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灵车司机告诉你当下农村的奇闻杂谈》
第81节

作者: 连成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感受到了她舌尖的跳动,她并没有阻止我的举动,相反她的配合,让我更加躁动不安,缓缓的脱下了她的衣服,彼此心跳加快,她面红耳赤的看着我,突然的我停下了举动,深深的觉得自己有些过分,开始自责起来,却不想她一个飞扑到我怀中,贪婪的和我拼命接吻,撕咬。
  她格外的主动,一边指引着我在她身上摸索,一边咬着我的耳朵娇羞的说,说她长这么大没谈过男朋友,更没有窥探过男女之事,今天倒要好好感受一番这是如何的滋味。也许是因为她的挑逗,更或者是她说了这一席话,让我越发的难受,本来是情不自禁,如今倒变成一种怜惜,想着她命不久矣,就当完成她一个心愿般,让她实实在在的感受一番男女之趣,也算未曾留下一丝遗憾。
  不敢想象,我和她就是在这么个环境当中,就是在我的汽车盖上发生了这一幕,我穿好了衣裳,她也穿上了衣裳,背对着我说:“方金水,替我收尸吧!”

  我心下疼痛难安,走上前,从后面抱着她,点了点头道:“如果你真的死了,我一定替你收尸,但是我相信你不会死的。”
  她冷冷一笑,脸上却依旧残留着刚刚巫山云雨过后的红艳,她说:“方金水,你今晚别走,替我收尸。”
  我依旧点头,只是突然的她说道:“方金水,你知道吗?我师傅说过,我这个守宫咒,邪性的很,如果我和死尸行房,自然能让我安然活命,可是我又如何接受的了,故我宁愿一死,可是若我与活人行房,守宫砂消失之际,便是我送命之时。”
  我木讷了一番,突然反映过来,慌忙道:“你什么意思,这是什么意思。”

  她缓缓转过身来,看着我道:“金水,谢谢你,让我知道,男女之事的愉悦,临死之际,能与你这番行房,也满足了,早两日死,和迟两日死,没什么区别。”
  她卷起袖子,果然胳膊上的守宫砂已经消失不见。
  我战战兢兢的,不敢置信的看着她道:“你的意思是说,一旦我和你行房之后,你即可刻就将死去。”
  她平静的看着我,伸出手捋了捋我散落的鬓角发丝,坦言道:“我还有一个时辰的时间,这一个时辰,好好的陪我,行吗?”

  我叫苦不迭,真想给自己抽几个大嘴巴子,我捂着她的脸,万般悔恨的说道:“元姑娘,你怎么不告诉我,你怎么不告诉我。”
  她安慰着我,让我不要自责,说是她自愿的,可是她虽这么说,我心里又如何过意的去,虽然她只能活上两日,但那也是光阴啊,如今因为我的唐突行为,倒让她仅仅剩下的两日光阴都消散而去,我的罪孽该有多么的深重。
  日期:2017-08-30 10:33:05
  接下去的一个时辰,也就是两个小时,我俩就静静的坐在车子里头,我搂着她,她依偎在我怀里,彼此没有一句话,各自都在深思,各自都在回味,或许彼此的思绪都已走远。
  我想着这个和我同名的元金水,想着彼此不过萍水相逢,却偏偏瞬间发生这些事情,确切的说,第一次遇见,是拉她去殡仪馆,第二次就是她给小� 尸体化妆,这第三次就是现在,可是就这么三次的相逢,却令人意想不到发生了这般蹊跷的事情,兴许这也是造物弄人,命中注定,注定我和她之间可能会有这么一出插曲。
  两个小时过的很快,我不敢看表,因为每消失一秒钟,就代表着,元姑娘离我而去的时间少上一秒。
  我不舍,却无奈,只好越发抱紧她,这一刻,我怀里的她似乎不再是元金水那么简单,更好似上官青也在我怀中一样。
  我不舍的是情感,不舍的是别离,不舍的并非是她代表着谁,我搂着的是元金水,或许是对上官青的不忠,我想着上官青或许是对元金水的不公,也许这就是我的矛盾之处,究竟此刻我的情感是如何,连我自己都区分不了,也许我对谁都没有不舍,而真正意义上来说,我只是一个自私的家伙,不舍的也仅仅是因为自己在情感上的宣泄罢了。
  不知不觉时间居然过去了三个小时,我看了看表,怀中的元金水已经没有了动静,我的眼泪夺眶而出,终于忍不住痛哭了起来。
  可是正当我哭的伤心之时,怀里的她居然睁开了眼睛,眨巴着瞪着我,她的第一句话就是:“我死了吗?”
  我诧异的看着她,握着她的胳膊,探着她的鼻息,瞅着她起伏不定的胸口,她,她没有死,我欣喜若狂。
  元金水坐正了身子,也是看了看表,看了看时间,一个时辰明明已经过去了,可是为何自己却并未死去,这,这一切有些意外,我说,肯定是她师傅吓唬她的,这一切都是假的,元金水挠了挠头皮摇头道:“不,师傅肯定不会骗我,这当中肯定有什么蹊跷的事情。”
  我见她眉头不展,喜极而泣道:“元姑娘,不管当中有没有什么蹊跷,你不是没有死吗,只要你没死,其它什么蹊跷不蹊跷一点都不重要。”
  她似乎被我一言中的,愁云散去,美颜展露,笑道:“是啊!我也是多虑了,此刻我没有死,应该是值得开心的事情,我倒在意起其它了。”
  我使劲的再一次将她搂在怀中,彼此心头都欣喜不已,可是我也感觉到元姑娘心中的疑虑,突然的她看到我脖子上挂着一块玉佩,说起来这玉佩是叶军给我的,当然我也不敢确信,因为我的往昔,我已经理不清楚真真假假,有说是梦中,有说是现实,所以虚虚实实,究竟如何,没人知道,我自己也不知道,但是不管梦境还是现实,这是一块确实存在的玉佩。

  她猛的将玉佩握在手心上,仔细端详一番,倒吸一口凉气道:“好重的死气。”
  我质疑的问她,什么意思,她忽的眉头一锁,瞪着我看,左看,右看,末了突然的来上一句:“你是不是死过一次。”
  她这话说的,让我七上八下,不知所以然,吱吱唔唔的说:“元姑娘,不瞒你说,我没和其它人提起过我的过往,这一刻我倒和你说说,自我来了这个城市以后,以前的事情,我都不敢肯定是不是真实的存在,总觉得是梦中,又总觉得是现实,虚虚实实之间,你问我是不是死过一次,我还真回答不了,只不过我的亲朋说过,我曾经出过一场车祸,而后昏迷了一个多月。”
  元金水,突然的抓过我的手,看起了我的手心,又神神叨叨的问起我的八字,我随口说来,她一番盘算,先是大吃一惊,不敢置信,随后哈哈大笑,这笑的何其怪哉,笑的何其洋洋洒洒,笑的我一头雾水。
  她笑完之后,眉头早已没有愁云,反倒是含情脉脉的看着我道:“方金水,没想到你是一个死人。”
  日期:2017-08-30 10:48:25
  我被她说的云里雾里,可是瞧她的模样,反倒是格外的开心,后来她告诉我,说我的八字是死的,死人的八字,还说我本该死了,却把死气转到了佩戴的玉佩之上,所以又没死成,虽然人没死成,八字却假不了,八字所言,我定然已经不在阳世,可是我偏偏又还活着,这样的事情很少见,很难得见,想不到居然落到了我的身上,我也是一番诧异。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