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灵车司机告诉你当下农村的奇闻杂谈》
第84节

作者: 连成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从殡仪馆回来,我没有把丽萨和刘姐她们直接拉回旅店,而是拉到了附近的一家酒店,元青青已经在里面点好菜等着我们。
  这是我的主意,总要找个机会让大家伙认识一下她,走进包厢,一眼见了元青青,丽萨是拉着黑脸,秋月有些疑惑,刘姐更是惊讶,免不得瞅着我。
  我招呼着大家落座,还让刘姐给铁霸天打电话,喊她一起过来吃饭,之后我开始介绍起元青青,至于怎么认识,至于其中原由,都没曾详说,只是突兀的介绍说这是我的女朋友,叫元青青。

  丽萨的脸色很难看,我不知道为什么如此,秋月倒还好,刘姐则是惊讶连天,不断的扫视着元青青,继而开玩笑的和我说起:“金水啊,挺能耐的,那么漂亮的姑娘,怎么被你拐上手的。”
  我只是傻傻的笑,说真的,我该怎么解释,怎么介绍,难道把当中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清楚,总不至于吧!况且如今男女,谈朋友其实风雨呼之,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谈,什么时候就分,倒也没必要说的那么详细。
  片刻过后,铁霸天推门而入,紧随其后的是她的男朋友凌阳,他客气的给我们打了招呼,看起来得体大方,可是却让我愈加作呕,这个世界怕的是什么样的人,就是他这种外表坦荡荡,内在肮脏可怕的家伙。
  我虽然厌恶他,可是此刻却要表现的跟没事人一样,强压着心中的恼怒,装作不以为然的样子,他豪气的给自己满上酒,说什么迟到了,自罚三杯。
  其他人倒也觉得他有酒品,我倒是觉得做作,他举着杯子要和我对碰,我只好拿起杯子,和他随便一撞,继而顾自己喝了一口。
  这顿饭其实吃的不怎么愉快,并不尽兴,丽萨兀自喝酒,末了还发了酒疯,总之每个人都觉得有些压抑,而我的压抑不为其他,就因为饭桌上多了一个不该出现的恶人。
  好几次我都发现那凌阳的眼神不断的偷瞄元青青和丽萨,因为他坐在丽萨旁边,丽萨发酒疯,他还借故安慰,其实是揩油,可能是我对他有敌意,他的每一个举措,我都会反感。
  吃完饭以后,刘姐和丽萨她们结伴离去,我说送她们,她们没搭理,只好和元青青两人回到了旅店,回到房间,元青青安慰着眉头不展的我说道:“金水,是不是因为我的出现,破坏了你们之间的友情。”
  我摇头道:“不会的,她们不是那么小气的人。”
  元青青道:“那为什么你这样愁眉不展。”

  我气急败坏的说道:“我是看那凌阳不爽,只是可气,暂时拿他没有办法。”
  元青青说,这事我也不能急,如今只要以静制动,慢慢的收罗他的杀人证据,毕竟单凭所谓的鬼魂托梦,或者鬼物作为证据,司法机关是不会相信的。
  我也明白这个道理,心里却担忧这个凌阳,似乎感觉他的骨子里每一个细胞都是罪恶的细胞,这种罪恶一旦蔓延,身边的朋友都会充满危机。我不希望发生这样的事情,所以在接下来的日子,我强忍着对他的偏见,有意无意会和他接触,聊天,甚至有时一起出去喝酒唱歌之类,为的就是套近乎,从中弄出一些有意义的证据出来。
  而他也愿意和我接触,言谈当中,却也觉得这个人相当不错,有担当,讲义气,若我不清楚他的底细,铁定会把他当成是一个可以深交的朋友,只可惜此刻他越是表现的这样,越发让我觉得虚伪。
  日期:2017-08-30 16:53:46

  且暂时不说这可恼的凌阳,正所谓不是不报,而是时间未到,相信既然他做了那么多的恶,虽然暂时的避开了惩处,可是总有一天,会得到应有的报应。
  自从元青青搬来和我一起住以后,显然丽萨、秋月她们和我的接触少了很多,好在她们还是会给我介绍生意,给我拉车,而每天接送的活照样留给了我。
  有几次秋月偷偷的告诉我,说丽萨是爱上我了,听到这个消息以后,我的内心也是一沉,试问我何德何能,联想到这些日子以来她对我的态度,或许正如秋月所说,我不禁为她感到不值。
  对于我依旧和往常一样开黑车,拉私活,元青青倒也没说什么,只不过我却让她放弃了殡仪馆的工作,一开始她很是不理解,后来我和她说,每次和她那什么的时候,只要她的手一触碰到我的身体,就会想到这双手曾经在给冷冰冰的尸体化妆,想到那恐怖的画面,免不得兴致减半。
  得知这个原因之后,也是哭笑不得,最终还是答应了我,不再给尸体化妆,不过说真的,自从和她有过第一次那种事情之后,她显得格外欢喜,可以说每个夜晚都会有意无意的勾引我,都说冷艳的女子,背地里比什么都疯狂,我算是见识过了。因为旅馆隔音效果奇差,每次和她那啥的时候,我都会轻轻的捂着她的嘴,不让她喊出声来,可是她却抑制不住那种兴奋,铁霸天跟我说,隔壁的住客已经反映这个情况好几次了,让我悠着点,动静不要那么大,吵嚷着他们休息。我羞红着脸,只好问铁霸天有没有隔音效果好一点的房间,她说倒是还有一间套房,不过房租要让我加一点,我说没事,加就加点吧。

  没几日,我们搬到了套房里头,租金是两千块一个月,还是同样的道理,旅店来说不贵,但是租房来说就贵了,元青青提议说去找一个好的房子租,我拒绝了,拒绝的原因是,凌阳一天不伏法,我一天不离开这里。
  元青青对于我的这个理由没有异议,随后的日子自己在隔壁街开了一家化妆品点,闲暇的时候给人化化妆,是给人化妆,不再是给尸体。
  日子倒也过的别致,突然有一天,县城闹开了,说附近某某某村闹鬼,动静很大,死了很多人,政府第一时间出来澄清,让大家不要以诶传诶,无中生有,政府说归说,但是私下里,这闹鬼的事情却真的被传的越发邪性。
  恰巧这一天晚上,我从城里拉着一个客人,去的就是那个村子,免不得想起这事,心里头也是有些发毛,不过想想,只要我不惹鬼,鬼也不该犯我,正所谓,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过我的独木桥。
  车子驶出城区,跑了二十公里,北方多平原,所以道路比南方平坦许多,路况也好了很多,没多久车子到了村口,那人下车付了钱之后,就沿着路灯朝村子里头走去,突然的一个白影从他身边划过,我猛的被吓了一跳,按了一下喇叭,村子里头的狗开始吠了起来。

  正准备掉头离去,可是骤然间原本还晴朗的夜空,一时间浓雾弥漫,那雾气腾起掩盖住了挡风玻璃,我心下一慌,打开雨刮器,可是前面的道路已经一点也看不清楚。
  突然地,凭空里一阵枪响,哒哒哒,这声音接二连三,再之后又听到了炮声,仿佛在打仗一般,这枪响和炮声似乎从村子另一侧传来,而村子里头也零星的有枪声响起,不过比起外侧的动静却是沧海一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