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就是驯服或者被驯服》
第40节

作者: 结婚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狡兔三窟你不懂吗?”顾城骁不生气的时候很严肃,生气起来就是可怕了,“不要怀疑我的判断,如果你还想留在野狼的话。”
  “……”高纪钦沉着脸,不敢再说,抬手敬了一个军礼,“是,我立刻去。”

  第45章不发泄一下不行
  顾城骁之所以这么重视四叔,是因为他在做卧底工作的时候,已经对四叔的大名耳熟能详。
  当时他是卧底,任务不同,身份不同,但却在不同的犯罪团伙中都听到了四叔的大名。
  归队后,顾城骁专门成立了针对四叔的专案小组,四叔所带领的金三角集团是一个跨国性的庞大贩毒集团,有组织有纪律,是一个半军事化的非法武装组织。

  那是一条真正的毒蛇,与多个犯罪团伙都有来往,他的存在就是一场灾难。
  所以,当缉毒大队发出援助的时候,他不作多想就同意了。
  眼下,他扫了一眼兄弟们,连续几天几夜的高强度激战,各个都熬红了双眼,所幸最后都安然无恙地回来了,结果也算顺利。
  他舒了一口气道:“都回去休息吧,养足了精神再全力配合高纪钦。”
  众人异口同声高呼,“是,老大!”
  深秋的夜里,白霜茫茫,顾城骁衣服都没有换,连夜回到了城邸。

  没有当场击毙四叔虽有遗憾,但还不至于让他黑脸发怒,他真正生气的原因还是因为林浅。
  不学无术,阳奉阴违,屡教不改,他真的不知道林浅在学校里是干什么的,不好好念书整天打人,打人也会上瘾的吗?就这么爱打吗?
  因为打人,还闹到了警局,天知道当他被上级通知,以及被丨警丨察问讯的时候,有多么的丢脸!
  这样一来,整个系统上上下下都知道他顾城骁家里,藏了一个凶悍的不良娇妻。
  “啪”的一声,卧室的大灯被打亮,原本漆黑的卧室刹那间如同白昼。
  顾城骁还穿着作战服,通体的黑色让他像是一位不善的闯入者。他直挺挺地站在床边,像地狱阎王正在执行审判一样,目光严厉地审视着下面的人。
  此时的林浅还在睡梦中,三更半夜,正是睡得深沉的时候,雷都打不动,顾城骁的到来完全没有影响到她的精致睡眠。
  她盖着脑袋,整个人都在被子里,要不是枕头上露了一点黑发,远远看去就跟没人在似的。
  顾城骁那个气啊,犹如久座火焰山齐发,他直接掀开棉被,只见林浅就穿了个吊带背心和小可爱,白皙的皮肤在灯光下像发着光似的好看,四肢纤细匀称,巴掌大的小脸好似披着一层透明绒毛。
  这样的女孩儿,睡着的时候如此乖巧可爱,若不是事先知道她的恶劣行径,若不是正在气头上,顾城骁哪里下得了手。
  可此时,活阎王充分展现了冷血无情的一面,爆吼一句,“起来!”

  林浅缩了一下身子,想睁开眼睛,却被刺眼的光线激得紧闭双眼,冷,是她全部的感觉。
  深秋的B市,还没有集中供暖,夜里气温只有几度,林浅冷得瑟瑟发抖,浑身的鸡皮疙瘩。
  待眼睛适应了灯光,林浅睁开眼睛,看到顾城骁,她的本能反应是笑了一下,人在脆弱的时候最希望有一个肩膀可以依靠。
  可是,再看看他凶神恶煞的表情,她就笑不出来了,疑惑地问:“你怎么回来了?”

