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693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到说请进,杨秀峰才跨步进办公室里,此时,才能够看见了侯秘书在办公桌后,办公室上放着文件,至于他看不看谁都不知道的。侯秘书的办公桌不是正对着门口,这里每一天都会有不少来访者,虽说本来是规定时间到达的,只是,来客都会提前而来,他们的心思和杨秀峰一样。这时必然就会在侯秘书的办公室里等着,要是他的办公桌面对着门口,来客之后,又都是下面的领导,不表示下也不好,毕竟今后都还要见面,但每一个人都要站起来表示意思、交谈、站起、坐下等,也就会将他累得够呛,侯秘书自己也就不能够有时间来做自己的事情了。

  像目前这种摆法,就算有人进来,侯秘书不用先抬头,来者是不熟悉或没有多少交情的人就不用抬头。这样也就不会看到来客,来客自己也就不好惊扰了侯秘书办公的,可使得他省去很多的麻烦。
  才见到侯秘书,他就站立起来,看着杨秀峰,说,“来了。”“不打搅领导你工作吧。”“说什么话?”侯秘书说着走出办公桌后,过来帮杨秀峰泡茶。离领导见他还有十来分钟,想杨秀峰这样关系的人,自然会有泡茶的待遇。杨秀峰知道侯秘书要做什么,不去抢着做,而是跟在后稍走两步,侯秘书说,“先坐吧,还客气?”两人说话声音都压得很低,那种默契之意就更强些。
  侯秘书自己也端杯茶和杨秀峰坐过来,说,“怎么样,昨晚休息还好吧。”“好。”杨秀峰说,也不敢在这个问题上多开玩笑,本来想说句“给你吊着胃口一晚都睡不着”,但想到侯秘书之所以透露一点,也是先告诉自己让自己有准备的意思,不能够说彻底,那也是领导的意图或说他也只是在猜领导的意思,猜得准不准,可都不敢明说出来的。对侯秘书这样做,自己唯有感谢的份,就算开玩笑也不能够拿这事来说。

  多少下面的领导下要和上司的秘书搞好关系,就想要这么点提前的信息,就会让他们在领导面前有更好的应对,而达到揣摩准上意,得到领导的赞赏,从而在仕途上能够走得更好。
  侯秘书见他说好,也就多看他一眼,确实是精神旺健精力十足的样子,说,“什么时候请客?可是等着喝你的酒。估计你是要……动一动了。”侯秘书犹豫了下,才将“动一动”说出来。杨秀峰没有去追问什么,在这里多说这些那就是自己不对了,侯秘书将话说到这里,已经是破例了的,让领导得知说不定会对他有不好的印象。哪位领导会喜欢一个多嘴的秘书在身边?
  杨秀峰摇摇头,苦笑一下。侯秘书见了手指就往南方点了点,杨秀峰也不能够就将这哑谜完全猜出来。转而说其他的事,“雄健斌在高速路那里吃了一口大的,如今胃口大了,见我就问哪里有项目做……就像我是什么人似的。”雄健斌不仅和杨秀峰的关系很久,和侯秘书的关系也很不错,之前在柳市开发区里进行民间借贷,也就是通过侯秘书说话了,才促成杨秀峰站出来推动的。里面有多少利益关系,杨秀峰也不会去问,但彼此之间的默契大家都有。这种间接参与经营的事,侯秘书等人自然会去选择一些人参合进去,也能够为自己挣一点钱,在体制里请客送礼也不能够次次都用公款,手里得有些活动的经费,才能够滋润。

