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灵车司机告诉你当下农村的奇闻杂谈》
第79节

作者: 连成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8-30 07:16:34
  一番纠结之后,我握着手链,下了楼,钻进车子,启动了起来。
  我得把这手链还给她,不论如何,这是属于她的,所谓睹物思人,可能我留着手链,没人会知道,但却有那么些不耻。
  鬼使神差的开着车子,盘旋在落云山脚,说真的,元姑娘住哪里我不知道,当初也不过是拉她去过一趟殡仪馆,如今却寻思着是否故地重游,或许能遇上她也不一定。

  除了微风轻轻地吹着,除了偶然一两声野兽的吼叫,冷落的山道是寂静无声的。
  独自驱车在阴森的小径上,周围除了寂静还是寂静,夜黑风高月黑风高杀人夜。天上亮,地上黑,仿佛寒气把光也阻隔了似的。
  黑沉沉的夜,无边的浓墨重重地涂抹在天际,连星星的微光也没有。夜雾袭来,仲夏的夜晚倒有点凉意,朦胧的月光下,看不到几颗星星,天空并非纯黑色,倒是黑中透出一片无垠的深蓝,一直伸向远处,远处。
  上弦月高挂在夜空中,幽幽的银光斜斜地照在一排排冰凉的石碑上。凄凉的风寂寞地低语,为这里沉眠的逝者悲哀。两侧墓地多少让人心生惊悚和不安,整齐有序的排列着,远处山腰下零星的火光,正是从墓地里窜腾开来。

  不自然的用上力道踩上油门,忽的道路一侧,一株大树之下,蹲着一个长发飘逸的“人”来,只见她点着纸钱,埋着头,看不清楚模样,心跳骤然加快,所谓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连忙从她身旁高速疾驰而过,惊悚之余,免不得瞥了眼后视镜,借着月光,那人居然站了起来,再一看,这身影如此熟悉,不正是元姑娘吗?
  心下一番狐疑,思之再三,把车子倒了回去,却也是忐忑不安,万一这人不是元姑娘,那可就好玩了。
  停下车子,焦虑的爬了下来,小心翼翼的瞪着再次蹲下身子烧着纸钱的那人,还来不及开口招呼,却听的她幽幽说道:“大晚上的,你瞎跑来这里做什么。”
  我一听这声音,总算松了口气,这人正是元姑娘无疑,可是却也有些疑惑,她孤身一人,此刻倒是为了什么。
  日期:2017-08-30 07:36:15

  元姑娘烧完一摞纸钱,站了起来,瞟了我一眼,倒是让我忘了我来这里的目的,不正是为了给她那一串手链吗?
  我猛然间想起此事,慌忙回身到车上取来手链,再反回的时候,元姑娘已经沿着一条小路走到了里侧的公墓当中,我随着她的脚步上前,心思她一个女孩子都没有半点惊惧和害怕,我堂堂男子汉又有什么好怕的。
  走到公墓群中,借着月光,四下扫视,这公墓居然都是新的,还没有人下葬于此,正如当下房产一般,楼盘已经造好,只不过还没有人搬进去。
  元姑娘半蹲着在其中一处墓穴旁,擦拭着墓碑,也是诧异,旁边的墓碑因为都是空的,所以没有刻上墓主的名字等,偏偏她擦拭的那快墓碑上,隐隐间浮现出几个大字,其他铭文倒也未曾注意,不过那墓主名字却是清清楚楚的写着—元金水。
  怕是此间墓穴已经有主,埋葬之人正是这姓元名为金水之辈,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回神一想,不禁觉得巧哩,这金水之名,和自己不正是一样吗?
  一个元金水,一个方金水,免不得自嘲一番。
  元姑娘许是瞅见了我的异常,瞄了我一眼,我慌忙把手链掏出递给她道:“姑娘上次搭我车,怕是遗落下这一手链,今天下午,姑娘给我朋友化妆之时,无意间瞧见你手上戴的另一串链子,与之一模一样,所以想来这链子便是你的。”
  元姑娘见我掏出手链,神色骤然间大变,一把夺过手链,端在手心,左看右看,表情尤为复杂,不过却可以感受到是那种失而复得的欣喜,忽的抬头看着我,这种眼神让我有些茫然,仿佛能看透我一般。

  她突然的问我:“你知道这墓穴里头葬的是谁吗?”
  我想了一下道:“元氏先人,怕该是姑娘的祖上亲人吧!”
  她冷冷一笑道:“这墓穴此刻还是空的,再过两天,就该用上了。”
  我不明白她说这话是什么意思,有些质疑的看着她,她把之前我给她的手链递换给了我道:“这手链确实是我拉下的,不过既然被你获得,那么说明你和它之间有缘,就送给你得了。”
  我有些惶恐不安,一番推脱,她把手链按在我的手心里头,叹了口气道:“不瞒你说,我就叫元金水,而这墓穴,我是为自己准备的。”
  她突兀间这么一说,倒是让我有些心神不宁。
  日期:2017-08-30 07:49:31
  “金.金水姑娘”我有些拗口的喊了她一声,说真的,往日里都是别人喊我金水,喊我金水哥哥,或者其他,突然之间,我要喊她一声金水姑娘,总觉得有些别扭,倒有一种别人喊我金水,继而加上一个姑娘之后的感觉。
  她问我怎么了,我只是吱吱唔唔的说,为什么要给自己准备一个墓穴,还说两天后就要用上了,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她笑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宿命,而她的宿命则是如此,也就是说,两天之后就是她的大限之日,那么自然到时候就要用上这墓穴了。
  我听她说的极其认真,不像是开玩笑,隐隐间居然有些痛心和惋惜,这么漂亮的姑娘,这么美轮美奂的女子,莫说世间少有,若有天上,怕是天上也不见得存在,难道她得了什么绝症,难道又是其它原因?

  总之她这么一说,我没当成是笑话,反倒是格外信任,正所谓昙花一现,昙花之美,昙花之优雅,堪称世上少有,只不过存世之时一现即过,正如元姑娘一般,如此天纵之资,怕是上天也妒忌,所以匆匆的让她来世上走上一程。
  我问元姑娘能不能说一说,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她考虑了一下,然后坐在坟头,也招呼着我坐下,于是乎,两人遥相坐在这座空坟旁边,她则自嘲的说道:“便和你说说也无妨。”
  日期:2017-08-30 08:04:24
  元金水缓缓说来….
  二十五年前的一个夜晚,一个老人,路经一处新坟,见那坟头摆放着贡品祭礼,哈哈一笑后,走上前去,端起贡品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吃完之后笑道:“吃你的,算欠你,欠你的总该还,他人重金求我开口,难得真言,今日我便启齿送你一段经文。”
  老人说着对着坟头念诵起经文,陡然间,新坟坐落的山头,哀嚎之声四起,隐隐间哭喊悔恨之声交织,落叶飞舞,经文朗诵完毕,四下恢复一片安静。
  老人笑着对坟头新主道:“我这段经文保你来世荣华富贵,权且当做吃你坟头贡品的回报,你该只赚不赔。”

  正笑盈盈的准备离去,忽的山风四起,寒气袭来,隐隐间听到坟内有小孩哭嚷之声,老人眉头紧锁,瞪着坟头,又巡视左右,乃见新坟四周布置不像常人入土之状,摸了一把坟头泥土,心思,老坟新立,再看前后,见墓碑上扎着大红绸缎,惊呼道:“阴阳冥婚”
  日期:2017-08-30 08:20:3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