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663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刘忠很得意,他继续说道:“我总结就是当官不能太自私,太自私不行,太自私就容易造成太贪,你像他,欲望太强,从基金会得了多少好处?收了多少回扣?好多人吃饭的时候就直接说,从基金会贷款好贷,只要给回扣,但是少了不行,不能低于百分之二十,只要给够这个比例,谁都能贷出来。”
  “呵呵,是啊,我也听说过有这种说法。”
  刘忠说:“这种说法现在非常普及,在任何一个酒桌上都能听到。不用说别的,就拿买房子来说吧,你买得起吗?我买得起吗?”

  彭长宜笑了,说:“我可买不起,这个房子欠的账还没还清呢,不过都是欠的家里人的,不急着还就是。其实,咱们都差不多,我比你负担轻,我是个女儿,她早晚是要嫁人的,我用不着给她置房子置地,钱够花的就行了。对了,基金会你的股金支出来了吗?”
  彭长宜不想在背后议论别人的财产,尤其是任小亮的,就转了话题。
  刘忠说:“早就支出来还账了,那时正赶上盖咱们这里的房子,哪有钱入股,是借的我小姨子的钱。”
  彭长宜说:“支出就好,省得担心。”
  刘忠说:“是啊,谁知道明天上班情况会怎么样?”
  听他这么说,彭长宜也叹了一口气,“是啊,但愿没事。”
  “你呀,大可不必担心,基金会这艘船里没你的货,怎么着也和你扯不上干系,有人比你更着急。不瞒你说,尽管今天一天都在忙基金会的事,但是我一点都不担心不操心,甚至不卖力气,出事才好呢,只有出了事,基金会才能见了底,那个时候谁怎么回事就***了。”
  彭长宜笑了,说道:“是这个理,但我也不愿它出事,国运方通,才能官运方通,再说了,都在一个锅里吃饭,如果有事,谁都不好过,你那么消极也不对,该管的事还是要管的。”他随口就说了《一剪梅》里面的一句话。
  刘忠最佩服彭长宜一点的就是他正,比任小亮不知要正直多少倍,如果他俩换个位置,保证任小亮说不出这样的话。就说道:“长宜,你这一点真让老兄佩服,就冲你今天给这个给那个打电话这一个举动来看,就知道你是真心不希望基金会出事,你是这个。”说着,冲彭长宜伸了一个大拇指。
  彭长宜笑了,说道:“你就抬举我吧。”
  刘忠说:“不是抬举,是我们真心的服你,我和田冲经常私下里这样说,不然你比我们小那么多,说句不好听的话,从政经历比我们还短,我们俩为何围着你转?”
  彭长宜不好意思地笑了。他说的倒是事实,那会自己刚到北城,还是副书记,刘忠河田冲的确对自己言听计从。想到这里他说道:“林岩这段怎么样?”
  刘忠说:“不错,相当不错,对老同志相当尊敬,而且人也非常谦虚,前段王学成还给我们俩个挑拨关系,说我嫉妒林岩,还说林岩抢了我的位子,你说这是哪儿跟哪儿呀?我知道林岩的背景,我还嫉妒他,我不是找死吗?我也太不知天高地厚了吧?”
  彭长宜笑笑,说道:“他怎么还是这个德行,这个人注定不会有大出息。”
  刘忠说:“你别那么说,现在任小亮非常器重他,给他在基金会弄了个兼职的副主任。”
  “基金会有那么多副主任了,还弄副主任?”
  “是啊,王学成现在牛气的了不得,说师小青批贷款都要经过他同意,没有他的签字都贷不出钱,如果他高兴,就是夜宵都会有人请他吃,的确如此,请他吃饭的人排着对,火,非常火!快搁不下去他了,我们大家在背后都跟他叫王疯子,还有个副主任,是你走了后从别处调过来的,也是牛的不行,据说前段出车祸陪给人家的钱都是从基金会打的白条,这件事还是王疯子给透漏出来的,现在基金会这几个副主任是窝里斗,谁都唯恐自己捞得少,弄得师小青也很头疼。”

  “哦,柳泉和蒋主任她们俩也参与吗?”
  “嗨,她们俩,早就靠边站了,现在是王疯子和另外一个副主任,围着师小青和任小亮屁股后面转,其实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任小亮、师小青吃肉,他们俩弄好了啃块骨头就不错了,连小姚那么老实的女孩子,背后都叫王疯子,的确搁不下他了,跟我们这道号人说话都是吆五喝六的。”
  “哼,我看他离死不远了。”
  彭长宜说:“有那么一点,对了,你刚才说到跟林岩的关系,我要嘱咐老兄一句话,那就是多补台,多提醒,多配合。”
  刘忠说:“放心,他刚来你就跟我说了这个意思,我不傻。我听到这些闲言碎语后就找过小林,跟他表明了我的观点,哪知小林心里非常有数,他什么都明白。”

  “那是,市长一手培养出来的。”彭长宜再次强调了江帆的关系,为的就是警醒刘忠注意跟林岩搞好关系。
  钟鸣义到基金会现场办公很奏效,第二天上班后,北城基金会竭尽全力,把现有的现金都放在了柜台上,两万元以下的当时兑付,师小青带着工作人员不停地给排队取钱的人做工作,营业厅里摆放了一个电视,不停地播放着常务副市长张怀的电视讲话,渐渐的,取钱的人越来越少。
  看到离去的人们,师小青松了一口气,她抹了一把汗水,回到自己的办公室,给钟鸣义打了一个电话,钟鸣义似乎时刻在等着她的电话似的,很快就接通了,师小青说道:
  “钟书记,情况没有进一步发展,通过我们耐心细致地做思想工作,大部分人都走了,只剩下一小部分人把钱取走,您这招太高明了,不然真应付不过来了,小青太敬佩您了。”

  显然,得到美女的夸奖,钟鸣义很高兴,但他依然很严肃地说:“知道了,你们赶紧跟丨党丨委政府商量,按照我昨天部署的那样,立刻组成清贷小组,那些到期不还的贷款户起诉他几个,不到期的催收利息,如果基金会真被取缔的话,这种大面积取款的情况还会发生,眼下当务之急的就是赶紧回收利息和贷款。
  “是,小青马上按书记的指示办,立刻给各个企业造还款还息计划书。”
  令人揪心一刻的大面积取款风波总算平息了,通过这一轮风波,北城基金会已经没有多少现金可以兑付了。所以,他们把全部希望寄托在清欠小组上。
  基金会的主要存款都是个人的,许多平时十分节俭的人,为了得到比正规银行更多的利息,将所有的积蓄全部存到了基金会,这里面还有一大部分是退休后的老人,他们的养老钱也存到了基金会,他们对党和政府有着一种先天的信任,认为政府都出来辟谣了,基金会就没事,他们的钱也会安全的,所以,许多人就放弃了取钱,全然不知风暴即将来临。
  尽管事态暂时平息了,但是彭长宜总有一种大难临前的感觉,就像悬在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随时都有掉下来的风险。
  这天,彭长宜刚上班,王圆和雯雯敲门进来了。彭长宜看见王圆后,眼睛就一亮,说道:“小圆,什么时候回来了?”
  王圆衣着很正式,上身是一件白衬衣衬衣,下身是一条银灰色的西裤,皮鞋,扎着领带,精明干练,意气风发,目光里流落出来的是坚定和自信。雯雯是一件银灰色的长裙,脖子上挂着一条亮晶晶的钻石项链,也比平时显得漂亮、妩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