  雄健斌在信用上还不错,杨秀峰也觉得可行,这时提一嘴,今后侯秘书那里或自己手里有好一些的项目,也就可以运作到雄健斌那边去做。转移话题,总是要最让人关心的事与人,才会让对方不察觉自己的用心。
  侯秘书之前用手指指了下南方,那是什么意思?是不是南方那边有什么项目或投资集团之类的,要自己去做工作?从目前自己所知的的资料看,似乎找不到更有用的资料来支撑这种存在。一边说话,一边在推演着种种情况。侯秘书也是有一句没一句地在说着,在这里说话也不会太热烈与专注,彼此更多的注意力,都要集中在领导的办公室那边。
  才说四五分钟话,就见有人敲了敲办公室的门,从外面走进一个人来,跟侯秘书招呼。很热情地说了感谢,对杨秀峰也是点头招呼一下就转身离开。是之前跟领导汇报工作的人,侯秘书见那人走了,也就跟着到办公室门口,那人转身再握住侯秘书的手,声音压得很低地说,“谢谢,有空一起坐坐。”杨秀峰见他的态度,觉得这个人也是一个性情中人,在体制里这样的人就很多,只是他们的性情都是用在对上级或对自己升迁有利的人身上。

  侯秘书并没有送他,而是转身往领导办公室走去。客人走了,办公室里自然要收拾下,也要请示一下领导,汇报说杨秀峰已经到来等领导的进一步明示。
  杨秀峰在办公室里站着,也就在想,南方那边有什么新消息是自己没有察觉的?将在南方各省的一些商业集团都过滤一遍,免得到时在领导面前说得太偏差。侯秘书再折回来,说,“过去吧,老板在等呢。”在没有外人的情况下,蒋国吉也不在意下面的人叫老板,在背后侯秘书和杨秀峰等人私下里也会这样称呼的。
  老板这个称呼,如今的内涵早就扩大了很多了,大家心有所悟,这种称呼会将彼此的距离缩小。
  侯秘书在前面带路,杨秀峰跟着走,进了蒋国吉的办公室。杨秀峰见他坐在办公桌后,整理着桌面的材料,站在办公桌前两三步远处,站直了身子,说,“省长,您好。”蒋国吉没有先看杨秀峰,先“嗯”了一声,手抽空往沙发那边指了指,说,“坐,先坐。”杨秀峰知道蒋国吉让自己坐,那就是等他整理好了会过来的,也就不动站着等候。

  蒋国吉也不再催,很快将桌面的材料整理好站起来,见杨秀峰还站在那里,说,“没有听说过你喜欢给罚站嘛,是不是工作没有做好先心虚了?”说着脸上露出笑容来,这笑容给人看着很让人感觉到心里的抚慰。
  杨秀峰就傻笑着,看上去都觉得没有丝毫心机的人一般,侯秘书这时知趣,说了一句,“杨主任这个人就是本份。”
  “还是本份好,本份地做好自己的工作,做出成绩来,人民是会记住你所做的付出的。”蒋国吉说着走出办公桌后,也就到了杨秀峰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还轻推了下,意思是让他一起走到沙发那边去。
  “感谢老板的鼓励。”杨秀峰没有多说。虽在蒋国吉身后就到沙发边,等蒋国吉先坐下来,也就在另一张沙发上坐下,同样坐得身体很直,但却不是拘谨的那种。如今在蒋国吉面前已经不需要拘谨和慎言了,要是再做出那样子来,蒋国吉不一定会喜欢的。除了在工作上蒋国吉要求一丝不苟和工作效率之外,在生活上和彼此关系上,要求反而不多,不主张将大家的关系弄得很严肃。
  侯秘书将茶递给了杨秀峰,暗地给他了一手势,表示赞许的意思。杨秀峰知道他的意思,老板今天心情大好,对杨秀峰说来肯定是有好事的。杨秀峰也不好回应,侯秘书知道在老板面前两人要是你来我往的,给看出来就不好很妙的。不等杨秀峰有所表示,也就先离开了。初见杨秀峰时,那时候的杨秀峰简直什么都不是,但才几年时间,如今基本上可以和侯秘书比肩了,甚至在某些方面的工作经历比侯秘书都要强。

  等侯秘书离开了,杨秀峰说,“省长,我先汇报近来的工作吧。”“好,也有半年没有到省里了吧。”虽说在电话里、在邮件里都会定期地汇报自己的工作,但见面地面对面地汇报确实是有半年了。杨秀峰说,“老板,是我不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