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661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金生水哪见过这阵仗,他几乎蒙住了,愣愣地看着她。
  袁小姶拎起沙发上自己的高档名牌包,冲着他又“哼”了一声,转身就往出走,还是不解气,走到江帆桌子前,扬起胳膊,随手一划拉,刚才江帆看的文件夹和水杯就被她划到了地上,然后扬长而去。
  金生水呆了,心说:“我的妈呀,太厉害了!”
  “怎么了?出了什么事?”高铁燕进来了,她看了一眼地上的碎玻璃片,问道。

  金生水这才反应过来,赶忙说道:“没事、没事,是我不小心。”说着,就赶紧弯腰,先把市长不锈钢的水杯捡起,然后又去捡地上的文件。
  张怀听到动静也进来了,他看着地上的一片狼藉和碎了的书柜,说道:“小金,怎么搞的?”
  金生水说:“是我不小心,我马上收拾。”
  张怀喝道:“你没长眼睛,怎么这么毛手毛脚的!”

  金生水不再说话,连忙拿起地上的扫把,去扫地上的碎玻璃片。
  高铁燕看了一眼张怀,没说话,就出去了。张怀也出去了。等江帆回来后,屋子已经收拾好了,只是书柜的玻璃还没有来得及按上,他拿起杯,想喝水,才发现杯子已经凹陷一小块,他就有些纳闷,举着杯子看了半天,也想不起来怎么磕的,走到饮水机旁,接了一杯水后,金生水手里托着一块玻璃进来了,江帆看了他一眼,说道:“怎么了?”
  金生水说:“我刚才不小心,把书柜的玻璃碰碎了。”
  江帆看着他手里的玻璃,又看了看自己的杯子,他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拿着水杯的手就有些颤抖,他说道:“是她干的?”
  金生水笑着说道:“是我刚才扫地……”
  江帆放下杯子,痛苦地说道:“小金,这玻璃不按了,你去找工具,把书柜上的玻璃全部卸掉,另外,我屋里所有的水杯都换成纸杯,我也用纸杯。”
  “市长……”金生水叫了一声,有些难过地看着他。
  江帆挥了一下手,说道:“照我说得做。”
  金生水听了,就拎着那块玻璃出去了。
  金生水中午没有跟江帆他们去酒店吃饭,他在机关食堂吃的,吃完后,他果然按照市长的吩咐,从电工那里找来了钳子、螺丝刀等工具,就要卸书柜上的玻璃,曹南进来了,他说道:
  “小金,你在干嘛。”
  金生水看见曹南进来了,说道:“市长让我把书柜上的玻璃都卸掉。”

  “为什么要卸掉?发生什么事了?”
  金生水说道:“书柜上的玻璃打碎了一块,市长说索性全部卸掉,以后就没得的打了。”
  “是她老婆干的?”
  “嗯。”金生水点点头,没再说别的。

  曹南生气地说道:“成何体统,不卸,把那块也装上,我们装上就是让她砸!”
  “那,市长要是……”
  “听我的,他也就是那么一说,气话!”
  曹南就帮助金生水把那块玻璃按上了。

  上午,通过工作人员做工作,基金会的风波暂时平息了下去,下午,两个基金会仍然没有开门,但是大门口却张贴出了一张大海报:告全体股东书。这张海报的大致意思就是政府保证支付股东的现金;超过两万元的要申报;不要轻信小道消息;对于那些定期的储户,提前支取的话利息就会吃亏,另外还特地向大家解释基金会目前运转正常,它是国家和地方政府组建的金融机构,不是说倒闭就倒闭的,等等。加上晚上张怀代表市委市政府做的电视讲话,在电视台的各个时段反复播出,亢州新闻也反复播出了这条新闻,政府在短时间内的快速反应,的确安抚了人心,尤其是那些拿着定期存单的人,就有些犯算计了,如果支出,利息几乎就没什么了。不用说别人,寇京海的妻子就给彭长宜打电话,说道:

  “兄弟呀,我看了电视了,好像没什么问题,不然你跟小李说,我那钱暂时先不支呢,我明天去她那儿把存折拿回来。”
  这个电话是彭长宜晚上到家后接到的,彭长宜在电话里没好气地说道:“嫂子,明天你将是第一笔取款的人,我没有时间跟你倒腾,也不想跟你揪心扒肝地惦记这点钱,我还想多活几天呀,你取也得取,不取也得取,你要是心疼利息,我给你补。”
  对方朗声大笑,说道:“好好好,嫂子我听兄弟的劝,明天开门我就去基金会等着去。”
  彭长宜挂了电话后,又给李春雪打了一个电话,告诉她,明天务必想办法把这笔钱取出来。李春雪说没有问题,她已经安排了,明天让她拿钱就是了。
  沈芳今天新买了一个电饭锅,正在研究说明书,她在旁边听出了门道,就放下说明书说道:“彭长宜,你怎么这么不是东西?”

  彭长宜吓了一跳,说道:“我怎么了?”
  “你说你怎么了?我们领导找我帮忙你不让管,怎么寇京海的钱你让春雪管了?”
  听她这么说,彭长宜才想起这茬儿,他说道:“你应该记性不会这么差吧?寇京海的两万块钱当初是给我顶入股的,算是借给咱们的钱,我让他们支,他们贪图高利息就是不支,你想想,如果要真出了事,咱们心能安稳吗?我为什么不让你管你们领导的钱,也是有道理的,基金会肯定会有纪律,严格他们内部职工兑付现金,再说,如果你管了领导的,你那些同事再找你怎么办?你总不能只管当官的不管同事们的吧,你管得过来吗?”

  沈芳觉得他说得有道理,鼓了鼓劲,也找不到反驳他的理由,就赌气说道:“反正你总是有得说。”
  彭长宜笑了,说道:“不是我有的说,就是这个道理,你可以找个明白人评判一下,看我说的在理不在理。”
  沈芳也知道男人说得有道理,就是不服气,重新坐在沙发上,拿起电饭锅的说明书,赌气说道:“接点水来。”
  彭长宜看了她一眼,说道:“接水干嘛?”
  “试试这个电饭锅漏电不漏电。”
  彭长宜连想都没想,随手拿起自己的水杯,就把里面的水倒进了电饭锅。
  谁知沈芳突然大怒,说道:“彭长宜,你哪如往锅里尿泡尿!”
  彭长宜往锅里一看,才发现自己倒进锅里的是茶水,平时那黄亮清香的茶水,此时在电饭锅里是那么的刺眼,不受看,很是不搭调,他也愣住了,他记得回来时杯里的水是凉白开,怎么变成茶水了?
  可是他天生嘴硬,这会又听沈芳这么不留情面地说他,就有些生气,说:“有你这么说话的吗?损不损?”
  沈芳说:“你做都做得出来,我怎么就不能说出来!”
  彭长宜委屈地说:“我怎么做得出来了,我往锅里尿尿了吗?”
  沈芳忍住,差点没笑出来,但是她强硬着自己,冷着脸继续说道:“你看这跟你的尿有什么区别?”
  “当然有区别了,我还可以把这水倒回来喝了,如果是尿,我能喝吗?”
  “当然能喝,等你老年痴呆的时候,我就给你当茶水喝!”沈芳狠呆呆地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