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171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埃尔斯费莱特岛四周都是珊瑚礁,靠近岛屿后而且明显海底有些乱流,四个人手忙脚乱的,总算是贴着“C”形右下角的小尾巴插了进去。

  进到“C”形的内部,海水渐渐的变浅,水底也变的平静,几人又划行了十几分钟,找了一处适合登陆的浅滩,四人下水将小船拖到岸上系好,正式踏上这座充满诱惑的小岛。
  “九哥,岛这么大,怎么找土人啊!”在海图上看上去像只小蚯蚓的埃尔斯费莱特岛,真正走在上面才发现大的不像样子,寻找土人根本就无从下手,连路都没有,除了我们登陆的这处浅滩,四周几乎都是悬崖峭壁,如果单纯的靠腿,一个星期都够呛能走遍全岛。
  “嫩妈,你没看海图吗,这小岛四周被山围着,就肚子中间有一小块空地,他们估计也是靠捕鱼为生,应该靠着海边挺近的,我们在这直着往西北方向走,插进他们的肚子里,应该就能看到人了。”老九捡起一块石头,在粗糙的沙滩上给我们比划着。
  “哎呀呀,这里还有一只鞋呢,一看就是那帮子渔民扔的,一点都不注意保护环境。”大厨指了一下沙滩上一只破旧的球鞋,满满的正能量的斥责道,似乎忘了自己一个航次不知道要往海里丢多少垃圾。
  “嘿,我母亲告诉我,这里的人非常不友好,他们都有着锋利的长矛与弓箭,我们一定要小心。”瑞加娜提醒道。
  “九哥,万一土人见到我们直接就打起来怎么办?”我有些担忧的问道,我似乎都能想到光着屁股插着鸡毛,手里拿着长矛的土人冲我们过来,先给大厨插死,然后我跟老九坚持一会也被插死,瑞加娜则被先奸后杀,越想越觉的害怕。

  “哎呀呀,我们这不是有手套么,手套拿出来给黄金那么一换,我们立马回船,你好我好大家好呀!”大厨手舞足蹈的,好像黄金马上就要到手了一般。
  “嫩妈老二,你看看老刘,现在咱这里面数你最怂了。”老九赞许的看了一眼大厨,感觉他进步挺大的。
  “算了算了,咱还是小心一点好。”我看了一眼虎逼的大厨,想着这哥们早晚得死钱手里。
  当我看到上身穿着“NLKE”“adiaas”衬衫,下身裹着简陋遮羞布的土人酋长的时候,我才知道自己真的是多虑了,原来这里已经早已经被国人占领了。
  “你好!”土人很热情的用国语给我们打招呼。
  我跟老九都呆住了,这他妈的哪里是荒岛,这简直就是祖国呀!
  好在土人只会说“你好”二字,如果连“卧槽”都会说的话,我估计我们三个华夏人会当场跪倒在地。
  土人接着用当地语跟我们哇啦啦的说着话,眼神里充满惊喜,边说话边兴奋的指着不远处的一处支起来的棚子。

  “瑞加娜,他说的什么?”我有些好奇,难道这里已经成了中所经济贸易区?不然这些土人见到我们这些华夏人怎么这么的兴奋?
  “哦,他问你们是来找人的吗?他们救了一个落水的东方人,在那个棚子里。”瑞加娜把土人的话翻译给我们。
  “什么?”我有些被搞晕了,这怎么又出来一个落水的人?
  “哎呀呀,你们说的什么呀,老二,赶紧让黑妞问问,金子啥的在哪呢。”大厨四处张望着,整个土人部落里也就只有20几个人,大都赤裸着身子,并没有想象里的身上满满的黄金饰品。
  “嫩妈,我们去棚子那里看看。”老九脸上露出一丝捉摸不透的笑,朝土人酋长手指的棚子快速走过去。
  “哎呀呀,金子在那里吗?老二快点跟上呀!”大厨撒开大脚丫子,跟着跑了过去。

  小心翼翼的爬上支起来的棚子,推开简易的栅栏门,一个中年男子仰躺在地上的草垛上,旁边是一个土人黑妞,正在小心的给他喂水。
  “哎呀呀,这怎么还躺着一个人啊?还是咱华夏人,这是谁呀?”大厨没有看到预想中的黄金,有些失望的说道。
  “嫩妈!”“卧槽!”我跟老九对视了一眼,俩人都是又惊又喜,地上躺着的人竟然是李皮庆!
  我感觉整个人生观都要颠覆了,李皮庆不是已经沉海里了吗,怎么又在这出现在了土人部落里?他既然没有死,那珊瑚底下压着的尸体又是谁的?
  “哎呀呀,这不是渔船上那个船员吗?怎么躺这里了?”大厨有些吃惊的问道。
  “他在这待了多久了?”我让瑞加娜问穿着山寨衬衫的酋长。
  “酋长说他们在四天前捕鱼的时候在海滩上发现了他,然后把他救了回来,以为他是落水的渔民,他昏迷了三天了,昨天才醒过来。”瑞加娜很吃力的翻译着。

  “他是你们的船员吧,他一会就该醒了,终于有人来找他了。”酋长笑了笑接着说道。
  “嫩妈,你醒醒!”老九已经等不及了,用手推了推李皮庆。
  “哎呀呀,眼睁开了呢!”大厨把脸凑了上去。
  李皮庆的眼皮微微张开了一些,意识应该还停留在半睡眠状态,大厨那张丑陋的脸不知道刺激到了他的哪根神经,他猛的从床上跳起来,撒腿就往外跑,边跑边喊道:“船长,别杀我!我什么都没看到啊!”
  “嫩妈老李!是我!”老九一把抓住往外狂奔的李皮庆。
  李皮庆“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不住的磕着头,嘴里不住的念叨着:“船长别杀我,船长别杀我。”

  “老李,我是红太阳轮的二副呀!是我呀,我是李小龙。”我走上前去,伸手去扶他。
  “哎呀呀,这渔船上的人怎么都疯疯癫癫的。”大厨嘟噜道。
  “老李,是我呀,你醒醒。”我扶起李皮庆用力晃了晃他的身子。
  “二副?”李皮庆这才真正醒了过来,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我,扭头又看到了老九跟大厨,脸上的表情从惊恐一点一点的变成恍若隔世一般的喜悦,眼泪开始涌出来,他“扑通”一声瘫坐在地上,抱着我的腿大哭了起来。
  “没事儿了,没事儿了!”我拍着李皮庆的肩膀,想着这哥们得遭受了多大的折磨呀。
  酋长跟瑞加娜看到我们亲人团聚的美丽场景,也是不胜唏嘘。

  “嫩妈老李,我们还寻思你死了呢。”我们几个把李皮庆搀扶到草垛子上,老九对他开玩笑的说道。
  “哎,水头,额差点就死了捏!额日船长个先人。”李皮庆的甘陕方言让我差点笑出声来。
  “可怜那个蒙古的娃子,让他们打成那个样子。”李皮庆提起朱传舟,脸瞬间又变的苍白,嘴唇不住的哆嗦。
  “二副,水头,你们可得救救那个蒙古娃子呀!”李皮庆抬起头,这个可怜的西北汉子自己才脱离了险境,却又想到了渔船上的小朱。
  日期:2017-08-31 06:3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