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699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廖佩娟已经习惯于独自在一边默默地注意着杨秀峰,而不是直接地面对着他,杨秀峰也习惯这样了。倒是对岳父岳母的关系要显得亲和,回到家里,杨秀峰也不多说。陪着岳父聊了些天气和市教育局的事情,也就挽起袖子准备帮岳母做菜。之前,杨秀峰还在市五中期间,这种事情做得多,但近年来都不在下厨房了。岳母迟疑了下,也不多说什么,走到岳父房间里去,想探知一下杨秀峰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岳父对这些理解得宽些,估计是杨秀峰兴致所至,如今市里重要领导了,偶尔在家里做一做家务,下一下厨房,或许是市里最近都流行这样做。

  还没有做好饭,电话却催泪,是华董约他吃饭的。自然不能够推辞,当即跟岳父母说一声,岳父知道华董的重要性,忙将岳母要留饭店话给拦住了。华董约他到柳梦会所里去,如今的柳梦会所不仅是扩张了,又在原来的楼外另建立一栋楼。这栋楼有一半悬在大江上,在楼里看江当真是很好的所在。
  如今会所里的人也就更多了,已经成为柳市一个处级以上或老总们聚会最多的去处,平时杨秀峰都少往柳梦会所里去的,若非有应酬实在推不开了才去的。之前会多加注意,怕人说什么,但如今却不必在意了。当下直接进去,让会所里的领班带他去找华董。
  进到房间里,也就华董和另一个人,是华董的秘书。见杨秀峰到后,那漂亮的秘书当即站起来,为杨秀峰将椅子端开,让他在华董对面坐下来。会所如今的装潢更加豪华,但对华董等人说来也就这样的场所来款待朋友,才符合自己的身份。杨秀峰自然是见多这样的场合,坐下后说,“谢谢。”
  华董说,“今晚是不是得多喝一些?”华董看着杨秀峰,严重有着意思,也就让杨秀峰明确了。看得出,华董已经知道了他将要离开柳市开发区的,说,“客随主便。”“爽快,当真像你这样的人打交道让人放心又顺心。”“过奖了,华老。说句内心话,这些年要没有华老您的帮衬,我能够做出什么?初始自己不明白,但三年前也就弄明白了啊。”
  “看得出啊。”华董用手虚点着杨秀峰,一脸的笑容显得慈祥与和善,“这些年这么拼命工作,也就有你这样的人才会如此。不过也好,一个人要想在事业上成功,拼命些也是值得的。这几年你的事业基础已经打坚实了,今后一马平川,步步高升之态已经显现了,还不就像升起的朝阳,锐不可挡了。”
  “华老,谢谢您的好意。您是知道我的,就想自己能够多做点实事,其他的也就不多求了。”杨秀峰说,这一点却是要说出来的,华董说他在仕途上的进步,但他却要将重心放在有实际意义的工作上。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事太多。你不取,却不见得就是对的,让另一个人取去了,或许就是大害,那不就是你在无意中种下这害?君本无意,奈何因果之间却是无法割开的,那也是一种罪孽啊。”

  华董的意思杨秀峰知道,说得虽然隐晦,但意思却明白。说杨秀峰要是不将能够抓到的机会,能够谋取得到的高位自己占取,必然会有另一个人去占,但那个人如果是贪婪、是无能之人,那就是对治下的人间界地造成了祸害,这样的祸害虽然不是杨秀峰做的,但由于他不去谋取那官位,才有这样的结果。结果变了,起因却在,追溯起来,根子还是在杨秀峰,是无法开脱的。这样说起来,也就是对杨秀峰很高的评价和信任了,将他作为大贤才来看待。

  “华老言重了,我哪里担当得起?惭愧啊。”
  “其他的话我就不多说了。”华董这句话也就将他的态度表露出来,杨秀峰这次来见他,有一半的用意就在这里,但他走后开发区这边要怎么安排却是他的另一半意图。
  “华老,我也很犹豫啊,柳市这边目前刚刚起步,就像那花苞正要绽放……”有些事情也不好直接说。
  “先吃饭吧。”华董说。秘书在他们说话时,已经到外面安排好了,这时送进来。两人都不是很闲的人,时间上都紧着。
  “我自然听华老的。”“听我的有什么用?我请你到集团里来,你也舍不下,是不是?”华董说着就笑,将秘书递过来的酒杯做手势让给杨秀峰先,杨秀峰哪肯?忙双手接住,端着递给华董。
  华董也就不再客套,将酒杯接过放在身前,笑看着杨秀峰。等他也有酒后,说,“来,先喝一杯,该说的话都在这酒里了吧。”“谢谢华老。”两人说着碰杯喝了,随即第二杯都不说什么也就喝了,放下杯子,华董说,“本来该三杯的,只是我也就这量,还是你自便吧。”杨秀峰也不说话,将杯子对着华董示意,仰脸将酒喝下。放下酒杯后,说,“华老,今天我脸够大了,您连喝两杯,有好些年被这样喝酒了吧。”

  “是啊,之前喝酒还行,只是五年前喝到胃出血,再也不敢多喝了,慢慢地熬着喝,再喝两杯也还行。”
  杨秀峰站起来,说,“华老,谢谢了呢。”
  “说这些有多大意思不是?我们也是投缘,难得啊。私谊就先把说,为工作上的事配合这么久,没少得到你的援手呢。”
  “我也就做自己份内的事,说是帮您其实是在帮我自己。”杨秀峰说,“华老,您觉得接下去该怎么说?”
  华董也就将酒杯段起来,放在嘴边,却是没有喝闻着,是在想着这事。接下来柳市开发区该由谁来掌控,本来这些事和华兴天下集团、和杨秀峰都没有直接关系,也不可能有多少话语权的,只是在柳市里,华兴天下集团的影响力不是一般的大,华董在省里说话的份量也很重。华兴天下集团将柳省的经济建设起到牵头的作用,省里对华董就很尊重的。何况,柳市开发区直接与华兴天下集团今后的发展相关,华董也可以表达出自己的意愿来。

  按一般思维逻辑,杨秀峰在柳市开发区里做出如此的成绩来,对他走后由谁来接替是有很大发言权的,至少他的建议市里和省里都会尊重,至于最后用不用,那是另一说。利益平衡永远是体制里的核心点。华董想着,没有表态而是看着杨秀峰,两人的默契自然都明白是怎么回事,不需要将话说透的。
  看一会,对华董的意思杨秀峰也就明确了。
  “华老,陈静这个人你觉得怎么样?”在柳市里,杨秀峰和陈静直接的阵营不同的关系,是大家心里都清楚的。杨秀峰说了后,也就看着他的酒杯,似乎杯里的酒有无法研究透彻的东西来。但脸上却是坦然,丝毫都不作假。华董先是一怔,随后目光就落在杨秀峰的脸上,等杨秀峰将脸抬起,两人对视着。对视一会,华董说,“我觉得该再喝一杯才对头啊。”
  “那就表示一口吧,一小口。其实,喝酒喝的是心情,哪在于多少?缠着干杯的人不是热情,更不是豪爽,如果不是想将对方灌醉,那就是太着相了。华老,您说是不是?”

  “对对对,这话说得实在好,今后我就有推脱喝酒的台词了。”
  说着,两人喝酒。喝了后,华董说,“我如今看这边的天只觉得风起云涌的,没有你看得清啊。陈静这个人很不错,今后要是有她在开发区里,风浪再涌,也能够安然这一偶。”杨秀峰不做评说,自己喝着酒。这个话题也就这样定下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