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697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钱维扬如今给边缘化,在南方市里虽说还有市政协副主席的职务,但连平时开会政协那边都不会通知他,更不要说什么其他的待遇和话语权了。心里隐隐担心的是,就怕钱维扬也不甘寂寞,见自己到南方市里去,他也要乘机搅风搅雨,为自己的权力而争,还真会将那里的情形弄的更复杂些,自己该怎么用来选择?从内心里说,对钱维扬的情感虽说复杂,可还是觉得他对自己的帮助,才是自己得到后来一切的前提。再说,钱维扬的工作能力和魄力都是非常强的,只是,权欲的胃口也比较大。如今,再也没有了年龄优势,会不会见到机会还要做最后一搏?

  这些都是今后要面对的一切,也是可能出现的一切。面对钱维扬时,如果他还是之前那般贪欲无度,到时唯有动用省里的力量,将他调离开,直接打压他的做法显然是不行的,惠然人病垢不说,自己心里这一关也是无法越过的。最好的情况就是,钱维扬给自己支招,自己放心地与南方市的各方力量肉搏近战,拼杀出一条血路来。
  车到茶庄前停下,杨秀峰就算有了些酒意,也还是很清醒的,知道自己过来的目的。在省城里虽说认识自己的人不少,但这种中档的茶庄那些熟悉的人却不会过来,也不用担心有谁认出自己的。这个茶庄平时生意也不算好,但金碧云经营的是一种气氛,符合一些档次的人过来消磨自己的时光,倒也是有些客人不断的,能够维持下去。
  和之前的在柳市的碧云酒吧不同,那时开酒吧基本就是好玩,不在意赚钱的,而如今的经营除了消磨时间之外,赚钱也是无法回避的问题,要维系自己的日常开支和费用,钱维扬如今也不可能再像之前那样给她提供更多的钱来花销。可金碧云也不想扩大经营之类的,觉得能够维持也就知足了。
  今晚,到茶庄来的人也都走得差不多,平时,人多是在下午过来,或者是入夜不久的那段时间。茶庄里就两个年轻的女子在帮金碧云打理,而她自己也在忙活,较忙时也会帮着跑腿端茶和茶点,完全不是在碧云酒吧那里的那种心态了。
  进到茶庄里,立即有关女子迎过来问,“先生,几位?”这里基本上都是卡座的形式,包间很少。有迷彩的灯饰和很低声的音乐,女子说话声音也不大,但却清脆玲动。

  杨秀峰之前就见过她,只是茶庄里人来人往的,她没有记住杨秀峰。“你们老板呢,我找她。”杨秀峰也不想去纠缠这女子的。茶庄也恰好是两层楼,一楼多是卡座,二楼有些包间,金碧云等人也是住在二楼的,那里也就空出两个房间来。一个是金碧云自己住着,另一间就是帮工的两女,两女房间还兼着仓库用。这样的结构之前杨秀峰就知道了。
  “老板在楼上。”直接来找老板的人不多,女子不免多看他一眼。
  到楼上,杨秀峰见金碧云的房间关着,以为她是在房间里,也就敲门。里面却没有回声,敲了几次,见金碧云从走廊那边过来。走廊的光线不算亮,适应之后也就看得清人。杨秀峰见识金碧云,说,“金姐,我以为你在房间里呢。”
  “秀峰?今晚的空过来啊。”金碧云说着,语气里有些惊喜之感。两人也就到一间包间里,这种包间给装修得很小,最多可容下四个人,也就没有什么空间了。多是两人一对的情侣或约会的人才到这里来的吧。送茶上来,杨秀峰也就在包间里和金碧云对坐着,见她的精神比之前又有不如,说,“金姐,近来生意怎么样?”
  “大热天的,喝茶的人也就少些,今晚二楼都空着呢。”金碧云有种落寞的无奈。“不过,过日子还是不用担心的。”
  “是不是改做酒吧,那才是金姐的老本行。”做茶庄和做酒吧,客源就不同的,金碧云熟悉酒吧这一行也会很快得到新的客源吧。
  “习惯了,不想再改来改去。秀峰,最近工作怎么样?在省城里偶尔听他们说,柳市那边的发展很快啊。”民间传言,自己不会将杨秀峰的一些具体的事情传出来,他的事多在体制里,大家都羡慕他的运气。金碧云等人反而不会知道多少,钱维扬肯定知道,但他也不会多说到杨秀峰的。不是钱维扬知道金碧云和他有过什么,而是之前自己是杨秀峰的领导,如今形势完全倒转过来了,自然不会去提及的。

  “那不还好吧,主要是省里比较重视。”杨秀峰不会说自己的情况,更不会就透露出自己要到南方市去的,“老领导现在怎么样?他没有到省城来?”
  “上个月在省城里住了三天,说是如今南方市那边也紧,不好多到省城里来让人见了会多想……”金碧云说,“还是那老样子,听他说话就完全一个老头子了,哎。”钱维扬在南方市里完全失势,对他说来多少年来手握大权,而且就在即将登上市委书记的关口给弄下来,一撸到底,是要一些承受能力的。或许最初还有些不甘心的,但经过三年多的消磨,早就认命屈服了吧。这种巨大的反差,很非常折磨人也是要有足够的承受能力才行的。对于意志不坚强的人,只怕就会早早交待了一生的。“不过,这样也好,做一个平常的人,也是有平常的人的好。”

  主要的问题就在于,钱维扬如今职务还有,只是没有了权力。要是完全将他的职务都剥离了,平时不受那些刺激,或许心态更容易摆正一些的。
  听金碧云所说,钱维扬真是受了不少的精神上的折腾。两人又说了些关于钱维扬的事情,杨秀峰也就理解到他在南方市那边的大致情况,虽说知道不少了,可还是无法判断,今天钱维扬得知自己到南方市里出任常务副市长后,会有什么样的变化,会不会认为见到了复起机会?
  “金姐。”杨秀峰说,将一个红包拿出来,要放到金碧云手里准备离开。之前,每一次过来也都会给一些钱的,金碧云也知道他的意思,不想让她过得太辛苦。“秀峰,不要这样了。”“金姐是说我来看你少了呢。”“也不是,我懂你的意思呢。”“那就不要多说那些话。”“不行的。”“怕老领导说呢,就算老领导知道也不会有什么不便吧。”
  “不会,上次他来还让我自己嫁人算了。”金碧云说。“怎么会这样?金姐对老领导的情深老领导会知道的。”“什么情不情的,还不就是那回事。老钱人是不错,但他在外面有多少女人,秀峰你不知道?”“不知道,真不知道呢。”“那你在外面有多少女人?”金碧云突然说,看着杨秀峰似乎为这个话题就很专注了。
  “我有什么女人?没有呢。”
  “你是好人,我知道的。”金碧云说,之前两人在金碧云要离开柳市时,发生过关系,她这样说也就是一种暗示。“金姐,是我对不起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