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1420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从乔炎彬的办公室里走出来,王朝连连擦汗,他听懂了乔炎彬的暗示,难道说这一切和那个年轻人有关?他不敢去想,如果真的是他干的,那么他的力量强大到了什么样的地步?他远在京城,而这里是属于自己的金宁,结果却在自己的地方了事情!王朝眼里浮现着那个年轻人如沐春风的笑容,不寒而栗!
  周六,梅湖庄园碧玻荡漾,张清扬邀请一家人来到自己的私人小宅院游玩、垂钓。结婚这么多年了,张清扬在梅湖庄园一共住过的天数都能数过来,回京工作后也是住在市区的公寓,没时间过来享受。今天好不容易有了空,正赶上刘文、刘武兄弟二人也从军校毕了业,他就把大家请来了。父母、大伯和大伯母,以及刘武兄弟的老婆、孩子。一时间,原本清静的庄园响起了欢声笑语。
  这里本来很清静,梅湖远在郊外,周围是高山,仿佛世外桃园一般,很少有人注意到这里,住在这里更像是一种隐居的生活。白天,鸟鸣阵阵,坐在湖边真是一种惬意的享受。

  唯一令张清扬遗憾的是爷爷没有来,老头子习惯了他的四合院,近来越发不出门了。其实张清扬也明白爷爷的顾虑,在现形的政治体制下,国内的领导人退休后,为了照顾新一届的领导人,往往会选择在媒体面前消失,甚至很少走出家门。如果走动的频繁了,或者出门的次数多了,那么就会引来不必要的争端。更何况像刘老这样在政界、军界由如此威望的老人,如果增加活动的话,不得不令当今首长不满。

  刘文、刘武兄弟带着三个小孩子去爬山了,两人到军事学院脱产学习的这两年,很少回家,所以也就倍加珍惜和孩子老婆在一起的时间。涵涵也被哥俩带去爬山了,张清扬没有拦着。只是他没有去,而是和父亲,还有大伯坐在了湖边钓鱼。
  冬季钓鱼的感觉与夏季不同,追求的是一种更加宁静的心情,早有工作人员准备好了一切。虽然天气不冷,还不至于零下,但三人穿得还是很厚。张清扬望着面前的景色,也不知道心里在想什么。
  一旁的刘远山突然说道:“贵西的事情,是……无心还是有意的?我看你是有意动王朝吧?”
  张清扬笑了笑,说道:“我只是不想挨欺负而已,他觉得我动不了他,那么我偏要动一动。当然……这不是主要目的,我是想看清慈善总会的面目,只好拿他开刀了!”
  “你啊,这不服输的性格可是不太好啊!”刘远山苦笑着摇头,望向身边的刘远海,说:“大哥,清扬的性格还是太锐利了。”

  刘远海含笑道:“张弛有度,比我家那两个小混蛋强多了!”
  “呵呵,大伯,我看他们成熟了很多,再也不像过去的公子哥了!”
  “那是你带了个好头啊,呵呵……”刘远海笑了笑,确实,自从张清扬重新出现在刘家以后,文武兄弟仿佛懂事多了,不像过去那样总惹事了。
  刘远山瞄了一眼张清扬,问道:“对于贵西的问题,监察部什么意见?”
  “陈部长的意思还是要查查的,不能动慈善总会,但是动一动他们的分会还是没问题的吧?”张清扬笑眯眯地说道。
  “陈洁想好了?”刘远山谨慎地问道。
  张清扬点点头,说:“陈部长是被激怒了,换作谁如果被慈善总会无视,也会发怒吧?这一次……慈善总会方面做得的确过分了,不让他们长点教训可不行!”

  “是啊,有些顽症也需要治治了!”刘远山的语气突然加重。
  “呵呵,可还是要有分寸的。”张清扬的目光望向了西边。
  怀中的手机响了,他拿出来一瞧是艾言打来的。
  “清扬,谢谢你。”艾言的声音有些激动。
  “呵呵,冉西到京城了?”
  “我刚把他接回来,没什么大问题,就是人瘦了一圈。这次……太感谢你了!”冉西公开声讨露面以后,便失踪了。其实是被徐志国安排人,偷偷把他互送到了京城。只是徐志国的人没有公开身份,起初冉西还误会有人要害他呢。
  “艾言,我知道他肯定还掌握到了更多的证据,也许我们的调查需要他的帮忙,所以我想让你……”
  “你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办。清扬,等他休息过来后,我就让他写篇完整的材料交给你,这样好吧?”

  “嗯,这样可以,谢谢你了。”
  张清扬挂上电话,抬头看到父亲在望着自己,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刘远山正好在收线,钓了一条手掌大小的鲫鱼。他笑道:“钓鱼就要专心一些,像你这样只能两手空空!”
  张清扬点点头,笑了。
  周一,监察部再次召开了部长会议,此次会议完全是针对贵西金宁市以及友爱集团的。贵西省纪委又发来了调查报告,这次承认了金宁市在参与一些慈善活动时存在违规现象,已经有好几名干部被免职处理,市委书记王朝也被省委批评。同时友爱集团也受到贵西省的警告,慈善总会也对友爱集团提出了批评。但是贵西省的调查却并没有关于贵西慈善分会利用善款投资的事情,或者说他们根本就没调查这件事。

  对于这点也好理解,这是慈善机构内部的事务,贵西省纪委无权调查。会议开始,陈洁就公布了贵西纪委的调查结果,然后让大家谈谈看看。预防腐败局局长姚立信首先发言道:“很明显,他们这就是避重就轻,如果不是冉西以命相告,他们之前的调查还说没有问题呢!这次处理了几个干部,难道就想混过去了?”
  另外一位副部长也点头道:“是啊,他们这是推卸责任的方式,我看没有触及到问题的根本。”
  陈洁点点头,望向张清扬说道:“清扬,你的意见呢?”
  张清扬说道:“我看还是让姚局长过去吧,去之前我们先定好调子,把要查的问题商量好,只查主要的,次要问题就算了吧。这就像钓鱼,我们要专心一些,否则就会两手空空……”他想到了那天父亲说过的话。
  陈洁虽然同意张清扬的意见,可是表情一怔,深深地看了他一眼,有疑色闪过。张清扬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其实刚才在发言中张清扬有意把自己抽身事外,而是提到了让姚立柱下贵西,这可与陈洁的意见相反。之前,她多次表示希望张清扬组建专案组的,却没料到他在这紧要关头,突然退了出去。这么做,张清扬也很无奈,但是他不得不听爷爷的话。张清扬也明白,爷爷的教导是对的,这个案子可以查,但是不是由自己来领导,说法上就会有很大的不同。

  陈洁略微一想,也能懂得张清扬的心思,便点了下头。姚立柱是火爆脾气,听到张清扬点将,立刻笑道:“行,我看就由我去吧!”
  张清扬正是算准了姚立柱会主动,所以才有了之前的话。听了他的表态,他拿出一沓文件说道:“各位,这是我从冉西那里拿来的材料,有了这份东西,我想可以明确我们的调查目标。”
  日期:2017-04-27 06: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