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664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王圆没有直接回答彭长宜的问话,而是双手将一个请柬恭恭敬敬地放在彭长宜的桌上,彭长宜一看,惊喜地说道:“要结婚了!祝贺……”
  王圆赶紧更正说:“不是结婚,是订婚。您连请柬都不看就乱说。”

  雯雯赶紧捅了一下王圆,说道:“怎么和彭叔儿说话呢?”
  彭长宜笑了,说道:“呵呵呵,没事,只要看着小圆好,看着你们好,怎么说话都没事。”
  王圆也解释道:“雯雯,这你就不知道了,彭叔儿就是我的亲叔,比我父母还关心我,比你还关心我,要不这次我老娘就说了,外人一个都不请了,就把彭叔儿一家请来就行了。”
  彭长宜笑笑,说道:“你老娘知道我不好打发,如果不叫我,我会去找后账的。”他边说边展开大红请柬,果然是订婚宴,彭长宜高兴地说:“好,太好了,不过小圆,都什么年代了,你们还订什么婚,直接结了得了,我们就没有订婚,就是领了结婚证就结婚了。”
  王圆说:“我也是这么说,我老娘说怕委屈了雯雯,按照雯雯他们家的风俗办,先订婚,领证,然后再举办结婚仪式。”

  “哦,看来你们的事都是你老娘说了算?”
  “是,我老爸不管,他说只管出钱。”王圆说道。
  “呵呵,雯雯,部长给红包的时候,你想着先用手捏捏,如果达不到一定的厚度,咱这婚不跟他定。”
  雯雯笑了,大方地说:“哪儿呀,我哪儿敢那么挑剔呀,我恨不得给他们一个大红包,让他们的儿子跟我订婚呢。”
  “哈哈,真的?”

  “真的,彭叔儿,您不知道,我跟他说,你要是再不跟我说正格的,我就另觅枝头了。”
  “哈哈。”彭长宜大声笑了出来,然后认真地说道:“小圆,你到年龄了,该过正常人的生活了,你就是有再大的本事,也赚不完世界上所有的钱。等你经历了我经历的事,你会明白,什么都比不上在父母面前尽孝是最幸福的。我母亲走后,我才知道自己做得多么的不够,才知道父母其实对我们的要求很可怜,不是物质上的,只是能经常见到我们就很满足了。你老爸老娘就你这么一个人,我还有哥哥和姐姐呢,所以,趁着父母健在,好好尽尽孝道,少让他们操心,少让他们为你牵肠挂肚,你们不缺物质上的东西,只要自己安安全全的,别让他们为你揪心扒肝的就是最好的孝顺。你还小,还不能体会我说的意思,不过等你体会到了,也可能就像我一样,只有一声叹息的份儿了。”

  王圆听彭长宜说这话,也很感动,他说:“彭叔儿,您放心,我的事儿基本办完了,以后,我尽量少出差,守着父母,守着媳妇过日子,按你和爸爸说得那样,就在本地经营酒店生意,收缩其它的贸易生意,这样就能多陪他们了。”
  一边的雯雯听了王圆的话后眼圈就红了,她看着王圆,说道:“彭叔儿,您不知道,这是我跟他谈恋爱这么长时间以来,王圆说的最动听、最让我感动的话!”
  彭长宜也仰着头笑了,说道:“小圆,听见了吧,其实,亲人需要我们给予的东西很简单,有的时候要求也很可怜,我这方面做得就很不够,希望那不要像我。”
  王圆说:“您放心,以后我会加倍弥补的。”
  彭长宜说:“你们还去别的地方请人吗?要是有事就去忙。”
  王圆说:“我们只请了您和卢叔儿,爸爸说不请别人,订婚就是家里人的事。”

  “嗯,理解。”彭长宜点点头。
  “还有媒人。”雯雯补充道。
  王圆笑了,说道:“当然了,如果少了媒人,我会吃不了兜着走的,我还指望着媒人帮我把媳妇骗进家,以后她在‘没人’了,我就不怕了。”
  雯雯悄悄捶了一下,彭长宜看见后也哈哈大笑了。
  送走王圆和雯雯,彭长宜陷入了沉思,从王圆的精神状态上判断,似乎这个小子对于自己目前的状况比较满意,而且特地跟他说,他的“事儿基本办完了”,难道他解决了和贾东方之间的恩怨?那么,贾东方现在在哪儿?
  不知为什么,尽管王圆表现出一幅志得意满的样子,由于得不到贾东方的消息,彭长宜仍然有一种隐隐的担忧。
  这时,桌上的电话响了,秘书温阳从外面进来,跟他说:“彭市长,是北城一个叫姚平的找您,她刚才说给您打不通,就打到我屋了,我就让她再给您打一遍。”
  彭长宜一愣,说道:“我没听电话响呀?”
  温阳摇摇头。

  彭长宜想,上次姚平就说找自己有事,由于发现姚平对自己有意,他便不好接近她了,可能姚平也不好意思贸然打电话进来,才问了一下温阳,想到这里,他就接了电话。
  “彭主任,我是姚平。”
  果然是姚平,彭长宜说道:“哦,小姚,有事吗?”
  姚平迟疑了一下说道:“我是不是打扰您工作了?”
  彭长宜说:“小姚,什么事?”
  “彭主任,我辞职了?”
  “什么,辞职?你干嘛要辞职?”
  姚平沉默了,半天才哽咽着说了一声:“彭主任……”就说不下去了,话筒里居然传来了她低低的啜泣声。
  彭长宜看了一眼温阳,把话筒换到了另一只手里,说道:“小姚,别哭,怎么了?有什么过不去的事,跟我说,我给你做主。”
  “彭主任,我……我好伤心……”话没说完,又哭泣起来了。
  温阳觉得自己站在这里不方便,转身就要离开,彭长宜冲他招招手,意思不让他走。他对着话筒说道:“小姚,别哭,你现在在哪儿?”
  姚平抽泣了半天,才说,我在电话亭给您打电话呢?”
  “在哪个电话亭?”
  “就在你们对面。”

  彭长宜说道:“小姚,你等着,我让老顾去接你,到我办公室来,跟我说说怎么回事。”
  姚平想了想说道:“不了,我就是伤心,刚才逛街,走到这里就给您打电话了,我就是想跟您说一声,没事了。”
  “小姚,你既然跟我说,就是相信我对吧?那么我就要管到底,现在工作这么不好找,你辞什么职,赶快回去上班。”
  “不可能了,我已经写了辞职报告了,东西都收拾清了。对了,主任,我给您打电话还有一个事,就是您让我做的那些记录,我都复印下来了,这些东西不能在我这儿放着了,我怕给您丢了。”
  彭长宜知道姚平说的那些记录是北城开丨党丨委会研究成立基金会时的会议记录,是他特地叮嘱姚平,只要是开会研究基金会的事,就让让她把会议记录多复印一份,单独保管,以防不测。因为那时受江帆的影响,他已经预测到了基金会的今天,所以每次会议记录姚平都是这样做的。即便不是她做记录,也在装订文件的时候,她多复印出一份。
  彭长宜说:“这些东西在哪儿?”
  “就是我包里,我随身带着呢。”
  彭长宜说道:“这样,你放下电话,等会儿。”他用手捂着话筒,跟温阳说道:“上午安排什么事了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