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就是驯服或者被驯服》
第35节

作者: 结婚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汪海成终于直起身来,当时在病房的时候,顾城骁没有接受他的诚意和道歉,也表明了立场让警方秉公办理,不过最后他还是很顺利地将儿子送出了国,也就是说,顾城骁的不插手,才是他真正要感谢的。

  他心里清楚,顾城骁对这个太太很重视,没有在学校公开关系想必也是为了保护她,那么,倘若顾城骁真的要追责,只要一句话,汪洋肯定有牢狱之灾。
  就像熟人唠嗑一样,汪海成笑着对两人说:“你们忙,我还要去见见校长,处理一下汪洋的烂摊子,唉,这个不争气的小子,尽叫**心。”
  楚墨枫:“好的汪伯父,您请便。”
  汪海成走了,林浅默默地松了一口气,她习惯了别人对她趾高气昂,习惯了别人对她辱骂叫嚣,还真是不习惯别人对她讨好奉承啊。
  特别,那人还是全京城的首富,在全国乃至全世界,财富指数都是排得上号的大富翁。
  难不成,我真的有抖M体质,就是喜欢被别人虐?
  那些早已在风中石化的学生们,直到首富的车开走了,都没有反应过来。
  这简直是天下奇闻啊,一个堂堂的B市首富,竟然当众向林浅道歉,还是90度弯腰那种,这也太玄幻了。
  最最震惊的,就要数坐在地上的张燕了,幸好有这么多人共同见证,要是只有她一个人的话,说出去别人都不会相信。

  看热闹的学生们很快散去,张燕吃了哑巴亏,还弄得一身脏,捂着红肿的脸悄无声息地遁走了。
  京城的秋天特别短暂,几场雨之后,气温骤降,特别是一到黄昏,暗得早,也冷得快。
  “回城邸?”楚墨枫问。
  “嗯。”
  “有人接送吗?”
  “以前有,现在没有。”

  “为什么?”
  林浅一笑置之,“这不是说我上下学都有豪车接送,肯定是傍上哪个大款了么,为了减少影响呗,毕竟我也是要脸的。”
  楚墨枫静静地看着她,想从她轻描淡写的语气中寻找到一丝线索。
  “你是傍上大款了。”
  “……”
  “而且是超牛逼的大款。”
  “……”
  楚墨枫叹了一口气,又问:“打车还是地铁?”
  “地铁。”
  “那走吧,一起。”
  “哦。”
  两人并肩走着,为了避嫌,中间空出了一个人的位置,林浅知道楚墨枫肯定有话要对她说,他这久久不吭声,她也很尴尬。
  走出校门,两人沿着学院街往地铁站走,林浅侧了一下脸,用余光快速看了他一下,他看起来挺没精神的,跟平日里健康阳光的形象相差甚远,也不知道是车祸所致,还是因为她。

  她不敢自作多情地乱想,更不敢随随便便乱说话。
  一直到走出校门很远,楚墨枫终于开始说话了,可他没有转头,微低着头,眼睛一直看着前面的路,声音也是淡淡的。
  他说:“我准备出国了。”
  “……”

  “跟你没关系,这是我爸老早就安排好的事。”只不过,他一拖就拖了四年。
  林浅也不知道说什么,怎么会跟她没关系,可他这么说,她也不能去揭破,“什么时候走?”
  “尽快吧……”
  之后又是很长时间的沉默。
  “是不是我觉悟得太晚了?”楚墨枫忽然问,冷涩的秋风中夹杂着悲凉,把一切都吹得萧条冷淡,“如果我早点觉悟,早点发现我对你的感情,早点跟你表白,是不是……结局就不一样了?”
  林浅不自觉地打着寒颤,今天可真冷啊,明天得穿秋裤了。
  楚墨枫似乎也不在意答案,就自顾自地说着,“我一直都觉得我们俩不用着急,现在才大二,什么事都可以慢慢来,我们一起上课,一起毕业,一起工作,一起为以后的幸福生活努力奋斗,多好啊,你觉得呢?”
  突然吹来一阵凛冽的寒风,有些刮脸,有些刺眼,林浅心头泛着酸,眼圈也红了,她真怕他在这个时候问她一句喜不喜欢他。
  “林浅,你以前喜欢过我吗?”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以前是什么时候,一个月之前吗?林浅心里揪着疼,从来没想过像楚墨枫这样的天之骄子有一天还能扮演“悲情男主角”的角色。

