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665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温阳说:“下午有个会,刚才人防办宋向前来电话,问您跟锦安的玉琼经理联系了没有;还有,文保所方所长说如果您有时间,他就过来,跟您汇报申报文化旅游名城的事,刚才就打电话问您有没有时间?”
  文保所所长方东,如今已是文化旅游局的副局长兼文保所所长,彭长宜当上副市长后,从高铁燕手里接过了文教卫生这块工作,今年由于钟鸣义又让他分管兴办实体经济这项工作,也是今年市委和市政府的中心工作。自从分管了这项中心工作,对于自己正当分管的工作倒是过问的少了,不过,文教卫生也是相对比较省心的工作,按私下流行的说法叫“不怎么吃草料”的工作。彭长宜是个今天有事就今天必须干完的人,他迟疑了一下,手从话筒处拿开,说道:“小姚,你在大门口等着,一会老顾去接你,你们找个饭店等我,我还有点事,处理完了就去找你们。”

  姚平想了想,说道:“那好吧。”
  放下电话,彭长宜看着温阳,就说道:“这样,你跟老顾去帮我招待个小朋友,是我在北城时的小同事,叫姚平,你们找个清静一点的地方,等我处理完事后再去找你们。”
  温阳说:“那您上午要是有事呢?”
  “上午什么都不干了,就干这两件事,你一会给方东打电话,让他过来,我马上跟玉琼联系。”
  彭长宜拿起电话,他想给玉琼打电话,想了想又放下,出来就上了三楼,他想起刚有意思要做这个项目时,江帆让他跟钟鸣义说一下,钟鸣义听了他的汇报,尤其是听了他说由人防办和金盾公司共同做这事的时候,钟鸣义眼睛一楞子,说道:“有金盾什么事?”彭长宜说:“人防办一不能取执照,二银行不给贷款,没有抵押物,跟金盾公司合作后,这些就不是问题了。”彭长宜当时还记得钟鸣义看他的眼神就有些异样,那目光分明带着对彭长宜很深的成见。

  对于他这种目光,彭长宜早就习以为常,钟鸣义自从来了那天起,就把所有的干部在心里划线排队了,怎奈,樊文良在亢州经营多年,几乎所有的科技干部都有樊文良和王家栋的烙印,他有意识的排挤跟樊文良走关系密切的干部,但是没办法,太多了,只能是谁转向转得快,谁靠他靠得紧,他看着谁就顺眼一些,比如朱国庆。
  像彭长宜这样的,属于永远都不可能争取的力量,所有,成见是先天的,即便他工作再努力,也是无法纳入到钟鸣义的法眼的。所以,在钟鸣义眼里,彭长宜副市长就算到头了,最起码在他当书记期间,他不会有发展。可是钟鸣义没有想到的是,彭长宜这个项目,居然和翟炳德又关,那个女老板是翟炳德的同乡,钟鸣义是个唯马首是瞻的人,因为扯上了翟炳德,他也就由着彭长宜去干了。这也是彭长宜的聪明之处,他适时地抛出玉琼和翟炳德是同乡这张牌后,钟鸣义当时就说了一句话,彭长宜现在还记得清:难怪锦安市委市政府的客饭都从招待所转移到了生态美食城,原来是这样……

  其实钟鸣义说这话的时候是带着对翟炳德抱怨的心态说的,他还记得上次去锦安见都周林时,跟周林说了任小亮和彭长宜竞争副市长的事,当时周林特深沉地说道:翟书记不会再让亢州形成铁板一块了,因为有了樊文良的教训,其实,下级永远都是上级的一个棋子,他想怎么玩就怎么玩,而作为下级,永远都是被动接受的,永远都没有选择玩法的权力。从彭长宜和任小亮竞争这件事上,他就看出了翟炳德的用意,他是不能让王家栋痛快,也不能让他钟鸣义痛快,甚至有的时候还不能让江帆痛快。不过怨就怨任小亮自己不争气,本来办公室主任都板上钉钉的事了,却被人举报出来包养俄罗斯小姐的丑事,如果不是钟鸣义力保,说不定任小亮这次就栽到底了,好在任小亮为了保住官位舍得下本钱,不然他就会永远都没有出头之日了。所以钟鸣义也看出来了,亢州,谁来了都不好干,有王家栋在一天,樊文良的余毒就存在一天。

  彭长宜现在就想,还是江帆聪明,当时他特地暗示自己,将这个项目跟钟鸣义汇报一下,看来,江帆比任何人都了解钟鸣义。果然,钟鸣义对生态美食城项目没有再说什么。
  彭长宜敲了敲了两下书记的门,进去后他愣了一下,王家栋在里面,就见屋子里还坐着四个人,其中有两人穿着制服,彭长宜注意到,他们的袖标是海关的标志,钟鸣义正在看着桌上的证件,估计是来人向他出示的,秘书小康站在旁边,见彭长宜进来了,钟鸣义抬头看了他一眼,问道:“有事吗?”
  彭长宜说:“没什么大事,我一会再来吧。”说着就往出走。
  钟鸣义说道:“你让江市长上来。”
  彭长宜点点头急忙走了出去,回到二楼,推开江帆办公室门,就见江帆的秘书金生水站在他桌子前面,跟他正说着什么,见彭长宜进来了,就不说了。
  彭长宜说:“书记让您上去一趟。”
  江帆“嗯”了一声,就站起来往出走,很快就上了楼。
  彭长宜回到自己办公室,他惦记着姚平,刚坐稳,方东就抱着几个厚厚的文件袋来了,进门就放在彭长宜的桌上,彭长宜问道:“这是什么?”
  方东说:“申报资料。“
  彭长宜用手往下压了一下,说道:“让我看吗?”

  方东说:“是啊,你看了后对这件事就有思路了。”
  彭长宜看着这厚厚的一摞资料,就好笑,但他还是说:“那好,估计等我看完了是不是黄瓜菜都凉了。”
  方东笑了说道:“你可以捡主要的看看,至于技术上的事就不用看了。”
  彭长宜心想,还头一次看见这么跟领导汇报工作的,就说:“我能分辨出哪是主要的,哪是技术上的事吗?”
  方东说:“给你的全是应该掌握的东西,其余的还有比这摞高,那些东西你也看不懂,看了也没用。”
  方东的意思是想说,那些东西你看白白浪费时间,没有用,但是话从他嘴里出来后就是这样的一种口气。
  好在彭长宜知道方东的性格,况且知识分子一般是有什么说什么,彭长宜也就不跟他计较,笑着说道:“行,就先放这儿。”
  方东从包里掏出一个厚厚的笔记本,翻开说道:“考虑领导比较忙,我也开门见山,废话省去,汇报开始。目前需要做的有这么几项,这个我得跟您详细汇报一下。一,要去北京拜访专家组成员,一共有十三个人,这十三个人我准备一一拜到;二,近期请省文物局的领导来一趟,市里最好有一个主要领导出面,如果他们实在没有时间,彭市长也要出席;三,……”方东逐一汇报着,最后彭长宜见他的嘴角都喷出了唾沫星子,就起身给他倒了一杯水,他连说声谢谢的时间都没有,继续低头汇报。

  这期间,彭长宜曾悄悄地看了一下表,他不好中断他的汇报,就耐着性子,边听边记,好不容易方东的汇报告了一个段落,彭长宜也松了一口气,说道:“先喝口水。”
  方东一口气喝了一杯,自己起身又去接了一杯,说道:“我汇报大概急了点,因为我怕领导有事,约见你一回太不容易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