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灵车司机告诉你当下农村的奇闻杂谈》
第80节

作者: 连成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坟头里面传来的小孩哭嚷声越发厉害,老人揪心不已,对着坟头怒骂道:“好你个混帐东西,我道吃你的,还你公德,不曾想,你却这番残暴,你若冥婚,我自当不言,你这阴阳冥婚却也委实过分。”
  老人一边咒骂坟头,一边举手指天道:“天道苍茫,本道眼拙,白念了一道往生咒,渡了不该渡者,若上苍能饶恕小道罪孽,还请明示。”
  他这话一说完,晴空里一阵响雷,一道凌厉的闪电正中坟头,炸开一个口子,老人匍匐跪地,叩首一番,站起身,走到那到口子,只见里头隐隐呜呜的哭喊声后,攀爬上了一个女童,那女孩全身红袍,两个辫子往后盘起,粉嫩的脸上涂着腥红的胭脂,挂满了泪珠,老人见了,心中痛惜,慌忙一把抱起女童。
  女童见了老人,也是哇哇的哭的越发厉害。
  话说老人带走女童以后,便收她为徒,老人本姓元,后又让她随了自己的姓,取名金水,这女童便是此刻的元金水。
  日期:2017-08-30 09:05:16
  元金水这说的,让我唏嘘不已,没成想,她居然是从坟头爬出来的,也算是她造化不浅,居然奇迹般的活了下来,不过想来,正所谓世间万物,总有定律,或许是她命不该绝,遇上了那个老人,这一切似乎也是因果关系,只是却不明白,为何她又说自己两天之后大限即到,终究还是难逃一死。
  元金水伸出手,卷起了袖子,胳膊上有一点红痣,月光下,显得玲珑别致,我问这是什么,她笑说,这就是要了她命的东西,她说这叫守宫砂,我一想,这电视上看到的所谓守宫砂说的不是古时女子原来证明处子之身的凭证吗?是真是假,谁也不知道,多半是电视上说说而已。
  她说这确实是守宫砂,不过到了她身上却成了守宫咒,问起原由,原来当年她被当成冥婚女童,活埋在坟头,签下了天地契约,这守宫砂正是当时那户大户人家给她点上去的,为的就是亡者和她圆房所用,一旦圆房,子孙后代,兴盛昌隆,至于真假,没人知道。可这为她点守宫砂的术士却也算的上是能人。
  元金水说,她虽然逃出生天,可是这契约却在,守宫咒傍身,难过30大关,她今年三十岁,根据她师傅给她掐断的日子来说,两天之后,就是她亡魂之日。
  我不禁有些忧愁起来,免不得安慰她说,这些不过无稽之谈,让她别信以为真,岂料她拍了拍我的肩膀,让我往后面看,我回头一看,只见不远处的公墓里头,几个白影纷飞,来回云绕,却是悬在半空,瞅的人心头发虚,她问我能看到那些东西吗?我点点头说看到了,她说,既然你能看到那些东西,那么你就该相信,有些东西你不能用常理去解释,也足以证明,该信的总要相信。
  我不直到怎么去安慰她,其实她说的也有一定的道理,不死心的再次问她,我说,你师傅定然是高人,难道他没有替你想一个办法解除这所谓的守宫咒吗?她摇摇头道:“师傅说过,天命不可违,有些东西,是注定的,任凭你有翻天的本领,也不用想着能改变。”

  我说,人定胜天。她笑说:“倒是有一个办法能救的了她。”
  我忙问道是什么办法,她说,破了这守宫砂,破了处子之身即可。
  我眉头锁紧,心下回味,她这说来,倒也直白,不就是找个人圆房,行了男女房事吗
  ?如果真是如此,大可以找个心仪的男子,这也算不上困难吧!况且凭她这番容貌,多少男人愿为他折腰。
  元金水,似笑非笑的看着我,怕是也猜透了我心中所想,免不得露出一副羞涩的表情,继而说道:“只不过,她人破守宫砂找一个心仪之人,行了房事即可,唯独我这守宫砂却要找一个已死之人的尸体行房方可。”

  我不禁鸡皮疙瘩骤起,如果真是这样,倒还真是令人呕心,想她一个妙曼女子,若要和一个尸体行房,那确实令人难以接受,如此想来,倒也多少能理会到她的无奈。
  日期:2017-08-30 09:24:22
  我的思绪有些横飞,和尸体行房事确实令人难以接受,但是为了活着,有时候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心中突然的有些矛盾起来,既希望元金水找个尸体行房事,能够活下来,可是又犯难不舍,让一个尸体去玷污她的冰清玉洁。
  元金水站起身子,说天色不早了,准备回去,我问她住哪里,我送她一段路,她点点头,说自己的家就在殡仪馆后头的一栋孤僻的山坳下头。
  上了车,不知道什么原因,气氛特别的压抑,彼此都没有说一句话,到了目的地,下车一看,这附近阴森恐怖,全都是有了年代的坟头,在那道路的尽头,有一栋古宅,她说那就是她的家。
  她没有邀请我去进屋坐一坐,下了车之后,她说,让我好好保管那串手链,还说这手链是师傅留下来的,很有灵性,说到后头,突然欲言又止,感叹一番。

  我问她怎么了,她笑说,反正自己命不久矣,也不怕别人如何看自己,她的这个别人自然说的是我。
  她说,师傅活着的时候送了两个手链给她,曾交代过,如果有一天其中一个手链遗失,之后若能失而复得,且寻回这个手链之人是个男子,那么其人就是她的真命天子。
  我不禁心头砰砰,她腼腆一笑道:“真想不到,你就是那个人,只可惜我即将离开阳世,若非如此,当真要聆听师傅教诲,与你结下一份良缘。”
  我心里说不上的忧愁,这种忧愁之感,让人难以平静,忍不住上前一步,突然的握着她的手,她整个人身子一颤,狐疑的看着我。

  我说,世事难料,与她相识,缘分使然,因为我也叫金水,她也叫金水,正更加说明,冥冥之中或许有定数。
  她得知我叫金水之时,也是一番疑惑,继而呵呵一笑,笑的我心头沉醉,她推开我的手道:“我不过两日光景,两日之后便与你阴阳相隔,这份姻缘不要也罢,免得徒留遗憾。”
  不知为何,此刻我心头异常难受,倒不是我多情泛滥,见一个爱一个,只是这番场景,实在让我忐忑难安,我心中有青青,此刻与她对视,倒觉得青青就在我眼前,此刻道别离,倒正如和青青离别一样,此情此景,我又如何矜持的了,我猛的将她搂在怀中,青青也罢,金水也罢,却让我心头翻滚,涌动哽咽,闭上眼,心中油然喊了一声—青青,不要离开我。
  日期:2017-08-30 09:51:39
  我搂着她,就在古宅的门口,旁边是零星的坟墓,月光下,我偷偷的揽着她的腰,偷偷的吻着她的脖子,她仰着头闭着眼,身子有些僵硬,我的脑海中衍生出一种对自己的厌恶感,想着此刻我居然还能做出这种行为,确实有些不应该,可是我却停止不下自己的**上脑,唯一想要的就是索取她的一切,她的身子。
  我吻着她的脸,她坐在了车子发动机的盖上,我的动作越来越大,越来越张狂,丝毫不顾及她的感受,一边吻着她的红唇,一只手已经伸进了她的衣服里头,沿着光滑的肌肤握上了峰峦,她颤抖着身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