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误喝了坟前冥酒,结果和一鬼妹纸拜天地了……》
第586节

作者: 树下有人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还不等我把话说话,刘庆基就打断了我,笑道,“张大师,你可别这么客气,咱俩是老交情,我年龄与你父辈相仿,你要不嫌弃,叫我一声刘叔就是了,什么sheng长不sheng长的,那可就见外了。”
  事实上我俩只是数面之缘罢了,远没有他说的这么亲近,不过今日我本就是有事相求,他又刻意套近乎,我自然也没有拒绝,微微一笑,便开口道,“哈哈,那行,我恭敬不如从命,就厚着脸皮叫你刘叔了。不过刘叔,你也别叫什么张大师。平白折煞了小子,直接叫我名字就行。”
  刘庆基哈哈一笑,显然对我的亲近之举非常满意。
  寒暄一会儿之后,我接着刚才的话题,开口问道,“刘叔。上次我听王永军介绍说,您是主管政法工作的,这才不过一年时间,莫非刘叔你已然高升?”

  刘庆基忙摆摆手,“咱们都是党和国家的螺丝钉,哪里需要我们就顶到哪里。有什么高升不高升的呢……不过我工作职位确实调动了一下,现在不管政法了,主管咱们广东的政务工作。”
  嘴上谦虚的说着官话,但神色间的喜意却怎么也掩藏不住,很明显,刘庆基确实是高升了,而且从张书记这称呼来看,刘庆基升的这一步可不简单,从副职升到正职,看起来只是一级,但意义非凡。
  谦虚完之后,刘庆基却又唏嘘起来。“说起来还是得感谢文理你啊,我年龄不小了,要不是你上次帮忙,我哪有这份造化啊,哈哈,还是得感谢你。”
  我摇头一笑。“刘叔要感谢得感谢白云观的赵真人,我不过是帮了小忙而已,最关键还是赵真人的精妙法器。”
  “文理你就别谦虚了,没有你的帮忙,只有赵真人的法器也不能成事啊……哈哈,说说,你这次忽然来这里,所为何事?”刘庆基估计是顾忌这个张书记还在,转移开了话题。
  寒暄了老半天,我心里早有些不耐了,连忙回答道,“这次来主要是想找张书记。请他帮个小忙。”

  “哦?”刘庆基转头看了一眼张书记,点点头道,“大家都不是外人,你要帮什么忙,直接说便是。”
  “对对对。”张书记也忙点头道,“张大师有什么事,但说无妨。”
  果真是有熟人好办事,我也没客气,直接说起了上次那件果园地窖案,简单说完后,我便提起了那个小鼎,“物证之中,有一枚小鼎,上次参与案情的时候我没有注意到,事后我才发现,那是一件对我极有用的器物,我去市局找了一下,那边的人说是张书记取走了。这次来,我就是想向张书记讨取这枚小鼎。”
  张书记原本满脸笑容,但听我提起这小鼎之后,脸上的笑容却收敛了起来,连一旁的刘庆基,笑容也变得尴尬起来。

  我心知有变。开口问道,“怎么,有问题?”
  刘庆基没有说话,张书记脸色有些为难,犹豫了一下开口道,“本来是没问题的。只是最近出了一档子事,这小鼎怕是暂时不能交给张大师。”
  虽说本就知道事情不会这么简单,但他的话还是让我心里一沉,问道,“出了什么事?”
  张书记似乎还有点犹豫,刘庆基却开口对他道。“文理他不是外人,而且他还是玄学大师,这件事他说不定能帮上忙,你但说无妨。”
  有了刘庆基的指示,张书记这才开口跟我讲述起来。
  据他所说,最近一年以来。深圳地区的经济增长势头受到了遏制,市内的大型企业发展也几乎全部受阻,在全国经济形势都不错的情况下,深圳作为领头羊,去年的经济发展竟然拖了广东省的后腿,让他们这一届的领导班子压力很大。
  听他说了半天。我有点发懵,深圳地区的经济发展收到阻碍,跟小鼎有什么关系?

  看我皱眉不解,刘庆基笑着对我点点头,示意我稍安勿躁,听张书记继续说下去。
  “经济发展出了问题。我们自然要去调查研究,但奇怪的是,无论我们怎么研究,都找不到问题所在。研究到最后,我们得出来的结论甚至是仅仅因为运气不好。深圳的确是有产业转型问题,有早些年发展过快带来的历史遗留问题。但去年的问题却不在这些老毛病上,而是运气差到了极点,境内企业接连出状况,金融市场莫名收到狙击,搞到最后,我们束手无策,找不到问题更找不到解决的方法。一直到今年,还是刘sheng长出面,从京城找了白云观的赵真人。他老人家来到深圳,观风水大势,告诉我们说,深圳之祸不在人而在天。龙气逸散,天运不佑,这才导致各种问题。”

  等他说完,我这才明白过来,原来竟是这个问题。
  我有些奇怪,反问道。“你们相信赵真人的话?”
  张书记点点头,“怎么能不信?不得不信啊。不光我们市内的经济学家,我们把国内乃至世界顶尖经济学家都请来了,谁都看不出问题所在,不是风水问题还能是什么问题?”
  我也跟着点点头,张书记虽然可能不懂玄学。但逻辑总是没错的。一命二运三风水,小则在人,大则在国。近年以来,国运昌隆,出了这种问题,从玄学解释。多半是风水问题。
  我又问道,“看出问题后,赵真人没有提供解决问题的办法吗?”
  张书记摇摇头,“赵真人说了,深圳能有今日繁荣,实际上是因为这里龙气汇聚,钟灵毓秀,一方水土滋养出的繁华,可现如今龙气逸散以至于天运不佑,非人力所能为之,唯一的办法便是补足逸散的龙气,可龙气向来依山河而存,此间山河已失龙气,又能从何处补足?唉!”
  说到最后,他一声长叹,满脸懊恼。
  作为深圳的父母官,深圳关系着他的整个仕途人生,脸上懊恼却不是作伪。
  听着他的叹息声,我脸色却微微变了变,犹豫了一下,才又开口问他,“不知这些问题,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出现的?”

  张书记没精打采的答道,“从去年第三季度结尾时开始露出苗头,到今年开始不可收拾。”
  我心里瞬间一沉。去年第三季度,正是秋季,也就是那时候,发生了那件果园地窖案,在那个地窖下面,我发现了化太岁为真龙脉的神异祭礼,此后在燕南天的安排下,收走了相柳,毁了那个祭礼,又引得祭祀恶灵现身。自此那个未成型的龙脉消散而去……赵真人说深圳龙气逸散,如果指的是这个半成型龙脉的话,那便不是天运不佑,而是人祸!
  而我,还参与到了其中!
  想到这些缘由,我心里猛跳几下,生出几分愧疚。
  当初在那果园地下的洞穴里,我根本没想那么多,但实际上,龙气影响一方水土,乃是玄学界常识。深圳能成为经济特区,成为大陆改革开放史上一个标志性地方,引领国内经济,都跟地下这个半成型的龙脉休戚相关。虽说导致这个龙脉崩溃的主要原因是燕南天取走相柳。但我也有助纣为虐的责任。更何况,就算没有燕南天,以我当时的心思,多半也要尽力吸收太岁尸身上的巫炁,势必会影响到真龙脉。

  日期:2017-04-27 06:5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