  “呵呵呵呵,我知道了。”
  想想城邸的下人们也是现实派,当初她初来乍到,所有人都在观望,对她也是表面的客气,现在看到顾城骁对她这么好,下人们也都拍起她的马屁来了,对她的吃穿用度更是用心周到。
  可是她天生贱命,就是不习惯被人当大爷伺候着,匆匆吃了早饭之后,她就赶紧溜出去了。
  城邸庭院里有一棵大大的银杏树,树上的银杏叶全都变成了金黄色,阳光撒在树上,仿佛每一片银杏叶都散发着金光,*、尊贵、精致,美不胜收。
  为了不麻烦别人,林浅每天都是坐电梯直下地下车库,从车库的通道离开城邸的。通道出入口在楼的东边,银杏树在楼的西边,于是,她就完美地错过了如此惊艳的美景。
  银杏树很大,枝叶繁茂,一棵树就占了西边庭院的三分之一,她小跑着站到树底下,仰头看,满眼的金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