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1417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完整篇处理意见,张清扬的嘴角挂上了一丝冷笑。可以说这篇报道很典型,他感觉完全可以成为一篇官方的范文。不懂官场的人可以根据这篇处理意见看清官场,同时也会更令人明白,“政府”两个字的真正含意。
  张清扬现在明白了很多问题,王朝的肆无忌惮以及姜秘书长对自己的愤恨,这一切都是有原因的啊!怪不得那天晚上姜秘书长一个劲儿地向自己放炮,原来他真的背了黑锅。以他的年纪而言,又背了这么个处分,几乎断掉了他再进一步的可能。
  不得不说,王朝是一个聪明人,他的确有些骄傲的资本。这两个原本漏洞百出的事件,在他的操作下竟然变得天衣无缝,合情合理了。他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后院大管家(市委秘书长)来辟谣,可见他早就预想到了此事的影响力。
  王朝的确很聪明,当他知道冉西的文章见报后,便走通了所有的关系。他一面让内务院新闻局出面销毁报纸,另一面就已经进行掩盖的准备了。这种事对执政党的声誉影响很坏,也难怪内务院新闻局会站在他的背后。这件事处理完之后,他没想到冉西的第二篇文章也在一些小报上刊了出来,随后他便想出了策略,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并且找市委姜秘书长谈话。
  之后的一切……就变得很完美了。虽然当初他没想到关注此事的是张清扬,但是知道是张清扬后,反而有一种兴奋感。就好比他早就设计好了陷井和口袋,静静地等待着强大打手的到来。虽然,在张清扬的心中,他根本就算不上对手,顶多只能说是对手的小喽罗而已。现在的张清扬,普通人已经入不了他的法眼了,无论王朝再怎么聪明,也只是如来佛手中的孙悟空而已,掀起的小风小浪是伤不到张清扬的。

  张清扬整理了下思绪,抬头看到姚立柱与贺楚涵都在等自己反映,他微微一笑道:“看来冉西冤枉金宁市和友爱集团了!”
  姚立柱与贺楚涵面面相怯,不解地相互望了一眼,难道说张清扬认可了贵西省纪委的结案报告?
  张清扬不理两人的态度,接着笑道:“我们纪检工作就是这样啊,往往是雷声大雨点小,我们要相信基层的同志啊!就拿这份处理报告来说吧,根本就看不出问题嘛!”
  贺楚涵没听懂张清扬的意思,激动地站起来说道:“张部长,您相信这个结果?您相信这是事实吗?”
  姚立柱拉了一把贺楚涵,小声道:“小贺,你先听张部长把话说完,没听他说从这份处理报告上看不出问题嘛!”
  “看不出问题,那……”贺楚涵还想说什么,恍然间明白了张清扬的意思,暗想和他说话真累,有事挑开说不就行了,非要拐个弯!她闭口不语,恼羞成怒地看着张清扬。
  张清扬看向姚立柱,说道:“姚局,谈谈你的意见。”
  “我只能说贵西省纪委这么干,只会姑息养奸,放任腐败的产生!”姚立柱很认真地说道:“张部长,我看指着基层是没什么希望了,我们应该亲自过去处理!”
  张清扬摇头道:“我们去?有些不太好啊,贵西省刚刚出来结案报告,我们现在过去……出师无名。更何况这样下去,会让贵西纪委有看法的。”
  “那就这么算了?”姚立柱一脸无奈。
  张清扬说道:“不是说就这么算了,我觉得金宁的事情还是有疑点的,从贺楚涵的调研报告中就能看出来,包括慈善总会,友爱集团等多家机构都有问题。有些案子要从小头查起,但有些案子也要从大头查起,你们说是吧?”
  姚立柱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心想别看张清扬刚来监察部工作,但是说起纪检工作来,思路到是很清晰。张清扬又低下头想了想,说道:“你们先回去吧,这几天多多留意慈善机构方面的新闻,我先向陈部长汇报一下。”
  “那……”贺楚涵还想说什么,姚立柱拦下说:“小贺,这事交给张部长办吧,你刚回来,要注意休息。”
  贺楚涵不再说话,走在姚立柱身后,扭身向张清扬示威地伸出拳头,扮着鬼脸,十分可爱。张清扬笑了笑,心想哪天有机会应该和她约会一下了。

  陈洁办公室里,她认真地看完了贵西省的处理文件。抬头却没有马上表态,而是摘下眼镜擦了擦,然后又戴上了。陈洁长叹一声道:“镜子脏了,看人看事都模糊啊,我们要想把想看的东西看清楚,只能把镜子擦干净,或者直接把镜子拿开。要知道现在戴眼镜的可不一定是近视,也许是为了掩饰某方面的缺陷。”
  张清扬点点头,说道:“部长的话很对,您看这件事的镜子是什么呢?”
  “呵呵,你觉得呢?”陈洁含笑反问道。
  张清扬若有所思地说:“还是从友爱集团下手吧,这样的集团股权分布一定很乱,我们应该先查清他的背景再说。”
  “问题是人家并没有犯法,怎么查?”陈洁的眉头紧皱。
  “这的确是难点,我会想想办法的。”张清扬笑了笑,这件事还真棘手。

  “不用那么麻烦了,直接安排工作组去贵西进驻慈善总会贵西分会以及友爱集团,把冉西所报道的事件查清楚!”陈洁很直接地说道。
  “冉西?这到是个办法,我想冉西应该不会认同贵西省纪委的调查结果,呵呵……”张清扬心想自己刚才可是把简单的问题弄复杂了,也许是在基层干久了的原因吧,到不像陈洁的顾虑少一些。
  “冉西就是拿掉遮羞眼镜的那个人!”陈洁的签字笔重重地点着桌面,又补上一句:“我就是担心冉西不会按照我们的意思来办,他很关键!”
  “陈部长,这件事交给我吧,冉西那边由我勾通。”张清扬心中有了主意。
  “好,我等你的消息。”陈洁也没有问张清扬有什么办法,这便是大领导的工作方式,很少关注细节。当然,碰到一些需要关注细节的问题,他们比谁都要关注。做官,其实是一门技术与艺术相通的工作。
  张清扬知道,冉西现在成为了整件案子最重要的证人,也是关键人物,也许可以利用他再次翻盘。刚刚回到办公室,张清扬就给艾言打去了一个电话,按照心理的想法安排了一翻。艾言也是聪明人,知道张清扬这么做的目的,完全答应下来,只是最后问道:“那冉西会不会有危险?”
  “安全问题交给我吧,我会暗中安排人协助你们。但是……”张清扬的声音又低沉下来:“艾言,不要告诉冉西这是我的点子,也不要告诉他暗中会有人帮忙。这件事完全出自你的主意,明白了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