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667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正说着,老板娘给他们拿进来四瓶小二锅头,姚平赶紧说道:“我不喝。”
  彭长宜说:“你不喝你把我们领这儿来,吃这些东西就得喝酒,这才真正叫吃香的喝辣的,懂吗?”

  姚平摇摇头说:“懂这句话,不懂得喝酒。”
  老顾说:“这样,我跟小姚我们喝一瓶啤酒吧,这个你们俩喝。”
  温阳赶忙说:“我不喝,我不喝,一瓶啤酒你们俩喝不了,算我一个吧。”
  彭长宜说:“你们三一瓶啤酒,我一人四瓶白酒,这要是传出去,在加上我现在这吃相,我整个一个酒囊饭袋啊,不是,你们什么意思呀?”
  大家一听,在看着四瓶小二锅头都推到他面前,还有碗里的整只猪蹄,大家不由得哈哈大笑。

  彭长宜说:“好笑是吧,哼,没门,今天都得喝白酒,谁不喝都不行。我告诉你温阳,给我当秘书,必须要能喝酒,我当秘书那会,就是部长的酒桶。告诉你,你这酒要是练不出来,我就跟曹秘说,请求换人。”
  温阳笑了,这话他已经听过了无数次了,就说道:“您知道为什么给您当秘书而练不出酒量来吗?”
  “因为我即便练的再能喝,也喝不过您,出去的时候,您不是还得替我喝酒吗?”
  彭长宜笑了,说道:“小姚,听到了吧,他们就是这么捉弄我的。可不如在区里,在区里跟刘书记田主任他们喝,谁都不这样,就连侯丽霞一个女同志那也是喝得天翻地覆。”彭长宜有个毛病,如果不跟其他领导在一起,他总是喜欢让司机和秘书喝点酒,一旦有外人,就不往出推他们了,而是替他们挡酒。所以老顾听了彭长宜的话,就主动打开了一瓶酒,倒在杯里。
  温阳也替姚平打开一瓶,姚平赶忙自己倒上一点,剩下的酒就放到彭长宜的面前。
  彭长宜说:“是谁的就先放谁跟前,一会再说。”说着,又把酒放到了姚平跟前。
  姚平说:“您什么时候看见我喝过酒?”
  彭长宜说:“还没有见过谁辞过职,你不是也辞了吗?冲这,今天我喝多少你就喝多么,看来有一句话说得好,自古英雄出少年,你行,我佩服,来,喝。”说着,就端杯跟他们三人示意了一下,喝了一口,说道:“真香。”然后,就开始对付自己那只猪蹄。

  姚平听到他提自己辞职的事,脸不由得一红,说道:“我是迫不得已。”
  彭长宜低着头边吃边说:“没有什么迫不得已的,只有自己不珍惜的,你姐费了那么大的功夫,给你找到一份稳定安逸的工作,你倒好,还辞了。”
  姚平脸上的红晕没有了,她小声说:“别跟我提她。”
  老顾说:“先吃饭,等吃完了你好好跟市长汇报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来,我敬小姚。”
  姚平没有了最初的兴致,她端起杯,就喝了一大口。
  彭长宜兜里的电话响了,他掏出来一看,赶忙接通,毫不掩饰自己嘴里正在嚼着东西的声音,就说道:“市长,您好,有什么事?”
  江帆说道:“长宜,你在干嘛,吃饭吗?”
  “是的,我在吃猪蹄,可好吃了,等您哪天有时间我带您来吃。”
  江帆一皱眉,说道:“长宜,你怎么了,没受什么刺激吧?”
  彭长宜笑了两声,说道:“没有啊,怎么了?”

  “能回来吗?”
  “嘿嘿,市长,我在陪一个小朋友吃饭,是个小妹妹。”
  “你小子在搞什么鬼?!”
  电话里突然传出王家栋的声音。
  彭长宜嬉皮笑脸地说道:“部长,我有客人,而且正在吃饭,如果没有太艰巨的任务,让我把饭吃完。”
  “混蛋,你可真是个没把儿的流星,猴子屁股着火也是你,请小妹妹喝闲酒也是你,回来跟你算账!”说完,“啪”就挂了电话。
  姚平说道:“是不是耽误您的事情了,要不您回去吧?”
  老顾笑了,说道:“放心吃你的,没事。”
  彭长宜说:“来,喝。”
  他端起杯子,电话又想了,彭长宜看了一眼,赶快拿起电话,说了一声:“市长,嗯,您说。”边说边往出走。
  姚平看着彭长宜的背影,跟老顾说道:“市长肯定有事。”
  老顾说:“当然了,他哪天没事?连喝酒吃饭都是工作,能抽出时间陪你,真是不容易了,你下午乖乖地回单位上班,不然对不起他。”
  姚平低下了头,说道:“可是我已经辞职了。”
  温阳说:“我刚出学校门的时候也是这样,遇到问题就想逃避,结果逃到哪里都有问题,索性不逃了,乖乖地踏踏实实地在一个地方干,心态反而平静了,也没有觉得社会有什么对不起自己的地方。”
  姚平说:“我的跟你的不一样……”
  “只要是问题就都一样,逃,不是办法。”温阳说道。
  老顾说道:“我看看市长有什么事没有。”说着,就走了出来。

  彭长宜已经打完电话,正坐在门厅的凳子上跟老屈说话。江帆刚才来电话问他请谁,是哪个小妹妹,彭长宜就知道江帆误会了,肯定以为是跟丁一在一起,他赶紧说明了情况,说是北城的小姚,姚静的妹妹,她辞职了,我来劝劝她。江帆说那你就忙吧。说着,就挂了电话。彭长宜打电话这功夫,就见许多下班的人到这里买猪蹄,打包后回家吃。没想到大热天,老屈的猪蹄居然卖的这么火。等老屈忙过一阵他说道:“老屈,弄个大点的门脸,往城里挪挪,准比你现在更火。”

  老屈点上一根烟,说道:“不了,门脸大了我们老俩就忙不过来了,就要雇服务员,雇服务员就要雇女的,男的没人干,雇女的就会生是非,我是一年遭蛇咬,十年怕井绳啊。”
  彭长宜见老屈并不避讳老伴儿,就说道:“哈哈,被蛇咬过?”
  “是啊,咬过。”
  门厅里的两桌客人吃完走了,老屈结完帐后,坐下来,跟彭长宜说道:“别看我现在这个样子,当年也风光过,当过城关镇的副镇长,和当时一名副书记,我就不说是谁了,我们俩共同竞争镇长的位子,有一天也是在饭店吃饭,有个女服务员特别漂亮,我们几个男人的眼光自然就多往她的身上扫了几眼,说来也怪,那天她就盯着我一个人看,而且总是给我满酒,大家就起哄,说她对我有意思,也怪了,那天我酒喝得特别多,心里就像揣着一只小兔子那么不安分,逞强,别人都不喝了,我还喝呐,等要走的时候,那个女服务员就偷偷拉了一下我的胳膊……”

  “来两个猪蹄。”
  正说到节骨眼上,进来一个妇女,老屈赶忙收住了话头,从外面一口大锅里,捞出一两只滚烫的猪蹄,放进食品袋,进来后交到这名女同志的手里,找完零钱后,他跟顾客说了声再见,擦了擦手,继续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