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灵车司机告诉你当下农村的奇闻杂谈》
第83节

作者: 连成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笑道:“怎么会,我只是害怕这一切都是梦,害怕梦醒来之后,你突然的消失不见。”
  元青青启齿轻笑道:“那我们就一直活在梦里,永远也别醒来。”
  日期:2017-08-30 13:21:08
  正此时,元青青鼻子一颤,似乎闻到了什么,松开我的脖子,大吼一声道:“大胆孽障,还不显身。”
  她这一声吼,让我有些猝不及防,可是下一刻,一个影子突然显现出来,正是铁格格。
  元青青一个箭步上前掐起她的手腕,只见铁格格异常难受的样子。

  元青青厉声道:“我说怎么的,一进这旅店就闻到那么重的鬼气,想不到你这鬼物幽居于此。”
  我慌忙上前道:“青青松手,我认识她。”
  元青青质疑的看了看我之后,松开了手,我一直以为元青青不过是个尸体化妆师,也知道她有一些能耐,可是自昨天晚上她和我说起自己师傅的事情之后,料定传承至她手中也该有些能耐,并非单单的化妆师。
  此时她这一出手,却十足让人胆寒,铁格格是鬼物不假,但是能让她片刻间束手待擒的怕是也没那么容易。
  我和元青青解释起铁格格的事情之后,她也是心下怜悯,让她先行离去,自会为她讨回公道,铁格格一个跪地磕头之后,悄然离去。
  我有些好奇的看着元青青,元青青怕是知道了我的疑惑,便解释起来,原来元青青所谓的化妆师不过是其一,她真正的能耐还是师傅传下来的一些手艺,驱邪抓鬼之类的暂不多说,至于在殡仪馆给尸体化妆,无非是有些尸体不合作,不给人化妆,继而闹出一些怪异的事情,机缘巧合下,元青青从事了这一行,每当有尸体作祟,她总能搞定,所以传出来就说她的化妆手艺有多高,其实不然,她真正高明的不过是内行的道道。

  日期:2017-08-30 14:00:06
  借着这个事情,我又问她小曼的死是不是有蹊跷,她说有些事情本来是天机不可泄露,我忙让她那就别泄露,别说,她银铃一笑道:“跟一个活人说当然是泄露天机,但是跟一个死人说就算不上了。”
  我哈哈一笑,于是乎她告诉我,小曼的魂魄曾经在小房间内找过她,和她提起过自己被杀的事情,至于怎么死的,也情景从现般的出现在她面前,我疑虑一番问是不是昨天给小� 尸体化妆的时候,当时元青青还吐了,呕血,难道正是那一会的事情,后来元青青还把自己赶出了小房间。
  元青青点头称是,至于自己呕血乃是急火攻心被气的,至于呕吐,自然是看到了那些残忍的场景,实在受不了。
  我问她小曼到底是被谁杀死的,她说了一个名字,我听完之后寒毛竖起,这个名字昨天之前我还不知道,但是昨天铁格格再一次出现在我面前之后,我心中已经有数,他就是杀死铁格格,如今又杀了小曼,旅店老板娘铁霸天的男朋友—凌阳。
  元青青见我脸色突变,问我怎么了,于是我便将这个凌阳是谁说于她听,她也不免揪心一番,针对这个杀害铁格格的凶手,如今再度出现,这一出现又杀了小曼,这等穷凶极恶之人待在这里,待在铁霸天身边,莫说铁霸天有危险,便是丽萨和刘姐她们都有潜在的危机。

  元青青规劝我说,恶鬼好对付,恶人难应对,要不让换个住的地方,我摇摇头说,在这里虽然时间不长,可是有了感情,刘姐、丽萨以及老板娘她们对自己都挺照顾,如今有了危险,自己更不能离去了。
  元青青没在继续说什么,只是把头倚靠在我的肩膀上,忽的一阵敲门声,我站起身打开房门,是丽萨,她泪眼婆娑的望着我,突然的扑在我怀中,哽咽着说道:“金水哥,我好难过,一想起小曼,就仿佛有无数只眼睛瞪着我看,是小曼的眼睛,她不甘心就这么死去。”
  我轻抚着她的后背安慰着,可是身后元青青故意的咳嗽了一番,显然对于丽萨这过分的举动,她有些不爽,丽萨猛的挣扎开我的怀中,瞅见我身后的元青青,陡然间一番惊讶,看看我,又看看她。
  说真的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丽萨的表情我可以理解。元青青走了过来,故意搀起我的胳膊,瞪着丽萨说道:“金水是我的男人,以后在他面前,把衣服穿齐整一点,少漏一点肉。”
  这个元青青似乎除了对我,任何人她都是那种冷冰冰,不给脸的姿态,这倒让我有些尴尬,丽萨有些发愣,直勾勾的瞪了我一眼之后,转身离开,随后说了一句,小曼的遗体下午火化,若我有时间的话,就去瞧她最后一眼。
  她走之后,我苦口婆心的和元青青说道:“青青,这些都是我的朋友,你看,这往后能不能稍微客气一点,不要老是针锋相对的感觉。”

  元青青不以为然的说道:“可是她再你面前穿这么少,我心里不舒服。”
  我无奈一笑,看来世上的女人都一样,针对感情,容不下一丝瑕疵,即便是丽萨和我只是再简单不过的朋友,可是在她眼里却似乎有一种敌意。
  日期:2017-08-30 14:22:28
  当天中午我开着车子载着丽萨,刘姐她们去殡仪馆,元青青没有去,一路上丽萨始终对我没有好脸色,倒是刘姐以为我和她之间闹了什么别扭,问我,我也不知道怎么说,问丽萨,丽萨也是一声不吭。
  她见问不出个所以然,也就不自讨没趣,到了殡仪馆,三三两两的围上来一些小曼的朋友,一个个眼眶通红,在灵堂里头瞻仰了遗容,上了香之后,便在外头等着,此刻小曼的家人总算到场,年迈的父亲,带着一个只有十岁的弟弟,趴在灵堂里头,哭的死去活来。
  看的出他们的条件极其辛苦,索性殡仪馆的开支,刘姐一人承担下来,再加上一些姐妹送的份子钱,还有多余,刘姐把这余下的钱都给了她的父亲。
  殡仪馆的员工将她的尸体拉进了火化间。

  过了个把小时,小曼的父亲捧着小曼的骨灰盒出来,她的弟弟哭着鼻子跟在后头,一个是伛偻的身影,一个是稚气未脱的娃娃,这种凄凉让人觉得有些沉重。
  我们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只求小曼一路走好,当天晚上小曼的父亲和她弟弟坐上了长途车,回归故里。
  都说落叶归根,可是我明白,小曼死不瞑目,至于为什么,那是因为杀她的那个凶手没有被绳之以法,如何能让她瞑目。
  殡仪馆回去的路上,我有意无意的提起凌阳,刘姐也多多少少说了一些他的事情,说他其实是一个混子,人还不错,两年前突然消失匿迹,就没了音讯,前两天回来,说是砍了人,被抓了,不想让铁霸天过于担心,所以就瞒着她,如今出狱了,第一时间来到旅店找她,寻求谅解,这铁霸天一心软还真答应了,刘姐虽然这么说,但我又不知道怎么和她解释,生怕她漏了嘴,打草惊蛇,于是只好象征性的说,这人有些古怪,还是要多加留意,她们倒也没放在心上,谁有那心思搭理别人的男朋友啊。管他好坏,与自己又不相干。

  日期:2017-08-30 16:14:3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