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就是驯服或者被驯服》
第38节

作者: 结婚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林渝听出了她声音当中的乏意,关切地追问道:“林浅,你到底怎么了?不应该啊……是不是顾首长因为你跟楚墨枫的事欺负你了?”
  “……我说了我跟楚墨枫没奸情!!!”
  “你傻啊,你不会说那是之前的感情吗?就说没来得及处理就被你押去登记了……”
  林渝还没说完,林浅直接挂了电话,这一个两个的,为什么就是不肯相信我呢?!

  林渝的电话又打来,林浅直接给挂了,不一会儿,林渝又传过来几张聊天截图,全都是南音在班级群里的哭诉。
  ——“那天她给我打过电话,电话里她哭得很委屈,说被林浅打了,还说林浅骂她装可爱。”
  ——“以我对她的了解,她最不能接受别人说她装可爱了。”
  ——“我劝她不要计较,她是斗不过林浅的,可她就是不听,我让她先回寝室再说,她让我别管就挂了电话。”

  ——“同学们,当时你们谁在现场?有没有听到林浅是怎么骂张燕的?”
  ——“如果丨警丨察找我,我会如实说的,我真的很担心很担心我最好的朋友。”
  第43章被怀疑
  张燕失联很快就引起了全社会的关注,入秋以来,连续发生了好几启女大学生失联案,这次是在首都B市,又是在名校B大,所以格外引人注目。
  是巧合,还是另有隐情,谁都不得而知。
  林浅在挂断林渝电话之后的十分钟,就接到了班主任的电话,班主任要她去趟学校。

  “丨警丨察正在查张燕失联的案子,凡是跟张燕有过接触的同学都被问了,所以你放心,不是怀疑你,只是询问。”班主任给她打着预防针,生怕她乱想。
  “好的,我知道了,我马上过去。”
  林浅爽快地答应了,她立刻赶去学校,她也很想知道张燕去了哪里,并且真心希望她是安全的。
  到了学校,偌大的老师办公室里已经有好些学生在了,有的在等,有的在问话。
  林浅一走进办公室,原本嘈杂的办公室瞬间变得针落可闻,在场约莫二三十个学生,全都跟见了杀人凶手似的看着她。
  可能是太过安静的原因,教导主任的办公室里清晰地传出了悲恸的哭声,那是闻讯赶来的张燕的亲人们。
  南音坐在一边,看样子已经问完话了,正在悠闲地刷着手机。

  她一见林浅,嘴里蹦出一句,“凶手来了!”
  在安静的办公室里,谁都听见了这一句不响的话。
  众人哑然,没人敢接话。
  虽然林浅的冤屈已经在楚墨枫的助力下洗清了,但是,另外一个关于她的重大消息在全校学生中间传得沸沸扬扬——林浅的神秘背景强大到不可言说。

  正因为这样,所以无人敢当众议论林浅的不是。
  但是,南音就是一个例外。
  她不但在班级群里说,还在公开场合说,更在前来调查的老师和丨警丨察面前说,各种加油添醋,让大家都有了一种先入为主的观念。
  张燕只是失联,可林浅却已经成了“杀人凶手”。
  林浅看到班主任朝她招手,她坦然地走了过去,“杨老师。”
  “过来,坐,这位丨警丨察同志给你做笔录,你尽量说得详实一些。”

  林浅从班主任焦虑的眼神中体会到了一丝温暖,自从她上了大学,没少让班主任操心的,可班主任却是实实在在的为她好。她听话地坐下,回头朝班主任投去一个淡定的微笑,说:“杨老师,不是我做的,您放一百个心。”
  班主任欣慰地点点头,“好,好,你配合警方调查。”
  丨警丨察问了很多问题,林浅一一作答,前前后后反复叙述了三遍那天发生的事情。
  好在那天发生的事有很多见证人,大家都可以证明是张燕先惹了林浅,林浅只是还击,只不过,她还击的方式确实是过了点。

  “之后你去了哪里?”
  “之后我就回家了。”
  “有没有人证?”
  那天发生的事情并不愉快,但在生死关头,一切都是浮云,“之后我就跟楚同学一起走去地铁站,还没到站我家人就来接我了。”
  丨警丨察问得十分严谨,当时就提出了疑问,“既然有家人来接,为什么还要去地铁站?”

  “……”林浅也不知道顾城骁为什么会突然出现,支支吾吾地回答道,“我家人他……来之前没告诉我,也可能……他只是路过刚巧碰到我。”
  对于这样的回答,丨警丨察有了疑心。
  “再之后呢?”
  “再之后我就回家了。”
  “有没有人证?”
  “我家人啊。”
  “你的哪位家人?”
  林浅一愣,这就要承认自己已婚的事实了?当着班主任的面,她怎么好意思承认?

  丨警丨察看她答不上来,疑心更重,班主任在旁边听得也冒了一头的冷汗。
  “好,这个问题跳过,那么林同学,你这几天都在干嘛?有没有人证?”
  “这几天我除了在学校上课就是在家里啊,有同学和家人可以证明。”
  “坐地铁?”
  “对。”
  “请你出示一下刷卡记录。”
  林浅拿出手机,给丨警丨察看了一下每天坐地铁刷卡的记录,丨警丨察又是拍照又是扫码的,调查得一丝不漏。

  “楚墨枫同学我们警方会联系他,至于你的家人,请你留下他的联系方式,我们也要询问一下。”
  林浅有些为难,“我能不能征得他的同意再留?”
  丨警丨察诧异得有些想笑,反问一句,“那他要是不同意,你还不给了?”
  “……”林浅被问住了,心里顿时有些紧张,这件事要是问到顾城骁那里,他肯定又要生气了。
  “不留也行,我们的同事可以上你家里去调查。”
  “……”那整个城邸估计都要炸了吧,还不如打电话,“那我留一下他的手机号码吧,他正在出差,可能现在联系不上。”
  丨警丨察的疑心更加重了,查案的人都有着大开的脑洞,丨警丨察心里一下子就怀疑到了林浅口中的这个“家人”身上,当然,林浅也脱不了干系。
  为了不打草惊蛇,丨警丨察决定就问到这里,“可以了,有事会再联系你。”

  “哦。”
  丨警丨察又继续问其他同学,林浅跟着班主任走到一旁,焦急地问道:“杨老师,张燕都失联五天了怎么才报警?”
  班主任叹了口气,说:“她室友也是昨天晚上才报告给学校,学校第一时间报警了。”
  “她哪个室友?”
  班主任也知道她与南音之间的矛盾,轻声说:“是南音,唉,真搞不懂你们这群小孩,在学校里不好好念书,整天恨来恨去的干嘛?!”
  日期:2018-04-16 18:4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