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房东阿姨同居的日子里,房东女儿才是美女尤物》
第1197节

作者: 康宗宪2017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拿着那资料的手,都已经开始颤抖。

  赵文昭深深一叹,没有说话。他可能感觉到有些闷,站起来走到窗前,打开了窗,给自己点了一根烟。
  这是一份不可思议的资料。
  这也是一份恐怖的资料,血腥的资料。
  上面记载着的是,竟然是滕老在博仁医院,进行过的很多次手术。当然,如果事情只是单纯这样的话,那还没什么。毕竟滕老那么老了,想要维续生命,在博仁医院做一些常人无法接受的手术,这也正常。
  可是上面记载的……

  却不仅仅是这么简单!
  第一张资料,竟然是从滕老年轻的时候开始。
  那个时候,他二十多岁……
  这张资料都是黑白的,充分展现出了那个时候的年代感。而在这张纸上,我明显看见一个熟悉的东西……
  右上角,一个模糊的黑十字的标志……
  我震惊了。
  我真的震惊了。
  刚看到这个的时候,我就觉得这件事情一定不简单。这里面一定藏着一个很大的秘密。

  越往后面看,越为心惊。
  滕老的这六七十年来,原来一直都和博仁医院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这本身就不正常。
  当年滕老在那个年代,年轻气盛,身体应该没有什么毛病,怎会一直在博仁医院做这些我看不懂的东西?
  是的。

  我的确看不懂……
  这些资料上面记载的东西,真的太过复杂,而且太过隐晦艰涩。上面的一些符号,更像是一种隐秘的密码。但是我们可以肯定的是,滕老一定在博仁医院之中,做过一些什么。
  那到底做过什么?
  这个其实应该不难猜测……
  博仁医院是干什么的?
  器官移植,甚至后来发展到了那些不可思议项目。什么换脸啊,换头啊,换心脏啊……

  这一系列和滕老联系在一起。
  这真的让人遐想连连……
  但是,如果是觉得滕老只是单纯和博仁医院,甚至穆家“有牵连”的话,格局未免太小。
  综合整件事情来看。
  滕老把董兰推出来和穆家竞争的时候,明显是你死我活的地步了。仿佛能从中看到滕老对穆家的一种深深的仇恨。
  如此又可以进一步猜测。
  滕老和穆家的关系,没有表面上看上去那么简单,也没有这份资料上看上去那么简单。
  然后就是往后翻,滕老的三十多岁,四十多岁,五十多岁……
  直到现在!

  滕老,黑十字,博仁医院……
  太过复杂的东西。随着往后翻,好像慢慢显出了一些端倪。
  之后的时间里,虽然博仁医院还会偶尔给滕老做一些手术,但更多的,却是一种类似于“监控”,或者说是在“观察”的状态!
  也就是说!

  滕老很有可能,之前和博仁医院有过什么样的协议。他用某些东西,为自己换取了更加完美的身体,甚至是人格,智商……
  而当他凭借着这些东西,登上人生巅峰的时候,应该有和穆家发生了怎样的矛盾。更有可能是穆家想要去掌控他,却没有能掌控住。
  一代枭雄滕老,和穆家反目成仇。
  看完这一切……
  我深深吸了口气。

  的确。
  这件事情太大了。
  滕老是什么人物?虽然现在已经老了,可是老而弥坚。只要他不死,全国就没有人敢动他!他的身份不仅仅是一个以前的商会枭雄那样简单。
  可是……
  现在你突然知道了。滕老很可能是一个“拼装”的人,他很有可能已经不是以前的他。他很可能为了今天拥有的一切,曾经把自己出卖给了恶魔。
  结果会怎么样?
  滕老发怒,后果会是什么?
  我呆呆地看完这一切。
  我很难从这个事实带给我的震惊当中醒过来。
  我深深吸了口气,很艰难地把这份资料放在桌上。
  我和赵文昭,没有再说一句话。
  办公室里沉默地可怕。
  这个时候,我才真正意识到,很多事情,原来都是环环相扣。为什么滕老会对穆家有着那么强烈的恨意,那么强烈的仇恨。
  这个时候,终于有了答案。
  为什么滕老,在隐退之后,一直把自己锁在阁楼里面,几十年都不出一次门。他在忏悔什么?他在悔悟什么?他一心向佛,想赎去的,又是怎样的罪恶?

  为什么几次见他,他都劝我向善。
  为什么董兰这次,不计余力地都要拼命拿下博仁医院?甚至不惜拿出所有身家,原来一切都是有原因的……
  “怎么办?”
  赵文昭深深吸了口气,看着我问道。
  我揉了揉太阳穴,摇了摇头。
  现在的情况就是。
  这份资料明显是滕老想要的,这应该是滕老的“逆鳞”!可以让他六亲不认的逆鳞!可惜董兰这次做了那么多工作之后,依然没有拿下博仁医院。

  而我和赵文昭,拿到的,却是一个烫手山芋。
  最关键的是,现在这个烫手山芋,已经烫在我们的手里了,想甩出去都不可能。
  滕老应该已经知道了,我们看到了这些。
  他会是怎么样的态度?
  他要是发怒,我和赵文昭真的就危险了。
  滕老只要不死,现在国内就没有人敢惹他。
  穆青真特么下的一手好棋啊!

  穆青真特么的足够毒辣啊!
  明知博仁医院不可能留得住了,就给我和赵文昭,留下这么一个重磅丨炸丨弹!
  可是……
  这又能怪谁呢?
  我苦笑一声。
  在这之前,很多人都提醒我了,博仁医院这一块,最好不要去碰。唐剑提醒过我,董兰提醒过我,可是当时我还是一意孤行,没有听。
  现在好了。
  一下子陷入到了如今的绝境之中。
  董兰现在羽翼未丰,我和赵文昭可以和她一拼。
  可是面对滕老,我们这两个牛犊加起来,都不够他一根手指头玩的。
  如果博仁医院落到了董兰手里,可能是皆大欢喜的结果。我和滕老依然可以“惺惺惜惺惺”,可是现在。我相信他肯定会毫不犹豫变脸。我们之前那友好的情谊,估计现在已经毁于一旦。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能怎么办?”
  我苦笑一声,摇了摇头。
  赵文昭叹了口气:“我是说这份资料怎么办?”

  我眼睛微微一眯:“你的意思呢?”
  赵文昭呵呵一笑:“摧毁没有必要。穆青既然给我们设了这么一个套。那现在滕老一定已经知道了我们看到这份东西。这么大的秘密,只有死人才不会说出去啊。”
  我白眼一翻:“你就不能让我压力小一些么?”
  赵文昭哈哈大笑:“事实就是如此。没想到刚刚在京城落脚,就特么惹上这个大佬。压力大怕什么?你和我一直都是从各种压力之下走过来的。怕个鸟!现在只有两种可能。第一种,我们依然做手中的事儿。不去管他。就装傻。”
  “第二种呢?”

  赵文昭撇撇嘴:“第二种,我们两个人,拿着这份资料,上门找他。是死是活,就看人家的心情了。”
  我笑道:“我可特么不是任人宰割的。不过第一种情况,你估计预料得错了。我们装傻,他们可不会。既然这样,我们就要做好和他们正面相对的准备啊……”
  赵文昭苦笑:“正面有机会吗?”
  我呸了一口:“管他呢。”
  赵文昭一脸歉意:“这次真是我把你给害惨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