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就是驯服或者被驯服》
第41节

作者: 结婚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想到这个问题,林浅的反抗更加强烈了,她不是不愿意跟他同房,而是,她真的没有做好心理准备,而且——
  “什么东西?”顾城骁摸到了一些不明物体,那触感像一块吸饱了水的厚海绵,还有温热的粘稠的液体正在往外淌,流了他一手。
  “……”嘴巴终于得到自由的林浅很是无语,气恼而又尴尬地蹦出两个字,“你猜?”

  顾城骁喘着粗重的气息,左手极为不舍地放开她的手腕转而朝床头柜上的台灯一挥,台灯亮了,发出不太明亮的暖黄色的光线。
  他摊开手掌靠近台灯,“我靠,***!”他忍不住爆了粗口。
  说实话,台灯下的顾城骁格外魅惑,说脏话的时候也特别的M,特别还是在动了**的状态下,整一个男性荷尔蒙爆发的人间犹物。
  林浅无辜又尴尬地说:“是你一直没给我说话的机会。”

  看着他抽搐的脸部肌肉,林浅实在难以启齿,“头一天来,量大……”她羞愧地扯着被子把自己的脑袋盖起来,真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顾城骁也一样好吗,他说话的声音都变得极为不自然,“我去下洗手间。”
  林浅从被窝里探出一双眼睛,只见男人裸着上身,裤子也已经挂在了跨上,他几乎是跑走的,提着裤子跑走的。
  “……”很糗,很气,却又很想笑。
  浴室里传来了哗哗的水声,顾城骁洗到一半,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突然探出头来,问她,“你要不要用洗手间?”
  “……你先洗,洗完我再用。”
  “你要是着急你先用。”

  “没那么着急,你先洗。”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地交流着,都觉得傻得可以,顾城骁点点头,又赶紧进去冲澡了。
  林浅躺在床上,现在是一点睡意都没有了,天花板上似有暖气吹来,是顾城骁把中央空调打开了。
  渐渐地,整个房间暖了,她的身体暖了,她的心也暖暖的。

  那件事情,再不能瞒着他了,与其到时候被他发现,不如自己坦白。
  顾城骁冲了个冷水澡,再出来的时候只在腰间围了一块浴巾,肌肉上还挂着水珠,颗颗晶莹饱满。
  他也挺不好意思的,但是他又不想表现出来,要知道,他今晚可是回来找她算账的,谁知道找到了她的大姨妈啊!
  “你不去?”
  “去。”

  林浅不敢直视他,*啊,她和她的大姨妈都很激动。
  等一切就绪,两人相敬如宾地躺在床上,露着脑袋,两双眼睛都睁得大大的,丝毫没有要睡觉的意思。
  顾城骁心里堵着气,林浅也有心事。
  “你……”
  “你……”两人同时开口。
  “你先说……”
  “你先说……”今天好像特别有默契啊。
  顾城骁深吸一口气,又说:“你先说。”他以为她要说在学校打了同学的事情。
  林浅酝酿了许久,也一直在犹豫,可是想想刚才的情况,怕是自己再不说就晚了,于是,她慢吞吞地开口道:“顾城骁,我不是……”她如鲫在喉,实在难以启齿。
  顾城骁转头看着她,躺在枕头上,同一水平线,相隔几公分,他清楚地看到了她脸上的纠结和痛苦。
  他当时心里还鄙视她,打人就是不对,认个错有这么难吗?

  可下一秒,他看到她眼角流下了一条亮晶晶的眼泪,小脸也因为哽咽而涨得通红,他终于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怎么?”
  林浅不敢转头,更不敢面对他,她咬了一下牙齿,一口气说道:“就在我们见面之前一天,我被迫跟其他男人发生了关系。”横也是死,竖也是死,不如死个痛快。
  “……”顾城骁的思绪飞快地运转,她说她被迫跟其他男人发生了关系,也就是说,她确实不知道那天晚上的男人就是他,她还是被迫的,为什么是被迫的,被谁所迫?
  回想一下,他尤记得那天晚上的她是昏迷了的,不是酒醉,而是……昏迷。
  顾城骁单手撑起身子,将她的脑袋掰过来,她的眼泪和她的痛苦全都展现在他的眼前,他不自觉地放柔了声音,问道:“怎么回事?”
  林浅吸一吸鼻子,把事情的原委一五一十地告诉了他,最后,她说:“他是抚养我长大的亲大伯,我知道他也有他的难处,如果这么做可以帮他渡过难关,那么,我认,但是我与他的情分从此一刀两断,我不会追究他,也不会报答他。”
  顾城骁将她的脑袋抱在怀里,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
  他一直误会她是在装傻,他以为现在的小年轻都不在乎这种事,他还一度以为她天生就是水性杨花。
  “难怪你大伯大妈知道我要娶的人是你会这么的惊恐,原来是这样。”
  “你别去找他们麻烦好吗?毕竟他们对我有养育之恩,而且我爷爷年纪大了,受不了刺激。”

  顾城骁叹了口气,说:“其实你不用有这么大的负担,你不是一直想知道我为什么指名道姓地要娶你吗?”
  “嗯?为什么?”
  “因为跟你上船的糟老头不是别人,而是——我!”
  “啊?”这样的惊吓岂止一点半点,林浅直挺挺地坐起来,不可置信地看着他,要不是看他眼神笃定,她一定不相信这是真的。
  第47章你猜
  在这之前,顾城骁并不愿意揭开这块遮羞布,毕竟这是对他的意志力最大的否定。
  但眼下,林浅含着泪也要把自己的伤口揭开,把女孩子最不堪的一面坦白给他看,那么,他一个大男人还有什么不可说的呢?!

  “我发誓我事先并不知道,我正要睡却发现你在我的床上,然后就……”现在说起来,顾城骁已经没有之前那么懊悔了,反而有一种“感谢命运让我们相遇”的感叹。
  “事后我通过床单上的血迹检测了DNA才找到了你,也是通过血液检查,我才知道自己也被下了药。药是我的堂弟顾南赫下的,他在捉弄我。”
  林浅惊呆了,这一切听起来是那么的玄幻,“他为什么要给你下药?”
  说到这个,顾城骁也有些不好意思,“他看我孤家寡人多年,想让我开开荤,纯属恶作剧。”
  “……”对于男人之间的这点思维,林浅也是不理解。

  “你呢,又怎么会正好出现在我房间?”
  林浅摇摇头,“我不知道,那应该问我大伯啊。”
  顾城骁长臂一揽将她搂进被窝里,说:“我大概猜到你肯定是遇到什么事才会那个样子出现在我房间,我一直在等你的求助,有什么困难,我肯定帮你,可是你一直没说,我也不好意思向你坦白那天晚上的男人是我。”
  顾城骁低头轻吻着她的耳畔,叹气道:“我真的不知道原来那天晚上的事情对你造成了这么大的阴影……抱歉……”
  林浅有些恍惚,这个高高在上的犹如天神一般的男人,竟然抱着她那么温柔地对她说抱歉,情绪一来,她忽然泪如泉涌。
  “怎么又哭了?怎么了?”
  “我高兴,幸好是你。”
  顾城骁笑着吻走她的眼泪,“所以我非但不会追究你大伯的责任,反而还得谢谢他,要不是他的自私,我还遇不到你。”
  林浅再一次恍惚起来,这个男人正在对她说情话啊,男人的甜言蜜语到底要不要信呢?
  “你……你不嫌弃我?……”
  几乎没有任何思考的时间,顾城骁脱口而出,“从来没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