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656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位教授还给他们讲了胡雪岩,胡雪岩纵横江湖,富可敌国,经常出入朝廷庙堂之上,但是这位近代史上的商业奇才,却在短时间内事业崩毁、身败名裂,在历史的舞台上上演了一场“楼起楼塌”风云突变的悲喜剧,尽管他的失败有着其特定的历史原因和官僚之间的内耗争斗,但是由于他的野心过大,急于扩张,其中一个最直接的杀手就是遭遇挤兑,使得他庞大的商业帝国瞬间轰然倒塌,再次说明了挤兑的恐怖性。

  不过现代银行都有一套完备的预防挤兑的危机系统,但那是银行,显然地方金融组织的基金会做不到这一点,那么,政府就会成为最大的买单者。这次钟鸣义亲自出马,即便能度过眼前危机,但基金会还能活几天?
  他闭上了眼睛,想起刚才部长说的话,在心里默念着,北城跟我没有关系了,我这是干嘛呀?他靠在椅背上,心情很灰暗。就在他患得患失的时候,手机响了,是陈乐。
  他接通了陈乐的电话,不等陈乐说话,就说道:“你该不会在基金会也有存款吧?”
  陈乐一听就笑了,说道:“有过,不过早就取出来了,前段给老人看病,也没有多少,就几千块钱。您怎么了,情绪不高?”
  彭长宜说:“我情绪挺高的,你有事?”

  “嗯,有事。”
  “电话里说不清,您要是有时间,我去您办公室说吧。”
  彭长宜想了想,反正现在也没事,叶桐在接待室休息,自己也不好进去再打扰她,就说:“你现在过来吧,这会没事。”
  彭长宜撂下电话也就是连五分钟都不到,陈乐就敲门进来了,彭长宜看着陈乐说:“这么快?”
  陈乐说:“呵呵,给您打电话的时候就在大门外面。”

  彭长宜笑了,说道:“那你不直接进来。”
  陈乐说:“我不是怕领导不方便吗?”
  “您的事?”
  “我的事,我有什么事?”

  陈乐收住笑,走到门前,把门关死,站在彭长宜的桌前,说道:“您还记得去年你夜里被人暗算的事吗?”
  彭长宜一愣,心说,是不是陈乐有了什么线索?就点点头。
  陈乐继续说道:“我调查清楚了,是贾东方雇人干的。”
  陈乐见彭长宜根本就不吃惊,说道:“您知道了?”
  “我早就琢磨了个大概齐。”彭长宜不能跟任何人暴露出王圆。
  “你琢磨没有证据,我有证据。”
  彭长宜说:“坐下,慢慢说。”

  陈乐搬过来一把椅子,使自己尽可能地凑近彭长宜,说道:“我们看守所上个星期送进来一个犯罪嫌疑人,外号叫二猴,是东北人,据他跟号头说,他有个哥们,也是东北人,半夜曾经受雇于人,和另外一个人,参与了追杀一名副市长的行动,据他讲,这个副市长就是这里的。我听后,就找了一个机会,和这个二猴接触了一下,他向我提供了这个人的线索,这个人在北京一家夜总会当保镖,名叫‘青头’,我就找了北京几家夜总会,后来在一个很有名的夜总会找到了青头,开始没敢跟他说二猴进去了,怕吓跑了他,只是跟他说是二猴介绍我来的,想跟他一块混饭吃,他说如今打手的饭也不好混,有的时候也未必能挣到钱。我就往这上边引他,他就说了这个差事也有危险,遇到顽强抵抗的,他们还有可能受伤。一来二去,我们就说到了这个事上。”