  “不想我回来管着你是吗?”气归气,但声音明显低了许多。
  林浅又冷又羞,一边伸手去拉被子,一边说:“问你什么时候回来你说不知道,我还以为要十天半个月呢。”她对他的突然闯入有些不满,揉着眼睛抱怨说,“干嘛呀,还要不要人睡觉了?回来不提前打个招呼不说,还吵我睡觉,你看你是不是缺德?”
  “……”顾城骁的那如九座火焰山一起喷发的嚣张的气焰啊,就在她睡意朦胧的软萌声中,不知不觉给冲淡了。
  他的气,从接到上级电话通知开始酝酿,接到警员问询开始升级,然后一路累积,从直升机到办公室,还有开车回家这一路,他的怒火已经膨胀到了极致,甚至在掀她被子的刹那,他都有狠揍她一顿的想法。
  然而,就这个睡眼朦胧的鸡窝头,说话软软的,头发软软的,身体也软软的,他的脾气也就不自觉地变得软软的。
  “你……”他双腿分立而站,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她。
  林浅揉着眼睛,仰起头打了一个哈欠,摇头晃脑的,人都快倒下去了,“好晚了,睡觉好不好?”
  一个哈欠让她眼泛泪水,长睫毛也湿了,一双大大的杏眼越发的水灵。
  “……”千算万算,顾城骁就是算错了质问的时机,看着她这一脸无辜的呆萌样,他的怒火真的烧不起来。
  “我什么我?……你不说话,我睡觉喽?”
  她几乎是半眯着眼睛说的,嘟着嘴,带点小娇嗔,一副天真无辜又可怜的样子,让铁汉都有了柔情。

  顾城骁暗暗吐出一口气,感觉那股子闷气憋得他心窝子疼,可是又爆发不出来,谈事还是跟爷们谈爽快,跟女人根本没法谈事,特别还是在晚上。
  林浅久久得不到回应,懵然地仰起头看着他,半张着嘴,从嗓尖发出一个疑惑的声音,“嗯?”
  顾城骁觉得,自己的怒火已经转化成了另外一种火,他突然弯腰逼近她。
  “嗯?嗯嗯?”突然放大的脸让林浅吓得连连后退。

  时间仿佛静止一般,周围的空气也都凝固了,顾城骁将她压在了床头板上,她的背撞到了后面的床头软包,而顾城骁,撞到了她。
  “嘛呢你……”她刚要抱怨,一下就被他堵住了嘴巴,以吻封缄,这是他惩罚她的方式。
  一切都是突如其来,林浅都懵了,如果不是顾城骁咬得她嘴唇痛,她都以为自己在做梦。
  顾城骁丝毫不给她喘气的机会,带着**,带着愤怒,还带着无限的娇宠,疯狂地狼吻着她。
  他的大长臂伸到床头柜,“啪”的一声,大灯熄灭,屋里瞬间漆黑一片。
  黑暗之中,顾城骁没了任何顾忌,怀里的女孩儿嘤嘤反抗反而助添了他的情致。
  他吻着她将她压下,只一只手就将她的两个粉拳死死地扣在了头顶,他知道她在反抗,全身上下都在反抗,但这种反抗对他而言根本没有影响。
  这一顿火,不发泄一下不行。
  第46章找到了她的大姨妈
  林浅拱着身子推他,漆黑之中,她突然想起自己**的那个晚上,那个糟老头也是这样的力道和这样的方式。
  虽然她不想承认,但大脑中的某种记忆还是毫无预兆地让她联想到了那个晚上。
  那是她最痛苦的一晚,也是她最痛苦的经历。
  而如今,顾城骁对待她的方式,让她更加的痛苦和不堪。
  张燕的失踪与她无关,可白天在学校面对那么多同学老师,以及丨警丨察的质疑的目光,她委屈却无从辩白。
  而之前与张燕的纠纷也让她很后悔,莫名地就对张燕的失踪有了一些内疚。

  又委屈,又内疚,她心里并不好受。
  看到顾城骁回来,她其实很高兴,仿佛一颗漂泊的心终于有了可以着陆的地方,她可以尽情地依靠他,依赖他,尽管他还在因为楚墨枫的事而生气。
  这个男人,因为别的男人吻了她而气得六亲不认,连自己的亲侄子都打,这样一个小肚鸡肠的男人,要是知道自己娶的老婆不是完璧之身,会如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