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就是驯服或者被驯服》
第37节

作者: 结婚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喂,喂……顾城骁,”林浅没辙了,赶紧追上去,“你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
  “又是不知道,那你知道啥?”
  顾城骁走进电梯,背对着她,“你们的事,我什么都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语毕,电梯门也关上了,林浅跟吃了黄莲一样难受,这算什么?
  事实证明,顾城骁只是回来拿东西的,拿完了东西就走,去学校或许只是顺路。
  林浅站在那里,电梯门合上之后就是一面全身镜,她呆呆地看着自己,心里隐隐作痛,委屈、气愤、心酸,各种情绪不停翻涌。
  她苦笑一下,笑自己傻,他当然相信自己的判断,他是多么英明神武的人,哪里会信错人?!
  而对楚墨枫,无论怎么样她都无法生他的气,所以这件事她只能吃哑巴亏。
  眼睛酸涩不已,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她深呼吸一下,握紧了双拳,抬起头,用力撑起眼皮,两只手不停地扇着风。
  她绝对不允许自己在这种时候哭,绝对不!
  再次坐进车里的顾城骁,丝毫不比林浅好过,一个是他的至亲,一个是他的妻子,他们在人来人往的大街上牵手接吻,这是身为一个男人最可悲的时刻。
  他很想相信林浅,可他前脚一走,她后脚又跟楚墨枫在一起,昨天还答应了绝无二心,今天就上演这样不堪入目的一幕,这是在羞辱谁呢?!
  他就不该对林浅抱有幻想,他就不该期待林浅真能乖乖地安分守己。
  或许,她本来就是一个不安分的人,不介意自己的第一次给了谁,不介意嫁给谁,更不介意婚后出轨。
  或许,是他太高估自己了,他以为凭自己的条件足以吸引她,可是,他再优秀也改变不了她水性杨花的本质。

  水性杨花,他真的很不愿意用这样的词语来形容林浅,这个初见时犹如白月光一样的女孩儿。
  第42章为什么不相信我
  B市军区野狼特种部队总部
  顾城骁的到来让室内的温度骤降,冷着脸的他活脱脱一个活阎王。

  上级的脸色就是下属的天气,一整天都阳光灿烂的,回去一趟就乌云密布,战士们很想知道首长大人到底经历了什么。
  高纪钦、魏男、郑子俊三个大队长互相使了个眼色。
  高纪钦:老大怎么了?
  魏男:不知道,感觉要吃人。
  郑子俊:要命的话就专心点。
  “鲸鱼那边联络得怎么样?”顾城骁突然发话。
  突击大队的队长高纪钦战战兢兢回应道:“报告老大,鲸鱼那边一切顺利,野狼战队所有部门已经准备完毕,就等您下命令”
  顾城骁的眼神犹如一把利箭,猛地刺向高纪钦,让高纪钦冷不丁地一颤,眼神迟疑,他开始怀疑自己哪里出了错。
  顾城骁走到他的面前,不满地瞪着他,严厉地反问道:“就等我下命令?……我让你在十秒内立刻击毙要犯,你办得到?办不到就把你这大队长的头衔去掉好不好?”

  在场所有人:“……”
  高纪钦:“……老大您这是强人所难。”
  顾城骁质问道:“是不是你说的就等我下命令?”
  “……”您是老大您都对,高纪钦不得不低头认错,“我口误。”
  顾城骁暗叹一口气,随后命令道:“所有人听好。”

  “有!”三人立正高喊。
  “五分钟后出发,协助警方破案,务必将毒蛇拿下,李不言,带上我的狙击步,这次由我上前线。”
  战士们意气风发,齐声高呼,“是!”
  这次任务他们要面对的是一个贩毒集团,缉毒大队部署调查一个贩毒组织长达三年之久,现在终于要收网了,因为犯罪团伙人数众多,还涉及到境外贩毒集团,情况急,任务险,所以缉毒大队向野狼战队发出了援助请求。
  这是临时接到的通知,在接到通知的当下,他就连夜派了宋景瑜先去与缉毒大队接头,现在,也该是他们出发的时候了。
  早前顾城骁在南非当了大半年的卧底,狼王不在,小狼们都没接到什么大案子,野狼战队也已经很久没有集体出动了。

  这次缉毒任务,战友们早就已经磨刀霍霍了。
  五分钟后,以顾城骁为首的野狼战队快速登上战机,义无反顾地朝着浩瀚无垠的夜空进发。
  ——
  林浅已经好几天没有看到楚墨枫了,从班主任那里得知,楚墨枫突然办理了休学手续,跟汪洋的情况一模一样。

  楚墨枫的休学她并不意外,只是太过突然,突然到她对他的歉意又增添了几分。
  她也已经好几天没有看到顾城骁了,问年管家,年管家只是摇摇头,“少爷是有任务了,只要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
  只要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当时的林浅,并不明白。
  她只知道顾城骁是带着对她的误会和愤怒走的,这让她即便在城邸享受着大少***安逸生活,也仍然提着心,吊着胆。
  那天正好是周六,林浅还在被窝里赖床,突然被一个电话给吵醒了。
  “喂?”她闭着眼,大脑还处于半睡眠状态。
  “楚墨枫休学了?!”是林渝的声音,她在电话那头疯狂追问,“为什么他突然休学,难道顾首长发现了你们的奸情?”
  “……”

  “汪洋休学出国了,楚墨枫休学出国了,顾首长这是要杀人灭口吗?我的天哪林浅,你说汪洋和楚墨枫不会已经在国外……额了吧?!”
  林浅深深地佩服林渝的脑洞,懒懒地说了一句,“你想多了,还有,我再强调一遍,我跟楚墨枫没有奸情。”
  “切,鬼才相信。”
  “我好像已经跟你绝交了,别再联系了。”
  “诶诶……好,我不说这个了,跟你说重点。”
  林浅无语,敢情还没说到重点啊。
  “张燕失踪了。”
  “什么?”
  “我们班微信群里都在聊,班主任挨个问,都没见过张燕,班主任已经报警了。”
  林浅揉揉眼睛,也有些担心起来,“怎么回事?”
  “她好几天没回寝室,室友报告了班主任,班主任联系家长,家长表示张燕没有回家,现在张燕父母应该在去学校的路上,班主任都让我们回忆最后一次见到张燕是什么时候什么情况。别的我不关心,可是你当众打过张燕,我很替你担心。”
  这就是林渝打电话的目的。
  林浅仔细想了想,说:“那不是上个礼拜的事情么。”
  “是啊,张燕已经失联整整五天了,就从挨你打之后就不见了。”

  “……”
  “南音这个丑逼一直在群里强调是你打了张燕之后张燕才失联的,这个发霉的绿茶婊,被记过了也不安生,一有机会就往你身上泼脏水,简直脑子有病。”
  “张燕失联跟我没关系。”
  “我当然知道,可是我就怕丨警丨察信了南音的话来怀疑你。”
  “无所谓啊,怀疑怕什么,我又没做。”
  “浅爷,你什么时候这么大度了?有人污蔑你你也不跳起来?”

  林浅愣了一下,是啊,她浅小爷从来都不是个大度的人,她嫉恶如仇,睚眦必报,谁敢污蔑她,让她听到一句她就拳头相送,可是现在,好像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监督着她,督促着她做一个乖乖的好学生。
  林浅打了个哈欠,懒洋洋地说:“我懒得理南音这条臭虫。”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