  “算了,还是别告诉我了,没意义。”楚墨枫苦涩地一笑。
  林浅的那个心呐,五味杂陈,翻涌着,无处安放那份隐隐的小痛楚。
  第40章强吻
  青春之所以伴着伤痛,就是因为有遗憾。
  忆往昔,那些好玩的,好笑的,又好气的画面依依在林浅的脑海里轮流播放。

  高中当同桌的时候,他们都是学校的风云人物,楚墨枫是全校的校草,而林浅,则是出了名的问题学生。
  “喂,试卷借我抄抄。”
  “喂,老师讲到哪里了?”
  “喂,二班班花送来的蛋糕我帮你吃掉了。”
  “楚墨枫,你少瞧不起人,好像我愿意跟你坐似的,哼,别超过这条线!”
  那一幕幕两人共同经历过的过往像放电影一样在林浅的脑海里播放着,那样的清晰,那样的鲜活。
  “你还记得高考之前我跟你说等考试结束了,有话跟你说吗?”
  林浅一脸诧异,努力回想,“有吗?”

  楚墨枫终于转过头来看着她,也是唯一的一次他敢转过头来以正脸看她,带着三分怒意,说:“你染红裤子那次。”
  “……”说话可以不记得,毕竟说的话比较多,不记得也正常,但血染裤子的事情仅此一次,她这辈子都忘不了。
  高考前夕的某天晚自修,快到点了,林浅突然感到下腹一阵剧痛,然后一股暖流狂涌出来。
  我亲爱的大姨妈,您真会挑时间来。
  林浅趴在课桌上,默默地忍受着,想等这一阵疼痛过去。
  这一等,等到了下课,同学们陆陆续续离开了。
  “喂,你怎么还不走?”林浅有些急躁,也有些不满,她下面肯定已经血染了,就想趁人走完了再走。
  楚墨枫合上试卷,也不看她,冷声问道:“需要掩护吗?”
  “啊?”
  楚墨枫用余光撇了她一眼,只一眼,又赶紧移走了,“我外套比较长,需不需要借你穿?”
  “……”林浅秒懂,一下子刷红了脸,“好啊,谢谢。”

  楚墨枫站起身,眼睛一直没看她,高冷地说:“谢倒不用谢,只是林浅,高考结束之后,我有话要跟你说。”
  “啊?不能现在说吗?”
  “嗯。”
  “……”你帅你随意,你高兴就好。
  可是,高考结束之后,楚墨枫一直没了音讯,林浅渐渐地也把这件事给忘了。

  “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林浅依稀记起来,问道,“那你后来怎么没找我?”
  楚墨枫苦涩地一笑,“我一考完就去找你了,可你正在帮我找对象,还拍胸脯保证把我喊出来跟那个女生约会。”
  “……呵呵。”尴尬了,这件事林浅还真是有印象。
  那个女生是二班的班花,林浅吃过人家几次蛋糕,拿人手短吃人嘴软,班花想约楚墨枫看电影,找她帮忙,她当然不能拒绝。
  于是她就夸下海口,“没问题,楚墨枫正好找我有事,等他联系我了我再联系你,一起出来,到时候我找借口离开就行啦。”
  那个时候,她完全就是一副红娘的姿态,给班花出谋划策,把楚墨枫的许多习惯和爱好都告诉了班花,极力撮合这段姻缘。
  楚墨枫正巧撞见这一幕,太生气了,一身傲骨的大少爷这一生气,就气了整整一个暑假,包括后来到了大学成了同班同学,他都依旧保持着高冷,总也不爱搭理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