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659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温庆轩说:“咱们不是都说好了吗?就以现场纪实的手法,储户们听到了小道消息后,纷纷涌进基金会,这些画面咱们都有,然后就是书记和主管副市长第一时间赶到北城,迅速召开紧急会议,研究应对方案,调拨资金,加大追贷力度,由基金会制定出贷款户还贷方案,切实保证储户的利益。就这样,就行了,我们也不评论,也不发表任何看法,客观真实地反应整个过程,但是还要起到稳定民心的作用,让大家对市委市政府有信心。”

  温庆轩又说:“你这个专题还有时间琢磨,新闻今晚必须播出,你下午先写出个新闻稿。”
  丁一看了看冯冉,自从化妆品事件出现后,冯冉曾经找过丁一,说李局严厉地批评了她,说她进货的时候没长眼,再出现这样的事故就不用她的化妆品了。她还跟她说,让她不要再给她扩大知情范围,冯冉尤其提到了雅娟,说雅娟到处给她嚷嚷,弄得她在百货商场的化妆品生意都不好做了。
  丁一知道,冯冉在百货商场的两组化妆品柜台生意非常火,每年各个单位举办文艺活动所需的化妆品,冯冉几乎全包了,就是电视台一年几次大的晚会也会购进许多化妆品。如果她的化妆品出现问题,肯定会影响她的生意。丁一当时也没有考虑到这么多,脸上过敏后,雅娟就跟着她到了医院,当天正巧赶上雅娟请领导们吃饭,她很注意了,回来后没有跟其他人说过,有人听说后问她是不是化妆品过敏,她也没肯定说是化妆品的原因。很明显,冯冉不瞒丁一当时的举动,她说凡是化妆品有了过敏反应,只要停止使用,问题就自然消失,用不着去医院,还说宋姨也出现过这种情况,只是宋姨谁都没跟说,而是悄悄告诉她说进货的时候小心点,冯冉说直到现在她都感谢宋佳玉。丁一被说得的很是不好意思,她解释说,自己当时也不能确定就是化妆品过敏的,所以才去的医院。

  后来就有人告诉丁一,说冯冉在背后议论过她,说温局喜欢她,宠着她,什么出头露脸的事都让她去,电视台快搁不下她之类的话,雅娟也告诉过她类似的话。丁一听了,感到很无辜,但是她的性格又天生的不会去计较什么,要怪,就怪自己这张“敏感娇嫩型”的脸。
  有了这样的议论,丁一在以后工作中的确很小心,尽量不做出头的事,这会听温局说让自己写新闻稿,第一反应就是自己不是新闻部的人,如果写了稿子,会不会被冯冉嫉妒,她就说道:“温局,新闻稿我写不大好,要不您让别人写……”
  温庆轩看了一眼丁一,又看了一眼冯冉,很有兴趣地说道:“不是你写就是小冯写,反正你们俩得有一个写的。”
  冯冉的脸上瞬间绽放出灿烂的笑,她伸手抱着丁一的胳膊,亲昵地说道:“丁姐,你这就不对了,谁都知道我写稿子不行,再说,市委书记是在你们那边,他干了什么我也不了解情况呀?”
  丁一的脸红了,冯冉说得非常有理。
  李立沉着脸说道:“别推三推四的了,哪那么多事。”

