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就是驯服或者被驯服》
第34节

作者: 结婚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燕话音刚落,林浅毫不犹豫地抬手就是一耳光,朝着她那张画得粉嘟嘟的圆脸,“啪”的一下,清脆利落。
  “啊……”张燕毫无准备,一巴掌直接把她打翻了,屁股直接坐在地上。
  上午刚下过雨,这会儿虽然天晴了,但路面上还没有干。张燕这一坐,裙子上全是湿的泥水,黑乎乎的一大片,就连她那漂亮的长毛靴子,也脏了。
  这种毛极难打理,这双靴子脏成这样,基本上算是废了。
  这种天气穿这种鞋子,本来就是矫情。
  “林浅,你敢打我?!”张燕恼羞成怒。
  “满嘴臭屎,再让我看见你喷粪,我还打!”林浅摆弄着手腕,一副要干大事的架势,“别以为老子不知道,就是你们播音系这帮人在背后传我坏话,呵,南音没脸出面,派了你一个小瘪三来恶心我,你TM真的恶心到我了。”

  张燕一身狼狈,论口才,她丝毫没有回击之力,论武力,她也不占上风,不过要是论卖惨,她未必会输给这个男人婆。
  张燕趁机瘫坐在地上,干脆不起来了,红肿的脸上梨花带雨,确实也是疼的。
  这时,围观群中有同学愤愤不平地说道:“怎么打人啊?有后台了不起啊?”
  这一吆喝,更多的同学开始光明正大地指责,“这种人就是作风有问题,败坏B大的风气。”
  “我也听说车震的事了,太可耻了,再情不自禁也不能这样啊,这可是学校。”
  “楚校草去女生宿舍楼那天我也看到了,原来是去等林浅的啊,简直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更可气的是这坨牛粪还插了许多花。”
  “楚校草这两天都没来上课,是不是受打击了?”
  “难怪被人儿子打,活该。”
  张燕眼角带泪,但林浅分明看到她正朝自己得意地笑呢。
  听着越来越多不善的声音,看着无数鄙夷的眼神,林浅反而镇定自若,除了攻击张燕的时候表现得很凶悍以外,其他时间都很坦然,仿佛大家都在夸她一样。

  林浅低头看着坐在地上的张燕,说:“醒醒吧,别那么傻中了某人的计,你把人家当朋友,人家未必把你当朋友,真正的朋友不会把对方当枪使。”
  张燕愕然,笑容僵在脸上,林浅这掏心窝子的话她又岂会不明白,要不是她欠了南音钱还不出来,她也不会受南音摆布啊。
  如果林浅真如传言所说是汪首富的小情儿,她又哪敢得罪林浅,不要命了吗。
  林浅扭头要走,不想留在这里听那些污言秽语。
  “把人打伤了就想走,架子可真大,果然有首富罩着就是好啊,走路都可以横着走了。”
  “就是,不准走,我们都是见证者,林浅打人,学校必须严惩。”
  “对,严惩,严惩。”
  这时候,林浅想走还走不了了,她真恨不得一拳过去挥开那些什么都不知道就会跟风的傻逼。
  可是,顾城骁的警告声犹然在耳——“以后,不准打架,不准惹事!”
  不准打架,不准惹事,她记住了,也尽量去做。
  就在林浅成为众矢之的的时候,楚墨枫突然从人堆里开辟出一条“血路”来,大喊一声:“谁在造谣?!”
  顿时,众人的目光又转向楚墨枫,楚校草啊,最高冷的禁欲系大帅哥啊,全校票选最佳男友的冠军啊,真人比照片上更高更帅更加养眼啊。
  “同学们,谣言止于智者,这些经不起推敲的流言蜚语,你们怎么信以为真了呢?!”

  楚墨枫戴着墨镜,越发的高冷,他一米八多的身高在人群中还是很耀眼的,再加上他突出的颜值和气质,宛如鹤立鸡群。
  “首先,南音和林浅谁都没有跟我交往过,何来林浅挖墙脚一说?”
  众人哗然,当事人亲自来证实,那肯定错不了,哇哦,楚墨枫还是大家心目中那个禁欲系的高冷校草。
  “这两天我旷课并不是传言的受了情伤,而是我出了车祸。”说着,楚墨枫摘下墨镜三秒钟让大家看到他布满血丝的眼睛,然后又说,“其次,关于昨天林浅和汪首富在学校车震一说更是天方夜谭,昨天一整天汪先生都在我家与家父议事,怎么可能出现在学校?!”

  围过来的学生越来越多,特别是楚墨枫的出现,一下子聚集了近百来人。
  “我与林浅高中同桌两年,大学又在同一个班,虽然交流不多,但她是什么样的人我总比大家清楚,她绝对不是传言中所说的爱慕虚荣的女生,更不是汪先生的情人。”
  “最后,希望大家停止散播这些不实的谣言,真正败坏B大风气的,是那些恶意中伤的人们。”
  这些话从楚墨枫口中说出来,比林浅亲自解释要来得中听许多,可信度也高很多。
  谣言都是虚的,在阴暗的地方尚可以蔓延滋生,一旦见光就不攻自破。
  林浅看着楚墨枫,由衷地感谢他的仗义,也由衷地觉得对他抱歉。

  就在大家半信半疑的时候,一辆正好途经此地的黑色轿车突然停下。
  车门打开,从车子后座下来的人,简直让大家惊掉了下巴。
  “这人好眼熟啊……谁,谁,谁?”
  “汪首富啊这是!”
  “哦我的天哪,这简直就是行走的信用卡,不限额度的那种。”

  第39章你以前喜欢过我吗?
  林浅在病房里见过汪海成一面,那时候他低声下气地求着顾城骁,俨然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老父亲形象。
  她很意外会在这里碰到他,也很好奇他下来干什么,看热闹吗?
  人群很自觉地让出一条通道,汪海成没有让随从跟着,只身一人朝林浅的方向走了过去。
  “汪伯父好。”楚墨枫也很意外汪海成的到来,不过既然碰到了,该有的礼数他不会少。
  汪海成对楚墨枫说:“昨天听你爸说起了那场车祸,你没事吧?”
  “没事,伤到了眼睛,得养一段时间。”
  “顾首长呢?”
  “他也没事。”
  “没事就好……”汪海成的视线越过楚墨枫转到林浅身上,他再往前一步,微笑着点了点头,“林小姐,还认得我吗?”
  在场所有人:“……”这是什么情况,原来林浅真的认识汪首富啊。
  林浅一阵激动,“当然,难得汪先生还认得我。”

  汪海成淡笑着说:“看到林小姐好好地站在这里,容貌也恢复如初,我也就放心了,”他郑重地弯下腰,标准的90度,句句恳切,“都是小儿的鲁莽与不懂事才伤害了林小姐,我身为父亲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在这里,我郑重地向林小姐道歉,对不起了。”
  林浅:“……”
  楚墨枫:“……”
  在场其他人:“……”
  一群人全都风中凌乱。
  林浅太震惊了,以同样的姿势向汪海成弯下腰,说:“汪先生您不必这样,在病房你们已经道过歉了,而且我的伤也都好了,没事了。”
  汪海成保持着弯腰道歉的姿势,稍稍放低了声音,说道:“感谢林小姐的不追究,也请代我向顾首长表达这份谢意,以后汪某定当好好管教那个逆子。”
  “……好,好,汪先生请起来说话。”哎呦妈呀,搞什么啊,至于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