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654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就有些纳闷,心想卢辉不是说中午跟部长一块坐坐吗?他见部长还不知道这事,就没有跟他说。
  彭长宜从部长屋里出来后,回到办公室,他接到了妻子沈芳的电话,沈芳在电话里跟他说,他们领导在基金会存了几万块钱,但是现在基金会排起了长龙,想托沈芳的关系,能不能走后门取钱。沈芳不知该怎么办,就给彭长宜打电话,彭长宜说道:
  “很简单,你做不到!”
  沈芳说:“我说了我做不到,可是他说我可以做到,你知道吗,这是他父母省吃俭用的钱。”
  彭长宜知道沈芳的意思,就说道:“你跟基金会没有关系,愿意支就让他自个去排队,你要是替领导走了后门支了钱,别人再找你怎么办?再有,李春雪只是那里的一名工作人员,她没有任何权力,在这个节骨眼上不能给她找事。一句话,不管。”
  沈芳说道:“我都说了,这是他父母的钱,你怎么这么没有同情心?”
  彭长宜说:“你有同情心你就去管吧。”说完就挂了电话。
  彭长宜想给刘忠打一个,问问情况,拿起后拨了刘忠办公室电话,没人接,又拨了田冲的,也没人接,他想可能去开会了,就放下话筒。这时,钟鸣义秘书小康敲门进来了,他说钟书记让他上去一趟。

  彭长宜猜想可能是叶桐采访的事,因为这块工作他是领导小组副组长之一。
  果然,叶桐坐在钟鸣义的办公室,江帆也在,不知为什么,彭长宜感到江帆看自己的眼神有点那个意思,想起头天晚上自己跟他说有朋友来的事,彭长宜就有些不自然了,好在江帆没有让他难堪,只看了他一眼就移开了目光。
  钟鸣义说:“彭市长,叶记者是我特意请来的,给咱们报道一下兴办实体经济的事,你先给叶记者介绍一些情况,我们开个短会,然后我再接受美女记者的采访。”
  彭长宜估计他说开会很可能就是基金会的事,就说:“好吧。”
  钟鸣义说:“你们去小接待室吧,一会我到那儿去找你们。”

  彭长宜点点头,就主动给叶桐端着茶杯,率先走了出去。
  钟鸣义站起来,跟叶桐说:“叶记者稍等片刻,我处理一下手头的事马上就过来。”
  叶桐点点头,很客气地说道:“那两位领导先忙,我跟彭市长先谈着。”
  来到市委的小接待室,彭长宜把水杯给叶桐放在茶几上,重新调低了冷气的温度。刚才他看到江帆的眼圈有些青,明显的睡眠不足,也许跟他一样,被基金会的事纠缠的。
  叶桐拿出录音笔和采访本,坐正了身体,说道:“你先给我介绍一些情况吧。”
  彭长宜说:“我只能给你介绍一些基本情况,至于一些战略思想,还是等书记大人给你介绍。”说着,就跟叶桐汇报了目前全市的一些基本情况、党政部门所办的经济实体的数量、所涉及到的领域,还突出介绍了一两个比较成功的案例。当彭长宜介绍到“领导重视”这一块时,他特地强调了处分过的一些对这项工作敷衍的干部,叶桐皱了一下眉,说道:
  “你们领导力度很大,超乎我的想象。”
  彭长宜说:“对于这个问题,我也只是跟你介绍表面的情况,一会再让书记给你介绍详细情况,他有一整套指导思想在里面,也有丰富的理论基础的支撑。”
  叶桐关了录音笔,合上采访本小声说道:“是不是太过激了?”
  彭长宜怔了一下,说道:“锦安是京州省的试点之一,亢州是锦安的试点之一,对于任何一项新生工作的推进,难度都是比较大的,这种情况下,有的时候即便行政手段过激一些,也是可以理解的,亢州是农业大市,从来都是以农业为主,强化干部们的经商意识,以行政手段促进工作,发展经济,也是各地普遍采取的一种手段,这种手段经常使用,不算过激,意在督促干部对某项工作的积极性,引起干部们的高度重视。。”

  叶桐悄悄摁下了录音笔。
  他们谈了一个多小时了,彭长宜看了看表,又过了一个多小时了,钟鸣义还没来,彭长宜早就把基本情况介绍完了,他再次看了一下表后说道:“我去看看书记,是什么事绊住了他,你也喝口水,休息一下。”
  叶桐点点头,彭长宜就走了出去。
  彭长宜来到钟鸣义办公室,没人,他又敲了王家栋办公室,王家栋和崔慈正在说话,好像他们提到了张良,彭长宜就退了出来,他有些纳闷,张良过世那么长时间了,怎么又提起他了?
  他便下了楼,来到江帆办公室,看见金生水的门敞着,刚要说话,就见金生水站了起来,小声说道:“市长在里面,有客人。”

  “谁?”彭长宜说道。
  “他爱人。”
  彭长宜眉头一皱,心说,最近是哪儿不对劲了,怎么许多情况都反常了?
  他悻悻地回到自己办公室,想了想,又给刘忠打电话,还是没人接。他又拨了北城党办的电话,是姚平接的,彭长宜说道:“小姚,是不是在开会?”
  姚平小声说道:“是的,钟书记来了,还有张市长,南城基金会的人也来了。”
  彭长宜说:“好,知道了,散会后让刘书记给我回个电话。”
  “好的,彭市长……”
  “您什么时候有时间?”
  “有点小事,不大。”

  彭长宜想起姚平对自己有点意思,就说道:“我最近没有空儿,事儿太多,等哪天有时间我再回去。”
  姚平沉默了一会儿,显然听了他的话有些失望,闷闷不乐地说道:“好吧,我等着您。”
  转了一圈后,彭长宜又回到了接待室,就见叶桐歪在沙发上正在养神。见她进来就睁开眼说道:“钟书记是不是还在忙?”
  “是,遇到了突发情况,要不我送你去宾馆休息吧,我觉得他上午不会有时间了。”

  彭长宜是有私心的,如果叶桐回宾馆休息,自己就可以抽出时间关注一下基金会的事和江帆的事,江帆的妻子又来了,想必江帆是无心顾及其它工作了,自己这样拴在叶桐身上什么事都做不了。
  叶桐说道:“没事,我就在这儿等他吧,如果走了不礼貌,你要是有事就去忙你的,不用管我。”
  彭长宜说:“那还行?你是书记请来的客人,哪能让你做冷板凳。”
  叶桐看了他一眼,没有理他,又闭上了眼睛。
  彭长宜觉得可能是叶桐昨晚太累了,他昨晚的确折腾了她很晚才回去,他感觉自己彻底征服了叶桐,而不是被叶桐征服。想到这里脸就有些红,说道:“要不,你就在这里休息一下,我给你倒满水,一会我再来。”
  叶桐点点头,索性把腿也半伸在沙发上,头靠在沙发上,又闭上了眼睛。
  彭长宜便退了出来,当他从部长门前经过的时候,就听部长在里面咳嗽一声,然后就叫他:“长宜。”彭长宜便回转身,进了他的办公室。
  纪委书记崔慈已经走了,部长看着他,说道:“你小子干嘛哪,跟个无头苍蝇似的,怎么显得这么慌里慌张的,好像猴子的屁股着火一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