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704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但作为对省里提议柳市开发区的人选,在丨党丨委会里研究而不经过常委也是有先例的,不算徐燕萍专权。人事问题上,书记的话语权肯定要比市长占优得多。肖建海要是在开发区的主任位子上拿不到,但将自己的人在顺接到位子上安插进去,而不至于一点好处都没有捞着,也是可行的。当然,肖建海不会就这样安心让徐燕萍轻松就拿走。
  当下就结果话头,说,“杨秀峰主任不论工作能力还是工作态度,都是我们市最优秀的领导干部,是值得我们学习的榜样。我们开发区里有如此大好的发展形势,可说是与杨秀峰主任的努力分不开的,今后开发区要怎么将这种优势发展下去,开发区主任一职当真是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在这里,我本着认真负责的态度,提出一个人选来,请丨党丨委认真讨论。赵弘坤同志之前就以抓经济建设工作为主,到柳市后,这三四年来一直就在为华兴天下集团等经济建设的项目和工作而奔波,勤恳好学,人在工作上又踏实。这些优点,都是得到大家都认可和赞许……”

  等肖建海说后,会议室里就静下来。肖建海虽说装着对任何人都不关注,但却是在注意着会场里的的表情动静。其他人都冷着脸,只有徐燕萍连上挂着微笑,就像所有的事情都是合理的一般。
  静了一阵,李钟达也没有说话,石湘杰这时却说,“开发区杨秀峰自然的变动很突然,说起来也是巧合,组织部最近对开发区干部考评进行过核对。这本来只是一次常规性的组织工作,对开发区的领导进行了一次测评。在开发区的主要领导里,杨秀峰主任自然得到大家公认的,但这里还有另一位领导,同样也得到了大家都公认。今天,本来要给钟达书记汇报我们组织部在开发区的工作情况和考评结果的,就这个机会,我也给丨党丨委做一个汇报吧。”

  说着石湘杰就将陈静在开发区里的表现,和开发区对她工作、人品、能力等方面的评价进行了综合的评述。汇报之后,石湘杰说,“开发区那边的具体工作,组织部参与不多,但从工作配备的连接性和稳定性而言,从开发区里就地提拔使用有能力的根本来接杨秀峰主任的职务,对开发区今后持续发展应该更为有利,从这一点看,钟达书记让我来回报这一情况,我也就做出组织部的提议。”石湘杰本来就不是丨党丨委成员,这时却只有发言权而不具有表决权的。他能够发言,也是得到了李钟达的指令,要不也不会出现在这个会议里。当然,对开发区的人事任免的讨论,石湘杰出席会议也很正常,毕竟,今后具体的工作还要组织部去操作的。

  有了石湘杰的话,又有了比较翔实的依据,其他的人也就很好说话了。肖建海知道,组织部哪会这样巧合?只是,徐燕萍在省里有更好的关系而占据了先机,才会有这样的局面。只是,省里的角逐才是最关键的,肖建海也只是寄望于在省里能够找到机会。
  肖建海再一次发言,对陈静的工作也做了充分的否定,在徐燕萍表态之前,就像很有胸怀似的,建议市里将陈静也报到省里去,算是给省里一个明确的有选择的建议。最后的讨论中,徐燕萍也不否认赵弘坤给报上去。但在排名先后到问题上,却有了争议。李钟达一力要将陈静写在前而将赵弘坤排在后,高标首先就附议了、冯刚没有直接说,但提出一个方案来:按姓的拼音来排序。如此一来还是将陈静排在前了。

  徐燕萍和陈静、杨秀峰等人在心情茶社里聚在一起,说起开会里的情况,杨秀峰也就笑着。说,“我的大书记?哪经得起你这样表扬?工作做得好不好,我最想听的,还是你们俩的说法。”杨秀峰这话自然就另有所指了,三个人这时聚在一起,将工作上的事说过后,也就会胡闹胡为的。对他的技术和耐力,要想听一句赞语,却是很难得到的。
  很快,杨秀峰要离开柳市的消息也就传开了。
  梅霜自然也就听说了,和杨秀峰在这三年多的往来中,虽说不是往来密切,但却是她心里的一种依托,甚至是一种依赖。杨秀峰为开发区而全力以赴的工作做法,使得梅霜倍受感染,也在心里为自己所做感到自傲。偶尔,找到机会偷情,都觉得是很神圣的,觉得自己让这种为柳市发展做出巨大贡献的人付出了,使他快乐后,能够更加投入地工作,那也就有中奉献的感觉在其中。
  享受之余,还能够在精神上为自己找到更好的理由来,梅霜虽说是理智的人,但唯有理智的人才会为自己找这些理由的。要是何琳或邢静等人,哪会这般牵强附会地去找理由,做了就做了,只要自喜欢就去做,那就是她们更好的理由。
  杨秀峰没有想先跟梅霜说自己要走的事情,但她却主动地联系过来。杨秀峰在办公室里将开发区的工作整理出条理来,便于陈静好接手,即便运作之后,陈静还是不能够胜出,那谁来接手,也会将这些东西交给来人,免得开发区的工作出现停滞或短暂的混乱,都会为整个柳市的经济发展造成没有必要的损失。
  陈静虽说对开发区里的工作很熟悉,但之前还是没有直接参与杨秀峰所作的工作,有些方面也就不一定都很熟悉,特别是一些隐秘的东西,就更加如此了。要走之前,整理出来就会让来接自己工作的人尽量地缩短这个熟悉工作岗位的时间。自己在开发区这边付出了好几年,就算自己个人的影响力不大,杨秀峰还是希望见到开发区能够顺利而遵循那种发自的规律而运转。

  梅霜知道杨秀峰比较忙的,也才不出他会有什么安排,也就不在电话里说,直接走到他的办公室去。平时里,很少和梅霜谈工作的,两人之间在外人看来几乎没有什么交集。但此时杨秀峰就要离开柳市了,梅霜的表现也不算太出格,纵然给人见到,也会觉得能够理解的。梅霜也不在意别人会怎么看,知道就算再怎么说,也不可能将两人的私情给猜出来。
  在纪委的位子上,梅霜对整个柳省各地也都有着更充分的认知,特别是体制里的情况,彼此之间也都会注意到各地的纪委工作和工作环境与困难。整个柳省里,南方市的纪委工作是纪委部门最叫苦的,每一次在省里开会,或熟悉的人说到一些传言,都是说南方市那边如何如何地工作阻力大。由此也就给梅霜一个明确的概念,杨秀峰要到南方市去工作,要做出一些成绩来,会比在柳市这边难度要大得多。要克服重重困难,甚至到南方市去立足,会不会顺利,都还是两说。杨秀峰工作能力是很强,可孤身一人到南方市去,会不会有他的同盟军?

  在体制里孤军奋战会有什么样的状况,对于梅霜说来说有着极深的理解的。她们在纪委所做的工作,某些时候就是在这种状况下进行的工作,知道其中的困难有多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