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就是驯服或者被驯服》
第36节

作者: 结婚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到底,还是不成熟。
  年少,无知。
  “你要不说我都忘了,我还被陈诗诗骂不讲信用,骂了一整个暑假,直到她去了外地上大学才消停。对了,你那次想对我说什么?”
  前面是路口,楚墨枫注意着两边的车辆,始终走在她前面一步。

  此时天色灰蒙蒙的,渐渐暗了下来,可路灯还没有亮,所以来往车辆都闪着车灯。
  楚墨枫伸手把墨镜拿了下来,明暗交替的街面上,林浅看到了楚墨枫那张完整的俊逸的侧脸。
  那是一张比顾城骁要稍微柔和一点的侧脸,帅得没那么霸道,没那么有侵略性。
  “你现在还不知道我要说的是什么吗?”他问。
  林浅愣了一下,就那一下,她突然觉得这张侧脸好令人心疼,五官都忧伤到拧到了一起。
  她停下脚步,在离路边一步之遥的地方停了下来,她觉得自己没有资格与他并肩,她承受不了这份带着遗憾的深情。

  “滴滴——”绿灯了,汽车鸣着喇叭驶过来。
  楚墨枫不作多想,伸出手一把抓住林浅的胳膊,一使劲,直接将她拉了上来。
  林浅撞到他的怀里,撞到了,又立马弹开。
  谁知,楚墨枫抬起另一只手,倏地扣住了她的后颈,按近她的同时,还用大拇指撬起了她的下巴。
  一切都来不及反应,一切都来不及思考,楚墨枫冰冷的嘴唇就这么贴了上来,他强吻了她,那是他的初吻。
  林浅瞪大了双眼,脑子一片空白。

  此时,上头的路灯光亮了起来,一整条街的灯光在同一时间都亮了起来,照得路面灯火通明。
  “林浅,”一个熟悉的男人声音在身后响起,他愤怒地咆哮着,“你在干什么?!”
  说话间,男人的大掌已经捏住了她的肩膀,那力道,她都觉得自己的肩胛骨都要碎了。
  “顾城骁,我……”
  “闭嘴!”顾城骁一把拽开林浅,跟摔跤似的,林浅直接摔倒在地。

  楚墨枫本能地伸手去拉,可手刚伸出去,就被顾城骁给擒住了。
  顾城骁捏住他的手腕,使劲一折,“啊……”楚墨枫痛喊出声,脑子瞬间清醒了,“二表叔,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这样的认错,更像是在保护林浅,对顾城骁来说无疑是火上浇油,他一咬牙,目光如炬,面露凶狠,扬手就是一拳。
  “额……”楚墨枫往后退了好几步,舌尖立刻尝到了一丝血腥。
  路口有人打架,周围的人立刻围上来看热闹,路过的人也都放慢了脚步,纷纷转过头来。
  林浅站起来,她也很无助,茫然地看着顾城骁,“我……”
  “说了让你闭嘴!”
  “……”
  后边的车群一个劲地鸣着喇叭,此时正值晚高峰,一辆车堵在路口,很快就会造成交通瘫痪。

  顾城骁气得红了眼,淬了毒的眼神狠狠瞪着楚墨枫,他指着他,却说不出威胁恶毒的话。
  那可是他的侄子啊!
  “走!”顾城骁拉上林浅,怒不可遏地将她推进副驾驶。
  “二表叔,听我解释好吗?二表叔……”

  顾城骁根本不搭理他,一踩油门扬长而去。
  第41章冷暴力
  林浅缩着身子坐在副驾驶里,“咚咚咚”的心跳声比外面纷繁嘈杂的一切都要响,她都不敢看顾城骁此时的脸,瞄一眼都不敢。
  昨天表白被他撞见,今天强吻又被他撞见,我还有活命的机会吗?林浅心想。
  想到自己被扒了裤子狠揍的画面,她都觉得肉疼。
  顾城骁的武力值太高,头脑又精明,她完全不是他的对手啊。
  夜幕降临,华灯初上,昏暗的天空中开始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气温骤降。
  林浅本就觉得有些冷意,身旁又杵着这么大一坨冰块,真是苦不堪言。
  车子一路走走停停,终于驶出了闹忙的拥堵区,顾城骁把车开得飞快,不消一会儿功夫就回到了城邸。