  温庆轩说:“写这个稿子时,不要那么复杂,突出市委的决心和对这项工作的高度重视就行了,因为咱们还有专题,还有张市长的电视讲话。”
  丁一不再说什么了,她来电视台这么长时间,在工作上还没有被领导和同事们不满意的时候。
  其实她刚才真正发愣的原因不是在琢磨稿子怎么写,是因为看到江帆的原因。江帆脸上的表情很憔悴,而且胡子也没刮,眼圈都是黑的,她的心里就有了隐隐的担忧,似乎被什么东西搅动了一下。自从袁小姶找了自己后,丁一就更加注重跟江帆的接触,以前,在江帆的生活中,几乎没有袁小姶的影子,江帆也从没有让袁小姶的影子出现过,所以丁一和江帆的交往几乎没有什么顾虑,尽管知道有这么一个人存在,但那很抽象,抽象得她很少考虑过这个人,也因为江帆说过这些问题是他的事,交给他自己解决。可是,作为江帆妻子的袁小姶找到丁一后,情况显然就不一样了,她手里的照片表明,她早就注意到丁一这个人了。此时,妻子的形象是那么具象、那么真实地存在于江帆的生活之中,存在于她和江帆之间,而且是这么鲜明地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警告自己不要再往江帆跟前凑,从此以后,再跟江帆交往,感觉就不再那么纯粹了,也不再那么心安理得了。无论他们的婚姻出现了什么情况,无论江帆爱的人是谁,自己都是一个不该出现的角色。

  从万马河岸回来后,他们还会在深夜通话,但是彼此都很小心,谁也不去触碰那道敏感的墙,江帆唯恐伤害到丁一,丁一也唯恐让江帆感到为难,每次通完话,彼此的心情都不轻松,多么要好的恋人,一旦彼此有了某种小心和顾虑,就做不到畅所欲言、想说就说、想笑就笑,恣意肆谈的境界了。
  丁一是这样,江帆肯定也是这样。丁一完全明白江帆这样做的用意,他是有意给她的生活留下空间,让她自己选择,而丁一是不想让他为难,也给他足够的空间。有的时候,彼此善意的体谅和尊重也能产生距离,能让感情逐渐变淡,变凉……这个过程,没有人能好过。她刚才看到江帆时,他那掩饰不住的憔悴和疲惫就证明了这一点。想到这里,她感到有些胸闷,也可能是李立他们抽烟太多的原因,眼睛有些酸胀,她小声跟冯冉说:“我出去一下。”起身,就去了洗手间。

  碰巧的是,丁一在洗手间里,意外地碰到了江帆,他也正在洗手。丁一冲他笑笑点点头,就到了另一侧,低头拧开了水龙头,不敢抬头看他,因为自己的眼里此时肯定充满了惆怅,她不想让他看见,更不想让他洞悉到自己的心灵,就这样低头假装洗着手。
  江帆边洗手,边从面前的镜子里看着丁一,从丁一进来的那一刻,他就看到了她眼里的忧伤和惆怅,这些东西都不应该是今天的工作带给她的,肯定是她看见了自己,或者昨晚她有可能给他打电话,没找到他,他明显感到丁一消瘦了不少,以前无论在任何场合,只要见到他,眼睛里都和有一种难以掩饰的笑意,多情的目光还会追逐着他的身影,这些,别人可能感觉不到,但是江帆能感觉得到。最近,很少见到她眼睛里流露出这些了,更多的是小心。这和当初那个快乐天真、纯情自然的小鹿有很大的区别,他不希望他的小鹿变成这样,他努力想将快乐还给她,但是,有些问题眼下解决不了,无论他怎么做,都像巫婆手里的糖果,所以,江帆也很苦恼。

  等丁一抬起头时,她下意识看了一眼对面的镜子。那里,已经没有他了,他已经走了。
  她的心里突然失落了许多,她的眼睛一酸,压抑了半天的眼泪还是默默地流了出来,她赶紧低头洗脸,直到镜子里的自己恢复了常态,才回到酒店的房间。
  江帆也是鬼使神差,他们的房间里有卫生间,不知为什么,看见丁一后,心里有了一种莫名的牵挂,这种牵挂完全不同于想念,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出来,要知道,他的同僚们都在为怎么度过基金会眼前的危机而献计献策着,而他却因为惦记着一个女孩子,或者是希望再看见她一眼,居然于他的同僚们不顾,开了小差,假借上卫生间的名义出来了。似乎是心有灵犀,就在他洗手的时候居然真的碰见了丁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