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652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叶桐说:“爸爸就说我不能只做一个歌功颂德的记者,要做一个研究问题的记者,请注意,是研究问题,而不是消极曝光。”
  彭长宜笑了,说道:“那你就去政策研究部门工作好了。”
  叶桐说:“我每次下来,觉得尤其是你们这层,还有乡镇这层的干部真了不起,上边合理的不合理的,五花八门甚至还有自相矛盾的政策都压在了你们头上,你们只要一转身,面对的就老百姓,需要你们一项一项地贯彻落实,想想的确不容易。”
  彭长宜说:“谢谢理解,不容易是肯定,其实再苦再累都不怕,我们最怕的就是政策的出尔反尔,今天这样明天那样,比较跟老百姓直接打交道的是我们,而不是上边那些制定政策的人,今天这样说,明天又那样说,自己打自己的嘴,不过我们也习惯了,习惯把这种出尔反尔的责任往上推,说,那都是上边定的,不是咱们这一级能改变得了的,没办法。这样一说,明白的人就会理解,不明白的就会骂街,就会顶着不执行,所以,也就会产生矛盾。”

  “所以,干群关系就会紧张。”叶桐说道。
  彭长宜想了想说:“干群关系紧张跟政策上的出尔反尔的关系极小,一般我们国家制定的政策这个大方向还是掌握的比较准确,其实,基层干群紧张的主要原因还是腐败。”
  叶桐站起来,走到他的面前,握着他的手,说道:“我懂,你和基金会有瓜葛吗?”
  “我?开玩笑吧。不瞒你说,我倒真想跟基金会有点瓜葛,但是插不进去,人家把这个钱篓子看的死死的,篱笆扎得牢牢的,肥水是不能往出流的。我就介绍了两三笔贷款,还是当初清理整顿宅基地时,老百姓拿不出钱,从基金会贷的款。别说我,就是市长又怎么样?也是针插不进去!当然,我们从一开始就没想从基金会得到什么,这是跟你说句掏心窝子的话,躲还来不及呢!越看他们胡干,我就越胆小,就像股神巴菲特说过的一句话:在别人贪婪的时候我恐惧……说真的,我的确有这种恐惧的心理,那么多没影的钱放出去,就跟风吹走一样,将来这都是事,所以,恐惧是真的。不过,真有发横财的,那家伙,哼——”彭长宜习惯地撇了撇嘴,狠呆呆地说道。

  叶桐笑了,说道:“那就好,基金会目前这种情况,还是离远点合适。”
  “这你放心,凡是有便宜占的地方,保证轮不到我,凡是有硬骨头啃的地方,保证轮不到别人!”彭长宜信誓旦旦地说道。
  叶桐伸出两条柔软的胳膊,环在他的腰后,说道:“这就对了,这才是我心目中的英雄。”
  彭长宜笑了,说道:“好,时候不早了,我该回去了,你也早点休息吧。”
  叶桐怔住了,说道:“你要走?”

  彭长宜说:“是啊。”
  叶桐说:“我们那么长时间不见面,你就不想我?”说着,下意识地将自己柔软的胸往他身上靠去。
  彭长宜心一动,说道:“你有心事,我不能趁火打劫。”
  叶桐听他这么说,就将脸贴在他宽大的胸前,喃喃地说道:“我愿意,我喜欢,我是自投罗网行不……”
  彭长宜捧起她的脸,此时,看见那一对美目里有一缕淡淡的忧伤,他低下头,吻了一下她的双唇,说道:“不许这么说。”然后又轻轻吻了一下。

  叶桐闭着眼睛,柔声说道:“继续——”
  彭长宜嘴角笑了一下,继续吻了她,舌尖轻易闯到里面,刚一接触到她那柔软温热的舌,他便冲动起来,浑身发热,渐渐地,他发现,尽管叶桐不让他走,但她似乎没有多少热情,远没有先前见到他时的那么主动,彭长宜紧急收兵,他抽出自己的舌头,看了叶桐一眼,又在她的唇上吻了一下,说道:“好了,你早点休息吧。”说着,就松开了双手。
  刚才的叶桐,几乎把自己挂在他的身上,这时他一松手,失去支撑,晃动了一下,赶忙就抓牢了他,彭长宜也赶紧又将她抱住。
  叶桐幽怨地看着他,说道:“为什么?”

  彭长宜冲他笑了一下,说道:“你太累了,听话。”
  “我不累。”叶桐固执地说道。
  彭长宜盯着她的眼睛,低声说道:“我不要你的应付。”
  叶桐恍然明白了,重新把脸贴在他的胸前,说道:“我没有应付,我是想享受一下被人爱的滋味,不想向以前那样,只有自己去爱,去疯狂……”
  彭长宜抱紧了她,说道:“但是,我已经习惯了你的热情,你一旦没了热情,我就不知道怎么办好了,不知道你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了……”

  那晚,彭长宜很晚才离开宾馆,叶桐跟他说道:“我越来越喜欢你了。不过你别胆小,我不会赖上你,从一开始就不会,现在也不会。你说得对,我以前的强势的确是伪装出来的,其实我很脆弱,尤其是男友背叛我以后。但是我很感谢你,我的感谢可能你无法理解,我也不知道怎么才能跟你说明白,反正我很感谢你,真的,感谢你接受我的爱,感谢你容忍我的放荡,更感谢你给了我无限的欢乐……”

  尽管他不知道叶桐为什么跟他说这些,但是从叶桐的眼睛里,他看到了一抹从未有过的忧伤,看到了一个女子对曾经的爱的难舍和难忘,从那时起,他似乎对叶桐的看法有了些许的改变,原来,叶桐也是个很重情的女子。他一直以为,叶桐是大城市的人,对爱、对性是比较随便的人,其实不然,从那以后,彭长宜有相当长、相当长的一段时间没有见过叶桐……
  第二天早上,彭长宜老早就从家里出来上班,由于给部长做秘书时养成的早到习惯,无论头天晚上多晚睡觉,第二天他必须早起,还必须要提前到单位。彭长宜开着车,来到古街的豆腐脑早点摊,刚一坐下,就听有人说道:“老张,早啊,今天怎么光吃烧饼,不来碗豆腐脑?”
  这个叫老张的人说道:“不喝了,还得排队等,我今天有急事要去办。”
  “哦,什么急事?”

  “我要等基金会开门前就去排队取钱,我听说上边要关闭基金会,真要关闭了,存那的钱就取不出来了。”
  “啊?真的?”
  立刻,老张这句话就如同一枚丨炸丨弹,在人群中爆炸了。
  老张说:“我骗你们干嘛,你们看,我这存折都拿来了。”
  立刻,老张的桌前就围过来好几个人,大家纷纷向他打探消息,就连卖豆腐脑的师傅都停止了手里的动作,呆呆地看着老张。
  老张说道:“真的,我儿子听他同学说的,据说国务院早就发了文件,在咱们省里压着呢,没有执行,别的省已经开始关闭基金会了。”

  “啊?天哪,那基金会不是国家的吗?怎么说关闭就关闭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