  顾城骁沉默着直接坐电梯上了二楼,林浅是后来上去的,她到二楼的时候,发现他正在书房里翻找着什么。
  这是闹哪样啊,要杀要剐您倒是说话啊,这么一声不吭的更加慎人啊。
  林浅最受不了这种冷暴力,一个大男人,有话就说,有屁就放,能不能干脆点干点爷们该干的事儿?!
  于是,林浅踩着小碎步也进了书房,“你得听我解释一下……”她拼命凑到顾城骁面前寻找存在感,“今天在学校有人找我茬,是楚墨枫帮我解了围,最近有关我的传言很多,而且很夸张,楚墨枫帮我澄清了一下。”
  顾城骁黑着脸,一声不吭,此刻的他,紧抿着唇,眉头微皱,目光森寒,像极了地狱里的阎王爷,生死一线全掌握在他的手里。
  “后来我说回家,他说一起走,那我也不能拒绝对吧?毕竟人家帮了我,我要谢谢他的。”

  林浅有些心伤,明明是她被占了便宜,明明是她受了伤害,为什么还要她解释道歉外加哄人呢。
  “我哪知道他会这么做,我也吓了一跳,你相信我好吗?”她也是胆子大,冒死堵在他的面前,“顾城骁?”
  顾城骁冷峻的面容没有一丝缓和,可这个样子的他却让林浅的小心肝都要化了,因为——太帅了!
  “你相信我好吗?”她拉着他的手臂,声音软软的,还朝他眨眼睛。
  顾城骁抽掉手臂,凶狠地转过头来瞪着她,质问道:“你当我的话是耳边风?”

  “没有。”天地良心,她哪里敢,她要是不听他的话,早就把故意找茬的张燕给打残了。
  “那你还去撩他?”
  “……”天地良心,分明是他在撩我,“我没有,我也不知道他会这样做。”
  “不知道?一句不知道就可以推卸责任了?”

  “你什么意思?”
  顾城骁正色说道:“小枫是我看着长大的,我太了解他了,他有几个胆我心里有数,昨天那事是因为他提前不知道,现在他已经知道你的身份了,不可能还对你抱有幻想。”
  林浅也转头看着他,直面他那阎王的眼神,“所以你的意思是我在勾引楚墨枫?”
  顾城骁没说话,但表情代表了一切。
  “是不是因为他是乖学生,我是坏学生,所以一旦有错事就是我的错?”
  “不要转移话题。”
  “我没有转移话题,我就是想知道,是不是因为他是你看着长大的,你相信他品行好,所以这件事只能是我的错,只能是我这个品行差的坏学生在勾引他?”
  无论面对谁,一旦对方有辱她的尊严,她势必会全力反击,并且遇强则强。

  顾城骁的说法跟以前的老师们一样,但凡有她参与的事情,无论真相如何,都是她的错。
  他跟他们一样,不了解清楚事情的原委就妄下定论,这是对她人格的侮辱。
  顾城骁答不上来,确实,他有这种先入为主的观念。
  林浅苦笑一声,替自己感到悲哀,“你都这么认为了,我说再多也没有用,你觉得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我懒得说。”
  一句懒得说把顾城骁的怒火推到了巅峰,他拿着手里的资料袋,冷冷说道:“你懒得说,我也懒得理,我要出差几天,你好自为之。”
  “诶……怎么又要走?”
  顾城骁说到做到,真的懒得理她,径自往电梯走去,头也没回。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