  陈乐喘了口气继续说:“据他说,那天他们喝一个哥们,正在外面吃饭,被老板突然召回,让他们去酒店等一个人,这个人是长的什么样,开什么车,叫什么名,统统告诉了他们。他说他来亢州没几天,就碰上了这个活儿,平时打个架,教训个人,要条胳膊,从没失过手,可是那天这个人太不好对付了,人高马大的,而且顽强抵抗,在混战中,他们并没有占到什么便宜,两个人就下了狠心,想做死他,尽管老板有交代,不能要他的命,但是这个人手里拿着一个狼牙棒,却往死里打他们,一副拼命的样子,他们也必须拼命,就在这时,这个人来了援兵,他们就落荒而逃了,还把一辆汽车丢在那儿了,因为没有完成任务,他们连钱都没敢要,就躲了起来,他没敢回老家,而是躲在了北京,一是怕老板要他们的命,二是怕这个姓彭的人要他们的命,他说他几乎一个月就换个工作。我又进一步问他,那个老板是谁?他有这么厉害吗?他就跟我说了是贾东方,那天晚上就是他亲自布置的任务。”

  彭长宜说:“你留下口供了吗?”
  “我身上带着录音笔,必要的时候也可以当做证据使用。”
  彭长宜说:“小乐,这件事谁也不要说,烂在心里吧,目前来说我不想追究了,至于为什么我不便跟你说,你也别问。”
  陈乐生气地说:“为什么不追究,难道您这一刀就白挨了吗?”
  彭长宜笑了,说道:“你别激动,许多事搞清楚也未必是好事,再说我也没落残疾,你看,这胳膊挺好的,我是说目前不追究,也不排除在合适的时候追究他,所以,这事你不要调查了好吗?就当过去了,听我的,我有安排。”
  陈乐有些不服气地“嗯”了一声,低下头不说话了。
  彭长宜乐了,他知道陈乐跟自己的感情,就说道:“跑北京去调查的费用怎么出的?”
  “这个,您别管,正格的了,我现在大小也是领导,这几个小钱还是能想办法的。”
  彭长宜严肃地说道:“小乐,看守所的所长你一定要当好,谁都知道那里有油水,既然都知道有油水,你就更要格外的当心,不该沾的油绝不能沾,沾了就是隐患,就给想取而代之的人提供了打倒你的证据,别让我瞧不起你。”
  陈乐的脸有些红,说道:“您放心,在这一点上我有分寸,想当初,我只是工地上的一个小工头,流的是臭汗,一年到头有时候连工钱都拿不到,我现在月月有工资,还有职务补贴,转了正,上了学,当了官,我十分的知足,我媳妇就说,我家祖坟在我这辈算是冒了回青烟,我知道这一切都源于认识了您,莲花村的人没有一个像我这么幸运的,所以您放心,冲着您,我也会好好干的,绝不给您丢脸!”

  彭长宜说:“你这样说我就放心了,我还指望你又更大的进步,将来沾你的光呢,千万别让我指望不上你。”
  陈乐笑了,说道:“市长,可能我一辈子就这点出息了,但我还是相当的满足,我发现嫉妒我的人不少,我不能再进步了,先忍着吧。”
  彭长宜笑了,心想,这个陈乐果然可塑,知道“忍着。”
  这时,传来了敲门声,陈乐忙起身去开门,朱国庆从外面走了进来,陈乐连忙叫了一声“朱市长”

  朱国庆看着陈乐,彭长宜觉得他不认识,就给他介绍说:“这是看守所的陈所长。”
  “哦,你好。”朱国庆说着就跟陈乐握手。
  陈乐双手握着朱国庆的手,然后跟彭长宜说:“彭市长,我回去了,单位还有事。”
  彭长宜站起,就把陈乐送出了门。朱国庆说:“长宜,基金会情况怎么样?”
  彭长宜笑了,说道:“我也不知道,书记让我负责给省报记者介绍咱们党政部门兴办经济实体的情况,就听说两个基金会门前挤满了人,都等着取钱。”
  “是啊,南城的好些,最严重的就是北城。南城的主任懂金融,再有,南城基金会行政干预的少,不像北城,成为某些人的钱袋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